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東南亞政治風險加劇 全球成長引擎堪憂?

鉅亨網 鉅亨網 2016/11/4 鉅亨網編譯陳又嘉

川普 (Donald Trump) 的保護主義政策之外,東南亞逐漸升溫的政治風險正如烏雲罩頂般,匯集在近年來驅動全球經濟成長的經濟體上空。

《彭博社》報導,外國投資人今年 10 月以最快速度逃離泰國股市,菲律賓披索一度貶至全球金融危機時水平,馬來西亞貨幣同樣表現消沉。

這些國家最顯而易見共通點,就是政治面風險加升 ── 從杜特蒂 (Rodrigo Duterte) 總統對美國之激烈抨擊及對罪犯暴力鎮壓,到象徵國家穩定之泰國國王蒲美蓬 (Bhumibol Adulyadej) 逝世。同時間,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 (Najib Razak) 則捲入洗錢醜聞,遭海外官方調查。

《南海: 21 世紀的亞洲火藥庫與中國稱霸的第一步?》 (The South China Sea: The Struggle for Power in Asia) 作者 Bill Hayton 表示,「政治風險的確在東南亞升溫,隨地緣政治競爭重現於該地區,自冷戰時期以來逐漸消散的不確定性也重新產生。」

投資人憂心的是,不確定性將阻礙政策決定,嚇跑觀光客及外資,特別是在出口貿易 ── 該地區關鍵成長驅動力 ── 已陷入掙扎的時候。且這些都還尚未加入全球風險因素,如較高的美國利率及下周美國總統大選。

Capital Economics Ltd. 的 Krystal Tan 及 Gareth Leather 表示,至目前為止,對衝擊較有感的是金融市場而非經濟,他們仍堅持今年對菲律賓及泰國之整體成長預測,但認為明年會更加充滿不確定性,且將視政治發展而定。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 預測泰國明年經濟成長為 3.3% ;馬來西亞 4.6% ;菲律賓 6.7% 。國家主權風險 ── 以信用違約交換衡量 ── 已自今年 9 月在這 3 個國家攀升。

泰國的風險

施羅德投資管理公司 (Schroder Investment Management Ltd.) 固定收益總監 Manu George 稱,「投資人對這 3 國發展走向不確定性,感到很不高興」,加上從美國到歐洲的政治不確定同樣加深,「我們不得不面對全球地緣政治風險升高的事實。」

其中最大擔憂可能是東南亞第 2 大經濟體 ── 泰國,目前王儲 Maha Vajiralongkorn 將延後登基。泰國軍政府自 2014 年政變後掌權,政權將持續至明年後半年舉行大選之前。

外資 10 月在泰國股市拋售 5.14 億美元,超過自菲律賓拋售的 5 倍。經濟學家已警告一年服喪期,可能抑制娛樂業成長及其他社會支出。旅遊業占泰國國內生產毛額 10% ,航空公司及旅行社也準備好面對遊客可能減少。

表現最糟者 

而在菲律賓,披索 10 月跌至 7 年低點且第 3 季表現為東南亞最糟。資金流入於今年 8 月達至高峰後,全球資金已自菲律賓股市撤出超過 6 億美元。儘管政府試圖安撫緊張情緒,市場仍擔心主要由美國企業所主導的,當地超過 200 億美元之外包產業,將因杜特蒂之戰略轉向「棄美親中」而受影響。

Loomis, Sayles & Co. 資深分析師 Celeste Tay 則認為,菲律賓政府被外界認為使用法外私刑殺害罪犯,也正在傷害投資人對當地的信心,「若繼續對法律不重視,可能會對外商直接投資產生負面衝擊,並傷及菲律賓長期經濟展望。」

緊張情勢加劇

馬來西亞不確定性的中心則圍繞在,對當地由總理納吉布擔任顧問的政府投資基金「一馬發展有限公司」 (1Malaysia Development Bhd.) 涉及的洗錢案之調查。一馬發展公司與納吉布皆否認指控,但其國內支持率已下滑。

目前能確定的是,現在尚未有人預測經濟危機即將爆發,且當地對這些憂慮其實並不陌生,法國外貿銀行 (Natixis SA) 資深亞洲新興市場經濟學家 Trinh Nguyen 認為,除杜特蒂言論之外,「所有正發生在東南亞的事並不特別令人感到意外。」

然而,風險機構 Political Monitor 總經理 Damian Karmelich 表示,這些憂慮正在其他挑戰亦同時存在背景下增加,例如中國在該區域擴增軍事及政治力量,「該地區正遭受許多種政治層面風險,且每個風險都可能使情勢陷入緊繃,目前風險展望在適中至高度區間。」

更多來自鉅亨網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