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社論-從昔日白茜芙談話思考大陸物品開放問題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3 主筆室

兩岸貨貿協議談判雖已進入尾聲,但完成談判的日子仍遙遙無期,上週經濟部長鄧振中說明其中原委時指出,兩岸貨貿協議對我方而言是要爭取讓產業得到更多的大陸市場,而對陸方而言,則是希望我們目前對大陸物品進口管制項目要「做些調整」。

兩岸貨貿協議就是自由貿易協定,自由貿易協定所追求的是WTO+,也就是雙方要在世貿組織(WTO)最惠國待遇下,進一步開放市場給對方,使得彼此享有更低的關稅、更優惠的市場開放,以促進雙邊貿易往來。

世貿組織自其前身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年代,所追求的基本精神就是最惠國待遇(MFN);在這一多邊體制下的承諾,不論是關稅的調降或市場的開放,給了美國就同時必須給其餘一百多個會員,不可以有歧視待遇。

多邊體制下的最惠國待遇雖好,但要協調一百多個會員達成開放市場的共識並不容易,烏拉圭回合一談就是八年,杜哈回合談了十四年仍沒有下文,這使得貿易自由化難以往前。因此世貿組織在GATT1994第24條及GATS第5條給予最惠國待遇原則的例外,允許會員洽簽自由貿易協定後,彼此可以享有更優惠的關稅及市場,這雖違反最惠國待遇(MFN)的精神,但有助於貿易自由化,因此世貿組織特別在總協定裡明文訂之。

不論是雙邊、複邊的自由貿易協定簽署,皆不滿足於MFN,希望進一步自由化,近期如美韓自由貿易協定、中韓自由貿易協定,還有由美國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皆是如此,這些自由貿易協定全走在WTO的前面,在WTO得不到的待遇,在自由貿易協定裡可以先行享有,這也是何以近年各國積極進行經濟結盟的原因。

從前述自由貿易協定的前提及由來觀察兩岸貨貿協議,會發現有個難題必須先解決,那就是不論中韓、美韓自由貿易協定,都是在MFN的基礎上尋求進一步市場開放,而兩岸入會十四年,直到如今我方仍未給予大陸MFN,仍禁止約兩成大陸物品進口。自由貿易協定所追求的是WTO+,我國如今連MFN都給不出去,如何進一步給予大陸WTO+?這是個敏感但必須面對的問題。

我國迄今的貿易管理仍有一般地區、大陸地區之分,依中華民國商品標準分類號列(ccc code),總計11,579項產品裡,一般地區如今已有99%開放進口,僅DDT、四氯化碳、有毒品成份的菇類產品等百餘項有害生態、健康的項目禁止進口;但大陸地區則僅開放80.9%,農產品仍有米、葡萄、蘋果、綠茶、花生糖等972項未開放,至於工業產品包括小客車、貨櫃船、太陽能熱水器、玻璃纖維、部份紡織材料及金屬製品等1,236項仍禁止自大陸進口,合計農產品未開放比例36.57%,而工業產品未開放比例也有13.85%。

我們對大陸以外地區,只管制1%的產品不得輸入,但對於同屬WTO會員的大陸迄今依舊管制近20%產品不得進口,以WTO的協定而言,這是很明顯的歧視性待遇,若不先讓這個WTO-變成WTO,如何能進一步達到自由貿易協定所要追求的WTO+?這個道理至為明顯,而這也是日前經濟部鄧部長委婉表示:「大陸方面希望我們目前對大陸物品進口管制項目要做些調整」的原因。

兩岸政經情勢的特殊,使得我國迄今不論是對大陸投資、與大陸貿易或陸資來台都有另一套特別嚴格的管理機制。就以我國禁止二千多項大陸物品輸入而言,由於禁的是大陸產製的產品,如今美、歐大廠知名品牌在大陸皆有設廠生產,這一禁也波及外商的利益,因此十多年來屢被關切,世貿組織每四年對台灣進行一次的「貿易政策檢討會議」,就屢次點名台灣禁止二千多項大陸物品不符最惠國待遇,應進行檢討。

我們認為,兩岸關係有其特殊性,長期以來採行一些過度性安排也無可厚非,但隨著大陸經濟的崛起,我們必須做出抉擇,是要維持現狀,繼續對兩岸經貿活動採行管制?或者讓兩岸經貿正常化,讓大陸地區回歸一般地區?十多年來政府決策高層對此猶豫不決,既想要享有大陸市場的好處,又不想讓兩岸經貿正常化;既要洽談兩岸貨貿,又不願放寬大陸物品輸入。如此遲疑的決策性格,正是讓台灣經濟走不出困境的根本原因,如今貨貿談判若不做出政策決定,殆無可成之日。

十六年前,中國大陸還未成為世貿組織成員之前,其對美出口能否享有美國的最惠國待遇需經國會逐年審查,而美國國會總是依據大陸的人權、宗教自由紀錄做為審查標準,2000年初美國貿易談判代表白茜芙在國會作證時援引屈原的離騷:「鷙鳥之不群兮,自前世而固然;何方圓之能周兮,夫孰異道而相安。」她認為美中貿易,應回歸世貿組織的審查原則,不應再以人權等標準來研判是否給予永久正常貿易關係(PNTR),是年秋天美國終於通過給予中國PNTR。

白茜芙這位美國的貿易談判代表,尚且懂得引述離騷來思考美中貿易正常化的問題,兩岸同屬中華文化,多年來卻仍舉棋不定,思之令人慚愧不已。總統大選將至,未來不論誰執政,都應儘速對此做出明確的決策,否則必定影響台灣經濟進一步發展。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