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社論-對蔡、朱選舉揭曉後演說的期望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14 主筆室

總統大選選情雖然很冷,但選前倒數時刻,國民黨和民進黨、朱立倫與蔡英文繼續加碼相互批評抹黑。國民黨猛打危機牌、民進黨攻訐國民黨不公不義,候選人賄選買票,朱立倫批評蔡英文:「用空話和模糊話是沒有辦法把清醒的人催眠的」,他呼喚「沉默的力量站出來投票」。蔡英文則反批朱立倫:「國民黨從來不願意反省,只是一直在幻想,會有一群沉默的大多數,會在最後時刻跑出來支持他們。」說好的「藍綠和解」去哪裡了?

其實,沉默的選民要的是什麼,要的不過是執政黨認真治國,不霸道濫權、不破壞和平,交出讓人滿意的執政成績,在野黨認真監督,不破壞民主、不踐踏法治,不為反對而反對。要的是藍綠兩大黨在法制規範下競爭,共同提升政府治理能力,改善民眾生活。也就是,不能只是把「和解」當成口號,而應該將「和解」付諸實踐。

以「族群和解」為例,蔡英文在第三場電視政見會上,曾以感性的口吻說「外省第一代顛沛流離的過往是台灣歷史記憶的一部分」,她會確保「省籍矛盾永遠不在台灣再度發生」。而她知道省籍衝突曾撕裂台灣社會,並直言她領導的政黨在這議題上做得不夠好。

蔡英文這樣的反省應給予肯定,代表她對民進黨過去操弄族群問題有「知」,並願意直「言」。但在知與言之後,關鍵仍是在「行」。

2000年民進黨執政時,「族群融合」也是陳水扁總統最常掛在口中的話,但一到了選舉,就變成了「香港腳走香港路」的操弄,於是所謂的族群融合變成一種可戴可卸的面具,要訴求團結時,就行禮如儀地戴上面具,要激起支持者情緒與對抗意識時,則拿下面具。

甚至這樣說吧,由於民進黨執政8年時赤裸裸的操弄族群,造成人民強大的不滿,事實上近年來,族群的操弄變得更隱晦與迂迴,現在愈來愈少政治人物會直接地操弄族群,而是透過情境加工方式,把操弄族群的惡意藏於其中。過去8年來,民進黨結合如黃國昌等太陽花的力量,把主張兩岸和平、有中國文化思維與史觀的人、把在大陸認真打拚擴張台灣軟實力的台商通通打成親中賣台,努力煽動台灣內部反中與仇中情緒,這又何嘗不是一種族群的操弄?

因此,蔡英文現在的後「知」後「言」,要讓人民相信她真有「團結台灣」、「融合族群」的誠意與能力,最重要的還是,如果她當選,能否將這些知與言,化為真正的行動。

而這次大選,除了總統之外,立法委員的選舉結果也值得關注。以目前的態勢看來,立法院很可能會出現二大二小、二藍二綠的政黨格局。民進黨與國民黨為二大,親民黨與時代力量為二小。若限縮以兩岸政策區分藍綠的話,民進黨與時代力量走向綠色的意識型態譜系,而國民黨與親民黨則屬於藍色的意識型態譜系。在政治訴求上,時代力量與親民黨都有激進化的傾向,民進黨則從過去的激烈反中試圖向中間修正,但誠意與行動力幾分還待觀察,國民黨如選舉大敗,則可能處在暈眩狀態,一時難以回復元氣。

這樣的政黨勢力分配,不免讓人對台灣接下來的政黨政治品質感到憂心,出於這樣的憂心,我們對藍綠政黨衷心呼籲,如果民進黨勝,在蔡英文的勝選聲明中,當承諾她會包容異見,特別是要尊重國民黨,不會以所謂的「團結牌」去扭曲在野黨的合理監督與批評,因為「制衡」仍是民主政治的重要元素。如果國民黨敗,朱立倫的敗選聲明也應拉高格局,宣示國民黨不會走撕裂社會情緒、霸占議事殿堂、鼓動占領官署、惡意癱瘓國家的無限抗爭手段。

人民要的是健康的政黨政治,可以有藍綠,但不必分仇敵;可以有競爭,但不該變鬥爭;朝野和解指的不是放棄監督、不准批評,朝野和解指的是,在朝的能包容批評,但在野的不癱瘓國家。健全的政黨政治,國家才能團結、才有進步。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