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產經解析-亞洲國家貨幣寬鬆循環 尚未結束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5/12/12 陳祖傑

由於石油與食物價格偏低造成通貨膨脹持續減緩的情況,再加上持續衰退的成長展望,導致亞洲多國央行在2015年採取了貨幣寬鬆的政策。

不過,在極低的價格基期下,金融市場現又開始擔心敘利亞日益升高的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可能會導致油價反彈,而聖嬰現象則可能影響食物供給,造成通膨趨勢再起,讓亞洲才開始的貨幣寬鬆循環在2016年受到衝擊。

聯博對此倒有不同的看法。根據大部分亞洲國家疲弱不振的國內需求顯示,即使石油和食品價格有所上漲,也不至於引發通膨傳導效應。預期各國央行在未來幾季,仍會將經濟成長的放緩視為首要的問題。

先從原油來看,受到東歐與中東地區地緣政治不確定性所造成的影響,原油確實可能在未來幾個月出現較多波動,但油價本身卻不太可能讓通貨膨脹減緩的趨勢出現反轉。進一步分析亞洲通貨膨脹的組成因素就會發現,油價並非總體通膨的主要驅動因素。

事實上,自全球金融風暴以來,石油對消費者物價指數(CPI)通膨的貢獻度不到1個百分點,不過油價最近幾個月的走弱確實使得CPI通膨降低了約0.5個百分點。

依過去資料分析,即使布蘭特原油反彈至市場預期價格區間的上緣,達到每桶76美元的水準,其對通膨的影響程度也只會和2011年相仿,讓總體CPI增長約0.7個百分點。因此整體而言,油價對CPI的影響程度在未來幾個月應該相當有限。

至於糧食通膨則可能對亞洲的CPI通膨有較大的影響,這主要是因為大部分國家物價指數組成的特性所造成。市場自第2季以來就極為關注聖嬰現象,擔憂其會引發糧食價格上漲。事實上,聖嬰─南方震盪(El Ni?o/Southern Oscillation,簡稱ENSO)指數一直處於偏高水準。

但是,如同在今年稍早所討論過的觀念一樣,任何糧食通膨的影響都取決於作物種植區域的微氣候環境,ENSO指數顯示的是海洋表面溫度變化導致的氣象狀態,其表現高低和糧食通膨的情況並沒有直接關係。除此之外,目前的農產品存貨也比過去幾次糧食價格通膨時都要來得充沛。

溫暖與乾燥氣候對糧食成本所可能造成的衝擊值得繼續觀察。但在最近幾個月當中,主要農產品如稻米、玉米和小麥的價格持續走低,反映了供給面的風險正在消退當中。此外,因為夏季的乾旱導致短暫上漲之後,泰國的食物價格也再次下滑,使得CPI通膨也因此走低。

在2011年,糧食與油價的上漲導致了貨幣政策出籠,而現在和當時主要的差別在於國內需求的成長趨勢,因為現今的經濟環境處於不同的成長循環階段。鑒於目前多個亞洲國家正面臨著債務危機的挑戰,國內需求成長在近年來仍持續走低,許多國家的製造業也因為出口成長放緩而承受壓力。

若再從貨幣政策的角度來看,目前核心通膨仍處於景氣循環的低點,而負的產出缺口也在擴大當中,顯示其經濟表現低於潛在成長的水準。因此,亞洲央行可能不會受到總體CPI的短期數據影響,並且仍舊會將經濟成長視為其首要之務。

整體而言,聯博認為,亞洲的貨幣寬鬆循環仍有持續運作的空間,其中特別是泰國和印尼兩個國家。只是需要留意,美國聯準會升息的不確定性可能導致貨幣市場震盪,進而影響海外投資人持有亞洲當地貨幣債券投資部位的意願。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