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新興亞洲企業債 成投資首選

智富月刊 智富月刊 2016/10/28 撰文者:鄭 杰

談及近期投資市場的趨勢主軸時,富達投信投資長鄭安佑篤定地說,「searching for yield(尋求收益)的基調不會變」。面對2016年以來,聯準會不斷放慢的升息腳步,歐洲、日本央行也還看不到寬鬆政策喊卡的跡象,鄭安佑示警,當下的經濟復甦恐怕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軟弱的一次,也由於經濟低成長,短期內全球貨幣寬鬆的環境恐仍難以扭轉,全球低利環境下,將迫使資金持續尋求收益。

鄭安佑是富達投信來台30年的首任投資長,過去曾在華爾街避險基金工作,回台後曾在柏瑞投信及元大投信擔任基金經理人、南山人壽擔任股票研究部主管等,在資產管理業界擁有豐厚的經歷,這也是他首度接受《Smart智富》月刊專訪,暢談他對當前市場、投資策略的看法。

低成長+低利環境
資產配置宜以債券為主
在當前低成長低利的雙低環境之下,前景充滿不確定性,鄭安佑建議投資人目前資產配置上,應以債券為主,看好新興市場優於已開發市場,公司債優於主權債。綜合而言,投資首選將是新興市場中體質最佳的新興亞洲企業債。以下為《Smart智富》月刊專訪的精彩紀要:

《Smart智富》月刊問(以下簡稱「問」):如何看待美國升息步調持續放緩?

答(以下簡稱「答」):這已經不是美國聯準會第一次放緩步調了,在2015年底升息之後,一直到現在都按兵不動。我認為聯準會動作放這麼慢,最主要原因就是全球經濟復甦太過緩慢、前景充滿不確定性。而這樣的緩成長更有其結構性問題,也就是戰後嬰兒潮開始退休,使勞動力下滑,這是全球都要面對的結構性問題,在這樣的狀況之下,經濟自然難以加速成長。

在經濟放緩之下,聯準會升息勢必也跟著配合「停看聽」,多觀望。再加上現在由葉倫(Janet Yellen)主掌的聯準會跟過去最大的不同就是,聯準會開始在乎全球動向,不再只是US ONLY(美國唯一),全球市場狀況都成為聯準會考量的因素,今年的英國脫歐事件就是其中之一。

問:就現況來看,就算美國12月升息,但步調仍會持續緩慢?

答:一定會非常緩慢。因為現在全球經濟成長充滿不確定因素,再加上人口結構面臨老化的問題,現在全球經濟的軟復甦恐怕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軟弱的一次。在這樣低經濟成長、低通膨的狀況之下,央行只能選擇將利率保持在低檔,以刺激經濟成長,替經濟打延命針,因此就算升息,步調也一定是很緩慢。

問:如何觀察歐洲、日本央行的貨幣政策?會持續寬鬆嗎?

答:貨幣寬鬆政策就是用時間換取空間的做法,央行將錢釋出、壓低利率,改變外部條件,等待內部經濟活動增溫。因此,儘管就現在觀察,歐、日的貨幣寬鬆政策都已經有點到了極限,但是貨幣寬鬆政策仍沒有收回的條件,至少會維持現在的條件,沒有回頭路。

所謂回頭路就代表貨幣緊縮,而貨幣緊縮就是經濟活動過熱時才要採取的措施,但現在包括通貨膨脹、經濟成長率、就業數據、製造業相關指數,都還不是在相當正向的條件,還不能期待會看到大幅擴張。再者,現在實際的情況是,銀行雖然有錢,卻放貸不出去,在低利的狀況下都放貸不了,更加不可能緊縮。

問:因此現在全球低利、負利率的狀況會持續下去?

答:我認為這樣寬鬆,甚至負利率的狀況將會比我們想像的都還要久。自2010年,我就不斷提醒,因為經濟成長緩慢,又加上人口結構開始調整,嬰兒潮世代開始退休,對於整體國家財政、勞動力都是衝擊,經濟成長自然難見上升,歐美市場這樣的狀況又特別明顯。

在經濟低迷的狀況下,負利率的狀況當然會維持下去,對於資產配置造成的影響,就是投資人會持續「searching for yield」(尋求收益)。我認為,在一個低利、低成長的環境中,債券資產將持續受到市場青睞,而股票資產要往上衝,回到2004∼2007年的漲勢,我認為是相對困難的。

再者,回到人口結構的狀況,嬰兒潮進入退休期,開始要領退休金的狀況之下,怎麼可能買股票呢?因為股票不確定性高,但是退休金需要的是穩定的收益。因此退休金管理者就會選擇前進債券市場,先鎖定大部分收益,再小比重配置在股票市場,債券市場仍會持續吸引資金。

問:但是現在的債券價格不會太貴了嗎?

答:低利環境之下,的確使得債券價格愈來愈貴,評價面偏貴,但是債券市場會崩盤嗎?不會。因為現在買的人多,但賣的人少,而買方就是退休基金,包括各國政府基金、各壽險公司都是。只是當債券價格都普遍走高時,投資人就必須要更為精選好體質資產,因為一旦市場有波動時,例如利率上升時,體質好的債券能夠提供比較好的保護。

整體而言,我建議投資人,在投資配置上應該債高於股,因為同樣以評價來看,股票價格也不便宜了,特別是成熟市場。且股票買的是未來性,而現在的環境之下,未來不確定性、價格波動的風險高,同樣的條件下,我寧願選擇多配置一點在債券,因為債券有利息收入,買進就可以鎖定收益。

成熟市場公債利率過低
投資人難有獲利空間
問:那麼債券配置上又該如何分配呢?

答:就債券資產上,我的投資建議是選擇新興市場優於成熟市場,公司債優於國債。因為首先成熟市場的利率已經低到非常誇張的地步,基本上只有大型資產公司為了財務需求才會在負利率情況之下去買成熟市場公債,但是對於一般投資人來說,這樣投資是沒有什麼獲利空間的。

而美國雖然升息緩慢,但仍已經開始升息,而就歷史經驗來看,升息過程中,主權債或多或少都還是會有影響,因此新興市場主權債自然也難以避免,2004∼2007年就是如此,只是當時比較激進,現在的衝擊則是應該會比較小。因此相對之下,我最看好的是新興市場公司債。

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公司債的走勢受利率影響較低,主要是跟著企業獲利成長走,而現在新興市場企業的獲利已經開始往上走了,雖然與過去相比是緩成長,但是仍有成長。根據路透旗下的IBES預測,2016年新興市場平均企業獲利將會由負轉正,預估成長6.8%,2017年獲利成長更可上看為13.1%。加之現在新興市場匯率已經穩住,因此我認為新興市場公司債還是有機會的。

東協具人口紅利優勢
成長爆發力值得期待
問:就投資角度,新興市場中最看好哪一個區域?

答:我認為,新興亞洲仍是相對看好的。因為新興亞洲經濟體質最好,而且也提供更優於其他市場的殖利率,以投資等級債而言,新興亞洲的殖利率遠勝於歐洲,與美國相距不大,但平均存續期間卻又短得多。

而新興亞洲中,東協又是最亮眼的,因為其具備人口紅利優勢,成長爆發力可期,印尼、泰國、馬來西亞、菲律賓都是我們看好的市場。

問:那中國經濟前景呢?

答:政治一直都是中國經濟的一大干擾因素,不過這2年在經過政權交替、改革之後,中國的政治不確定性已經開始降低。對於中國經濟前景,我的看法是經濟成長率還是能維持在一定水準之上,但是不太可能回到過去10年的榮景。

但我們需要的就是中國維持這樣的成長即可,只要房地產、信貸市場不要出大問題就好,對於亞洲經濟穩定就是好事。而就債券市場來看,現在中國的發展已經有非常顯著的進步,發行量日益成長,現在幾乎已經占了亞洲債市的4成,資本市場也逐漸正常化,未來重要性會愈來愈高。

© 由 智富月刊 提供

更多來自智富月刊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