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社論-年度經建目標豈可輕言廢止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5/12/28 主筆室

國發會委員會議上周通過明年經濟成長率的經建目標2.1~2.7%,同時鑑於經建計畫(國發計畫)成效難於短期呈現,為避免年度經建目標壓縮施政彈性,國發會擬自後年起不再訂年度經建目標。換言之,未來只有4年經建計畫目標,而沒有年度經建計畫目標。

國發會對現行經建計畫編擬的檢討方向有三:其一、現行年度經建計畫完成時間是每年12月,而各部會施政計畫因應預算送立院審查早在8月已完成,是以經建計畫無法發揮上位計畫的指導功能;其次,國發會認為現行經建計畫仍以彙整各部會政策為主,雖有蒐集輿情,但與政府施政及民意脈動仍有落差,難以發揮政策指引功能;其三、經建計畫管考的機制仍待建立。

國發會針對已有一甲子歷史的4年經建計畫進行如此深刻的檢討,這個用心值得肯定,國發會所提的3點改正方向也完全正確,但這似乎並不構成需要廢止年度經建目標的理由。4年經建計畫與年度經建計畫,既相輔相成、彼此連繫,但也各有功能、各有所職,年度經建計畫的作業方式可以精進,卻不宜輕言廢除。

4年經建計畫之所以要4年,是因為經濟建設需時較長,因此以4年為一期,例如興建石門水庫、鐵路、港埠及電信皆不可能於短期間完成。民國六十年代,因應十大建設更一度將4年計畫擴充為經建6年計畫,隨著第7期(民國65~70年)6年計畫完成,高速公路、鐵路電氣化、北迴鐵路、一貫作業鋼鐵廠(中鋼)等十大建設,將台灣經濟推向新里程碑。

4年經建計畫訂出後,自然有4年預計的經建目標,就以前述6年計畫期間為例,65~70年的經濟成長目標依序為7.5%、7.5%、7.5%、8.5%、8.5%、8.5%,平均六年目標為8.0%,實際執行情況優於預期,達到9.4%。

除了4年經建計畫訂目標,自民國60年起每年也會訂年度經建計畫及目標。年度計畫既需與4年計畫聯繫,也需審時度勢以協助次年經濟成長,例如民國97年底因應亞洲金融風暴的蔓延,政府推動擴大內需,將次年經建目標訂在5.5%,這是經建目標首度跌破6%,引起各界矚目。又如民國90年底訂定次年經建目標時,考量發生不久的九一一恐怖攻擊及台灣入會案(WTO)獲通過,將經建目標調降至2.7%。再如97年底全球金融海嘯撲天蓋地而來,面對半世紀以來最大的蕭條威脅,政府採取積極措施,發放消費券並通過513億元的振興經濟方案,將次年經建目標訂在2.5%。

由此可知,4年經建計畫、6年經建計畫、年度經建計畫相互聯繫,相輔相成,並不會彼此扞格,實不必因為檢討4年經建計畫的編擬方式,就輕言廢止年度經建計畫目標。國發會以避免年度經建目標壓縮政施政彈性,理由不夠充份,而所謂未能發揮上位計畫指導功能,這應該在4年計畫該做的,而且若能讓年度計畫提早作業,亦可解決此一問題。我們要問的是:「難道不編擬年度計畫,就可以發揮上位計畫指導功能了嗎?」當然不是。

國發會停止發布年度經建目標,理由實在不充份,如此輕言廢止,只會給外界一個印象,就是怕日後在立法院被質詢,而藉4年經建計畫檢討之名予以廢止。外界這樣質疑並非憑空幻想,回顧近8年我們的經建目標僅兩年達標,國發會主委在立法院每每被詢及何以未達標、何以預測不準,雖經說明仍難免於被砲轟,甚至唇槍舌劍,情緒暴走,氣氛緊繃,年度經建目標對政府官員的困擾,於此可知。

我們認為年度經建計畫的編擬、發布有其考量,有其必要,非4年經建計畫所能取代。試想編列4年經建計畫時,能料到86(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90年網路泡沫崩解、97年全球金融海嘯、100年歐債危機?當然不可能。4年經建計畫有其中、長期的考量,而年度經建計畫有其短期因應的作用,兩者非但不扞格,反而可以年度計畫濟4年經建計畫之窮,如果廢止,豈不脫離現時益深,距離民意愈遠?

近年立委質詢飛揚跋扈,讓部會首長難堪已成常態,但若事事畏縮以求平安度日,國家何來前途?過去主計總處1年8次經濟預測,本是因應經濟變幻莫測的積極作為,但在立院被嘲諷「連九降」之後,兩年前改為1年4次預測,詎料如今經建目標年年不達標在立院被揶揄之後,國發會竟也想讓年度經建目標走入歷史,這理由實難讓人接受。

去年國發會把年度經建目標改為區間目標時,我們曾引述前監察院長王作榮民國98年的一段文章為結語,這段談話仍適用於今天:「台灣的文化已由過往的雄渾轉為輕薄短小,舉凡國家大政、民間小事,都求急功近利,即做即成,事完即丟,其得出的結果自然就是輕薄短小。我要向政府領導者提忠告,處理國家大政,必須要照應全局,遠看百年,也就是必須要有雄渾心懷器識。」我們希望政府高層在研擬政策時,皆能有照應全局、遠看百年的雄渾心懷器識;在檢討年度經建目標這件事上,尤應如此。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