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有話要說-許玉秀的懶人包?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4/4/19 蔡英機

在服貿爭議中,我們看到很多學者說謊,用懶人包灌輸虛假的恐懼。這不是單一事件。陳前總統提名的前大法官許玉秀說:

「《服貿協議》攸關台灣生死存亡。……一方堅持已經進行的救命程序……另一方堅持,一定要暫停檢視已經進行的程序,才知道已經進行的是救命程序或害命程序。……有什麼方法讓……《服貿協議》凍結?讓立法院院會開不成,不是唯一的方法嗎?……而比起對立法委員人身的限制,對於議事空間的控制,不是侵害較小的方法嗎?」

灌輸虛假恐懼前例

經濟發展本該自由化。是反對者要負擔舉證義務。用偷龍轉鳳的手段偷渡假議題,正好顯出她把生死存亡搞到很廉價的習性。

SARS期間和平醫院發生集體感染,市政府召回醫院員工隔離,卻有醫師抗命。傳染病防治法授權主管機關逕行強制隔離。2011年的大法官釋字第690號認為此法不違反正當法律程序。許前大法官反對,主張隔離都要讓法官審查:

「不是因為器官移植程序必須爭取時間,多重確認程序即可以打折扣。……為保障人身自由所形成的權力分立原則,必須透過法官保留原則方能實現,否則……緊急情況即容易成為製造致命悲劇的藉口。」

許引台大醫院柯醫師的疏漏類推正當法律程序的重要。但兩案可比的部分完全相反。移植器官是把別人的器官放進病人體內。器官沒有人權,也不會自己搬家。病人有絕對的權利拒絕壞器官。多重確認是先假設器官不能用,要證明安全才能移植。

強制隔離是不讓疑似帶有傳染病原的人回到社會。人有行動自由。社會有權拒絕傷寒瑪莉。社會防範重大傳染病的公益遠高於個人自由。疑似帶原者已有不利推定(可能被傳染),就只能用隔離降低懷疑。如果時間到還沒發病,縱然還可能帶原,就該放人,讓自由社會承擔剩餘風險。

如果許前大法官懂邏輯,就知道她的話對疑似帶原者更不利。接受器官的病人,和接納疑似帶原者的社會都有權不受傳染。如果器官要多重確認安全,被隔離的醫師就更別想出去了。許卻把她鼓吹的法官審查隔離,當成多重確認。但就算是非法隔離「落跑醫師」,會發生「致命悲劇」嗎?別幼稚了。沒人喜歡被隔離。但隔離還是必要,而且相對安全的,不可能凌駕於社會整體安全的法益。不需要法律專家,也能明白這個道理。

人權變成濫發糖果

從這荒腔走板的不同意見書可看出,許前大法官自以為誰是弱勢,她就狂發人權給誰。但她事情只看一面,思考又混亂。生死存亡、致命悲劇滿天飛。還沒學會不偏不倚,就淪為運動人士。人權變成濫發糖果。龍應台說過「幼稚園大學生」。幼稚的又豈只是大學生而已?少數的私利無限上綱,焦土抗爭的結果就是社會受害。(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更多來自 中時電子報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