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社論-「長照產業發展」與「永續年金改革」的雙贏策略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20 主筆室

年金改革與長照產業,是總統當選人蔡英文競選政見「五大社會安全政策」的核心,也是國家永續發展最重要的挑戰之一。兩項政策牽涉所有國民切身的福祉,在政府財政困難的壓力下,推動改革的確存在高度的困難,我們願意就此提出「發展長照產業的年金改革政策芻議」,尋找創造人民最大利益的改革方案。

老舊的年金制度是中華民國財政最大的黑洞,更是台灣「債留子孫」的最大禍源。政府的債務總額,中央政府約6兆元(含一年之內到期的短期債務),地方政府1兆餘元,其實都在可以控制的範圍之內,但是關於年金給付的「潛藏負債」高達18兆元,這些所謂的未提存退休金(Unfunded Gap),將來仰賴政府稅收來填補,必須靠我們後代子孫的稅收來給付,無疑是血淋淋的世代剝奪。

來自退休金提撥不足的18兆元潛藏負債,每年還在以8千億元的速度向上攀升,但是中央政府目前每年的支出也就在2兆元左右,馬英九總統任內每年還需編列2,000億元左右的赤字來支應年度支出。每年新增退休金的潛藏負債,是年度赤字的四倍、中央政府年度預算的40%,這將會把中華民國財政帶入萬劫不復的深淵。如果惡化的趨勢不加以扭轉,蔡英文必將淪為「乞丐總統」,台灣因此陷入財政破產、社會崩潰的地獄,將是全民的災難。

年金之外,長照也是一個迫在眉睫、與社會安全息息相關的挑戰。2015年是台灣的「銀色海嘯元年」,1949年政府播遷來台,第一年出生的戰後嬰兒潮全部跨過65歲門檻,進入退休大門。在二次大戰時期,台灣每年出生嬰兒數也就10萬人上下,1949年那年,嬰兒人數倍增到20萬人,到了民國43年次,當年新生兒更暴增到30萬人,此後持續三十年不墜。

也就是說,台灣社會正在快速被銀色海嘯退休族淹沒,這些新進的退休族,過去在職場呼風喚雨,如今面臨孤獨終老的生涯轉換,如何維持健康活力,甚至繼續對社會有正面的產出(Productive Aging),是新政府最重要的課題之一。

在政府財政如此困難的惡劣環境下,同時推動年金改革與老人照護政策,看起來是不可能的任務。年金改革要犧牲全民的福利,老人照護又要龐大的財源來支應,台灣過去養成「福利加碼」的民主惡習,給出去的福利收不回來,新的福利政策又都得花大錢,而且稅金花在老人身上,不會創造稅收;隨著老人健康的衰敗,年紀越大、花費越高,負面效應永無止境。

我們認為,政府推動年金改革與老人長照,必須要跳開現有的思維,從「產業創造」角度來思考這兩個政策;當我們能夠以前瞻性、全面性的觀照來看這兩個政策,一個嶄新、具有希望、而且福澤全民的改革政策,就有成功的機會了。

我們在此提出「發展長照產業的年金改革政策芻議」,供新政府參考。目前公務部門每年發放的月退俸,預算分散在中央部會、地方政府以及各事業單位,如果加總起來看,粗估每年發放的軍公教以及勞保的退休金,應在新台幣2,500億元以上,而且逐年上升的趨勢非常明顯,很快成為政府最大的支出項目。

為了解決此一問題,首先政府應該公開說明年金制度的現況與預估,以透明、負責任、不誇大的原則,攤出來給全體國民看。如果依照現有的制度,不消十年,不要說軍公教退休基金全數破產,連政府財政都會希臘化,因此重新設計一個領得長、領得久、領得到的「永續年金」方案,才是創造所有國民最大利益的抉擇。年金改革是政治問題,政府必須先與國民建立年金改革的共識,這是蔡英文在競選期間不斷宣揚的理念;至於問題的真相、風險的推估,都有待政府正式上任之後,秉著誠實的態度與全民充分溝通,爭取認同。

接下來,就能討論每年2,500億元以上的退休金給付,是否有更為彈性、更具效率的使用方法。蔡英文選前提出每年300億元長照預算,財源要從加稅來支應,實際上300億元應該是捉襟見肘的節約方案,加稅也必然帶給社會經濟負擔的壓力,如果人民能夠同意從每年超過2,500億元的退休現金給付中,撥用一部分作為長照產業發展基金,不僅可以獲得充沛的財源來發展長照產業,做出高品質的長照服務,最終利益也是回饋給退休族,這就是我們所提「發展長照產業的年金改革政策芻議」的核心理念。

從退休族個人的角度來看,一位每月只領兩萬元退休金的老兵或退休勞工,應該還是繼續領取基本生活所需的現金給付,但是一位原本月領8萬、10萬元的教師與將軍,給付的結構就可以轉為大部分現金、以及一部分「長照產業發展債券」,因為退休族必然會使用到長照服務,眼前將多餘的現金轉換為未來使用長照的權利,政府又可以因此發展出完整、先進的長照產業。這是值得政府與全民思考的前瞻策略,更是創造雙贏的最佳方案。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