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有話要說-超現實法官,無獨有偶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5/12/31 陳文卿

最近連續多起司法判決,都讓人覺得錯亂無比。遠雄在合宜住宅案中連續行賄,董事長趙藤雄拿出2億元就可換得免關;劣油案中頂新董事長及重要幹部全部被判無罪。但另一方面,頂新公司的一位女職員因將公司派員到越南出差的簽呈藏起來,涉及隱匿刑案證據,遭判處4個月徒刑,成了頂新案中唯一被判刑的被告。而有個警員攔檢通緝犯被倒車追撞因而開槍擊斃嫌犯,卻被因執法過當判處6個月徒刑。

司法對有權有勢者是無罪推論,千方百計為其找出免於求刑的理由,可是對小老百姓卻是一板一眼,有罪(證)就辦!

頂新的小職員涉及的是湮滅罪證。那麼前提應該是,她所藏匿的資料是頂新老闆違法的證據,可是大老闆經調查都證明沒違法了,那麼所藏匿的東西也就不能說是與犯罪有關的證據了,了不起是公司內部的文件資料而已,何罪之有?反過來說,如果這些資料可證明與犯罪事實有關,那麼犯罪的是誰,總不能說是空氣犯罪吧?頂新小職員藏匿一批無人犯罪的罪證,好比往空中射箭,未見任何鳥雀掉下來,卻要被以傷害飛禽定罪一樣。另一案中,法官責難用槍過當的警員,說他不應未查清楚嫌犯是否要撞他就開槍,且不應明知大腿有大動脈會因流血過多而死,卻朝大腿射擊。法官似乎是把肉身員警當作內藏精密電腦的機器戰警,能瞬間解讀嫌犯動機並精準用槍。

兩案中,一個是呆板型鋸箭法的法官,只看箭尾不管陷在肉內的箭頭,一個則是智慧型超時空的法官,光憑想像與推論判決,二者都是與現實完全脫節。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