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社論—台灣的財政危機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4/5/2 編輯部

立法院昨日初審通過財政健全方案中的所得稅法和營業稅法修正,除了對富人加稅外,金融營業稅從2%恢復為5%,這是我國15年來的最大增稅案。財政部長張盛和說,預估每年可增加633億元稅收。

增稅雖然不是討喜的工作,卻是台灣朝野所有政治人物必須面對的歷史共業。從1993年李登輝出任總統起算,台灣實施全面的民主選舉至今已經累積了20年的經驗,我們一向以全世界華人唯一的民主國家自豪,民主選舉的確也讓台灣的公民意識大幅提升,從根本打造出一個平衡永續的社會。但是,連年的選舉也給社會帶來難以挽回的後遺症,政府財政嚴重惡化,就是一個大家「不願面對的真相」。

1993年李登輝接任總統的時候,中央政府基本上每年都有財政盈餘,國家整體財政的資產負債表既保守、也堪稱健全。當時台灣的經濟規模(GDP)是2,315億美元(新台幣6兆1,101億元),經濟成長年增率還有10.4%,而中央政府負債餘額為新台幣5,651億元。中央政府負債餘額僅有GDP的9.2%。

但是經過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三任民選總統之後,中央政府的負債餘額卻以45度角向上攀升。李登輝在2000年卸任的時候,負債暴增四倍到2兆4,5901億元,陳水扁八年任期再增加1兆4千億元,馬總統至今執政五年,中央政府累計舉債金額已經逼近新台幣6兆元。

也就是說,台灣擁抱全面民主選舉20年,中央政府的債務餘額竟然暴增了11倍。相對來看,這段期間我們社會新鮮人的薪資是衰退的;國家GDP總額從6.11兆元增加到14.56兆元,只成長了2.3倍;計程車、升斗小民、攤販的收入,也只有不到一倍的增長。股價加權指數若以1993年11月的低點4,200點計算,20年來也就漲了一倍;這幾年房價上漲最劇烈的大安區、信義區豪宅,漲幅則為3-4倍。也就是說,台灣的所得、資產、薪資、物價,沒有一項漲幅比得過政府負債增長!可以說,政府負債的暴增,才是台灣最大、最具危險性的泡沫。

逼近6兆元的中央政府負債,其實只是冰山一角,還沒有計算20年前只有不到1千億元,現在卻已經增加到1兆元的縣市政府地方負債。此外,還要再加上主計處前年公布,中央政府「潛藏負債」餘額11.6兆元,地方政府潛藏負債餘額3.3兆元(潛藏負債餘額為法定應給付的退休金等),我國政府實際的負債餘額已經高達22兆元。

去年立法院爭爭吵吵修訂公債法,把政府舉債上限提高到GDP的50%,中央政府為了堵住五都升格、個個都要增加預算的地方政府,還「禮讓」了800多億給地方,中央自己把債務上限「降至三年平均GDP的40.6%」。但是這種左支右絀的作帳方式,卻無法掩飾政府債務從20年前的9%,暴增到眼前50%的事實,而且加計無可逃避的退休金後,實質負債已經高達GDP之360%的驚人警訊。這還沒有計算台電公司累計2,000億元的虧損、核四停工後可能再增加至超過3,000億元的虧損、高鐵政府實質承諾的4,000億元債務,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國營企業與政府基金的負債與累計虧損。當許多人還沉浸在當年「台灣錢淹腳目」的輝煌大夢之時,實際上台灣早就犯上「政府債務腫瘤」的惡性重症。

而且這個惡性腫瘤還在快速擴大之中。馬英九總統執政的前五年,平均每年要新增3,000億元的中央政府負債,一年就要新增等同於兩位蔣總統30幾年的累積總額。政府收不到稅,每次選舉又開出一堆減稅的政治支票,從總統到地方首長,無人敢正視財政惡化的問題,只想不斷從銀行搬錢來堵住財政黑洞,期望自己不是接到最後一棒的老鼠。

面對快速惡化的問題,財政主計人員個個憂心忡忡,卻下意無法上達。去年開始用「挪帳」的方式來編中央預算,把國發基金帳下的台積電等長期持股,轉手賣給退休基金,製造帳面盈餘來虛增收入;最近財政部主推「公公併」,表面上是擴大銀行規模,實際上藉著兩家公營銀行的合併,又可以創造出幾百億元的帳面商譽,用以緩解每年3,000億元的財政缺口。這種飲鴆止渴的作法後患無窮,但是馬總統與各級首長為了政治問題焦頭爛額,在致力維護政權之餘已經無暇他顧,根本無心思考財政惡性腫瘤的問題。

昨日初審通過的財政健全方案只是正視問題的第一步,金融營業稅從超低的2%回復到與一般行業相同的5%,也只是略盡國民應盡義務。金管會率先發出共體時艱的呼籲,希望其他部會也能感同身受,切實面對政府債務暴增11倍、而且還在快速膨脹的問題,先止住腫瘤惡化,再逐步尋求重回財政紀律的良策。我們沾沾自喜打造了華人第一個民主社會,就必須負責任地讓他能夠永續運作,不能債留子孫。

更多來自 中時電子報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