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社論-三無之辯:無意外、無解方、無和解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5/12/27 主筆室

2015堪稱大崩壞的一年,全球政治經濟秩序大崩壞、中美關係與兩岸關係都面臨極為嚴肅的挑戰,台灣經濟與內政崩壞更是嚴重,人們莫不希望藉由這次大選為台灣帶來改變,但第一場總統大選辯論3組候選人的表現、對國政的論述,雖有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表現,整體而言卻不會影響選舉大局,也看不到未來太多的希望。

先看小喜的一面,整場辯論幾乎都處在模糊不清的混戰中,但在幾個議題上,看到了較為清楚的發展。其一,蔡英文在數度被問及九二共識問題時,雖沒有直接表達接受,但她一方面重申在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下推動兩岸關係,另一方面則表示對1992年兩岸的香港會談這段「歷史事實」,「我們是沒有否認,而且我們是接受」,算是向九二共識小移了一步,算是一個小的推進。

基本上,大陸也不是堅持非「九二共識」這個名詞不可,而是堅持九二共識所表彰的「一個中國」內核。蔡英文挪移的這一小步,大陸能不能接受?就得進一步看蔡英文是否提出更清楚的表態,或能說服大陸接受「中華民國憲法」就是「一中」架構。

其二,在媒體問及三方候選人對含瘦肉精美豬進口的問題時,宋楚瑜與朱立倫都表達了保留的立場,蔡英文則區分內外,對外,「將參照飲食習慣跟台灣相近的日韓,適用的國際標準」;對內,「不同意國內使用瘦肉精」。語意雖然迂迴,等於同意含瘦肉精美豬參照日韓情形,依國際標準放行。就此而言,三方都有相對明確立場,可供民眾檢驗。

蔡英文此舉是否會激怒國內豬農與消費者,步入馬政府開放美牛的同樣困境,值得觀察,同時,民進黨過去以美牛案攻擊馬政府的立場,也將成為美豬案反過來檢驗民進黨的指標。同樣的朱、宋對含瘦肉精美豬的保留立場,又如何換得TPP門票?

然而,除了局部論點交鋒上多了一些明確檢驗點的小收獲之外,這一場辯論,從整體而言,卻讓台灣人民看到了沒有意外、沒有解方、沒有和解,「三個沒有」的「大憂」。

沒有意外。第一場的2016年總統候選人辯論,可以說是既有口水戰的延續,也就是說,三方所陳述的攻防論點,特別是朱立倫與蔡英文的交鋒,都沒有超越之前在選舉過程中的質問框架,不管是朱立倫對蔡英文在包括兩岸、外交、年金等國家大政上經常出現的模糊迴避、反覆跳躍且雙重標準的質疑;或者是蔡英文對朱立倫的市政能力,以及從換柱案對朱立倫統御力的質疑,這些都是「老生重談」,沒有超越大家想像的新交鋒,最多只是把問題點帶得更明晰而已。

這樣的沒有意外,其直接帶來的影響是,不會對選舉造成結構性的影響,人們對3位候選人的喜好,將停留在辯論前印象,而這一點,對居於劣勢的國民黨來說,當然不是好事。

沒有解方。不管是宋楚瑜的三大對策、朱立倫的戰略三策,或流於口號形式,或缺乏宏觀格局,彷彿把台灣面臨的重大困境,當做玩一場「模擬城市」的電子遊戲,而蔡英文則乾脆直接跳過政策主張,一句「不在這裡重複」,就連「行禮如儀」都免了。使得這場辯論,看不到候選人負責任提出成熟可行的治國路徑。

而其中,處於選舉優勢、極可能贏得選舉的蔡英文,更是把自己矮化成只能數落對手政黨缺失的選舉炮手,攻擊多於建設,卻不知,國民黨做不好,不等於民進黨就能做好,蔡英文沒有意識到,她或許可以靠批評贏得選舉,但卻斷無可能靠批評即能成功執政。已勝券在握的蔡英文,在這場辯論中,顯然還沒從在野黨主席的角色調整為準國家領導人的高度。在應答間,無法讓人感受蔡英文已做好執政準備,反而更強化人們對她執政的不安心。

沒有和解。在這一場眾所矚目的總統辯論會中,像是蔡英文與朱立倫兩架戰鬥機與宋楚瑜這架偵察機,進行的一場「打高空」的纏鬥。宋楚瑜像個沒有包袱的路人甲,大多時候處在一種局外觀戰、邊場點評的尷尬,也就是他一再自嘲的邊緣化。朱蔡二人則像二架咬尾追逐的戰鬥機,駁火激烈,破壞多於建設,口號多於實質,二人都喊著藍綠和,卻上演藍綠鬥,仍舊是民主內戰的格局與延伸。是一場缺乏治國格局的焦土式辯論。

「三無」讓這一場本應為國家發展指方向、找出路的辯論失焦,更讓人不免為台灣更感到悲哀與憂心,看來,台灣當下面臨的所有困境,無法透過這次選舉解決。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