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海峽只是停火 不是和平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14 鄭愁予

中華民國民主選舉是假象,因為缺乏一個為民福利的「誠」的基礎,明天選民面對的候選人,其實是兩個民族從歷史的仇恨中形成的現代形式的求勝方式。

「第一方」是為中華民族生存的尊嚴,推翻異民族統治而犧牲性命奮鬥了百多年的革命黨,希望完成爭取自由建立民主的志願;「另一方」是為求自我發跡的團體欲得掌權之勢,卻依靠曾經屠殺中華民族千萬人的首號帝國主義者,進行合謀,以仇恨分裂中華民族,製造國際矛盾,以便回歸斷了的帝國血緣。

後者的理論是台灣國際地位未定論,那時有個CIA加進來,利用台灣人蒐取所需的情報,便編造了魔咒,「分裂中國成七塊論」,則台灣獨立無虞,國民被假象矇蔽了,不知這個團體是利用台灣民主,用中國話為那個殘害中國的皇軍餘孽發言。

「第一方」是中華民國國父的遵奉者,「第二方」則是以皇民自許,期望天皇陛下把台灣改成另一個國的野心家,然後通過選舉,讓掌了權的學徒們尊為台灣國父。你們都知道中華民國的國父是誰了,而台灣國父呢?可不能等著瞧呀!因為這是一場存亡之爭,是天照大神以及神武天皇後裔的皇流VS.台灣鄉土傳承漢文化最倫理、最愛和平的價值。

可惜的是,這也削弱了台灣選民在信任度上的明確感。所以當您在最後抉擇圈選的片刻,想到國父臨終在病床上喃喃的遺囑:「和平!奮鬥!救中國!」和平是繁榮生存的邊緣底線,跨越便踏入汪洋,會遇到各式的風險,如果執意相信那番歷史的狂言,「皇軍三個月可以擊潰中國」, 皇流勝選了,太陽花燦耀了,這皇軍海戰旗飛揚了,和平之消失豈不是我們選民不美麗的錯誤?

〈和平的衣缽〉

今天 又是初冬過去

再不久便是乙巳年的立春

這是您第一百個十一月的第十二日

在此空敞的紀念廳之一端

在閃著淚的行列中

我也是一株 一株錦葵般耽於仰望的青年

這傳自您的衣缽 我們早就整個地肩承——

因之 在我們一懂得感動的年紀

在第一次翻開實業計畫的輿圖就

把淚滴在北方大港上的年紀

我們便自詡為您底信徒

因之 在課堂或在滿架的舊書裡

在那麼多的偉人 聖哲 和神的名字裡

我固執地將您底一切記取

啊 誰教

每一代中國人的心都是翠亨小村

必須 必須迎接您的誕生

因之

我們不是流過淚便算了的孩子

在繁衍著信仰的靈魂中

我們「生命」的字義已和「獻身」相同

而且我們要再現那些先烈的感動

對您和您所創的每一事蹟每一辭彙的感動

啊 今天

在此人界與神界的兩棲土上

在靜矗的大理石柱間

您坐得是如此之臨近

當號音的傳檄在黎明中響起 您

我中華在天之父啊

知道麼 又集合了第三代的獻身者

傳接您的衣缽

(作者為詩人)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