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獨化教育 模糊了國家認同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4/4/14 施志勝

反服貿學運落幕,撇開事件的是非對錯,從兩岸關係的面向來看,首謀的幾位學生自己坦承支持台獨,學運期間和獨派團體站在同一陣線,相互唱和,呈現「恐共、反中、台獨」的成分。

這個世代學子成長過程,接受的是李登輝主政時期以「兩國論」為導向的台灣史教育,如果意識形態受到台獨論者影響,其內心底層早已隱藏著恐共與反中的情緒。就長期觀察所見幾個現象,提供社會各界思考。

民國86年,李登輝主導的新版教科書剛出爐,我好奇地向國中一年級的外甥取來教科書一閱,看到社會科《認識台灣─歷史篇》課本,不禁心驚,如此把台灣和中國切割,又稱中華民國是外來政權,想著將來他們長大了,甥、舅之間恐怕要來一場國家認同之戰(辯)。加上陳水扁時期的「一邊一國」論,近20年來,變本加厲,以兩國論的政治觀點為指導的台灣史課綱,成為編寫台灣史的主要架構,這個教材教育下的學子們,對台灣史觀的錯亂和對國家(族)的認同必然產生矛盾。

兩年前,在廈門大學參加一場學術交流活動,有台灣去與會的某大學生用驚訝的語氣問我說「廈門這邊的人怎麼也會講『台灣話』?」其歷史認知的淺薄,讓人搖頭!為正本清源,予乃說明,台灣的閩南族群,祖先大多來自福建泉、漳地區,他們說的「閩南語」又稱「河洛語」,溯自中原。現在在台灣的閩南族群習慣將「閩南語」說成是「台語」或「台灣話」,所以,「閩南語」是廈門人的母語,不是廈門人講「台灣話」。

顯然,現在的本國歷史教科書中,刻意模糊了台灣與大陸的連結,淡化了漢人來台辛勤的開拓史,也扭曲了青年學子的歷史認知。

吾友劉君,系出漢高祖劉邦,為中山靖王劉勝之後,號曰「彭城堂」。其來台祖懷莞公於清乾隆初年由廣東平遠渡海赴任,官授六品千總、任職台灣府(台中),如今枝繁葉茂,已傳十餘世。3年前,續修族譜,吾友主其事,在一次族譜修編委員會中,有某黨籍宗親代表提議「新的族譜就從來台祖開始寫,『中國』的那一長串就不要了」云云,眾委員齊聲說「豈能背宗忘祖?」並以祖訓「駿馬騎行各出彊,任從隨地立綱常;年深外境猶吾境,日久他鄉即故鄉;早晚莫忘親命語,晨昏須顧祖爐香…」相勉,強調雖然立足台灣,仍應飲水思源,心懷祖先,萬不可自斷根源。

類似上述情況不勝枚舉,是否受到李、扁主政時期推動的「兩國論」或「一邊一國論」影響?如果把這個時期的台灣史課綱視為台獨史綱,或稱之「台獨種子課綱」,實不為過。再由這次學運隱含的「恐共、反中、台獨」成分,兩相對照,不難看出,在政治力遂行這種獨化教育之下,模糊了、置換了國人的民族認同和國家認同。

學運現場零星搖曳著台獨旗幟,卻見倒掛中華民國國旗,何以致之?(作者為文史工作者)

更多來自 中時電子報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