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社論-兩岸貨貿談判動態應即時適度披露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4/4/11 本報訊

《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去年六月簽署,但在台灣審查過程中命運多舛,近來遭遇激烈的社會反彈及學運抗爭。此事雖尚未衝擊到《兩岸貨物貿易協議》洽簽進程,但執政當局有必要記取服貿協議的相關教訓,提前為貨貿協議「打預防針」,以避免貨貿協議重蹈服貿協議紛爭的覆轍。

服貿協議紛爭之中,最值得貨貿協議引為鑑戒的教訓,乃是其原先洽簽談判過程中,即時情況相關資訊披露不足,以致社會各界充其量只知道,兩岸之間有這麼一個協議在洽簽,而不知雙方究竟如何談,也不知我官方如何在為我方利益而折衝。到最後,只見兩岸雙方堂而皇之宣布,服貿協議已洽簽完成,要正式簽署了。

這時候,社會上很多人才注意到,兩岸服貿協議雖然開放了大陸服務業市場,同時也把台灣服務業市場打開了,大陸服務業者很快就要「長驅直入」台灣市場。於是,台灣相關業者有人起而抗爭,引來政治團體聲援,終於釀成了怵目驚心的「反服貿運動」。反對服貿的人最聳人聽聞的講法,是說兩岸服貿協議本質是「親中賣台」,也就是要讓大陸輕易控制台灣經濟,以早日實現兩岸統一。

這樣的說法,若回到兩岸服貿協議洽簽過程去檢驗,可看出是嚴重誤會。因為,服貿協議的開放項目,大都是雙方基於「利己」本位主義,「討價還價」的結果,不是一方高高在上,要求另一方畫押認帳的結局。這和「親中賣台」的說法,實在是風馬牛不相及。

譬如,兩岸服貿協議開放了大陸美髮美容業進入台灣,對此台灣反對派人士說,大陸勢力將藉廣布民間的美髮美容店面,來操控台灣社會。這種說法,竟有人相信了,因為當初談判之時,外界都不知雙方交手情況。直到日前,有大陸商務部官員出面說緣由,外界才知此項開放是台灣方面之提議,並非大陸方面之強要我方開放。

說白了,台灣方面提議開放美髮美容業,是為了幫台灣業者換取更大的大陸市場,本質是追求己方利益「最大化」,且曾和對方有過「折衝」。既是如此為己方著想,那早該在談判當時,就讓社會知道相關動態;社會各界如有理解,當不會在日後鬧出這麼大的反服貿運動。

另據悉,在兩岸服貿協議洽簽過程中,大陸方面曾要求我方開放大陸律師入台執業,但我方認為此種開放對台灣並非有利,堅決不允,最後這一項無法列入開放清單之中。類似這樣的折衝事例,實不勝枚舉。只是,由於相關的即時資訊披露太少,所以社會上普遍不知,兩岸雙方曾為服貿協議,作過諸多激烈的討價還價,而總以為是大陸居高臨下,強要我方就範。

既然有了上述經驗,兩岸貨貿就不該犯同樣的錯誤。也就是說,在當前兩岸貨貿協議洽簽過程中,官方應適度披露即時動態訊息,以讓社會了解,這種洽簽的本質,實是激烈的談判,並非「演戲」。而若是按國際經貿談判慣例,不宜在談判過程中以正式記者會公布即時訊息,也可技巧地「露露口風」。

兩岸貨貿協議洽簽目的,在於對雙方貿易商品之相互免除關稅,進行妥善安排,即大陸要給台灣很多商品免除關稅,而台灣也要對大陸商品作大致對等的免關稅優惠,其對台灣產經體系的影響,比起兩岸服貿協議,實有過之而無不及。在這種情況下,社會各界尤其是相關業者,一定很想即時掌握貨貿協議談判動態。

舉例言之,我方已表態優先爭取大陸免除關稅的「4大商品」,包括面板、泛用塑膠、精密工具機、汽車整車,最後談判結果如何,最好能即時披露。如果大陸同意予以免關稅,社會各界可以提前歡慶;若是大陸決定不予以免關稅,也該即時讓社會知曉,並提出因應之道,以平息社會的失望心理。還有,陸方是否在貨貿協議談判過程中,要求我方開放大陸新一批農產品進口,及最後的談判結果是如何,也應該即時讓外界了解。

主管部會如能這樣地和社會溝通,相信各界會充分了解,兩岸服貿和貨貿協議,其實和國際上的自由貿易協定是一樣的東西,不必戴著有色眼鏡去看它們。

此外,貨貿協議對台灣經濟發展影響更大,理應最優先處理,但依大陸涉台系統官員透露,當初我方主談者自己表示,可以同意「先服貿協議,後貨貿協議」的簽署程序,讓他們也感到意外。究竟我方背後考量如何,應向國人詳盡說明,如果主事官員涉有失職,也應負起責任。當然,更重要的是亡羊補牢,在太陽花學運事件平息後,我方主管部門宜主動與大陸溝通,避免因服貿協議審查延宕,影響貨貿協議的簽署進程。

更多來自 中時電子報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