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社論-新五四運動 有請「勞先生」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4/5/2 本報訊

太陽花學運已告落幕,但誠如他們在撤離立法院時所預告的,往後將「轉守為攻」。果然,接續太陽花學運之後,4月上演的反核四抗爭,在凱道、立法院周圍和台北車站前的忠孝西路,都出現群眾與維護秩序的警察之間不同程度的衝突對立。緊接著,五一勞動節當天,當然免不了又再上演一場抗爭遊行。至於等而下之的,上網貼文揚言要癱瘓台北捷運,乃至號召網友一起「路過」桃園機場出境大廳等,果然印驗了各種名目的社會運動已經在台灣遍地開花。

這不只讓負責社會秩序維護的警察疲於奔命,同時新形態的群眾運動抗爭模式,更讓政府當局陷入既要保障民眾合法集會遊行的權益,但又要堅定執法,以免導致場面失控引發社會動亂的雙重考驗。

綜觀這一波波的街頭運動,不論是訴求對《服貿協議》的疑慮,或是強調「寧要孩子,不要核子」,乃至於勞工朋友們更具體的「反低薪、禁派遣」訴求,其所牽涉的,基本上都是屬於可受公評的公共政策議題。在民主法治社會,人民自然有表述意見、提出主張的權利。

但是從這3波街頭運動訴求議題來看,不論是服貿簽署的利弊得失;或者是核安與能源政策的兼籌並顧;乃至低薪、派遣現象所牽涉全球化與生產自動化後,糾結的產業競爭力與僱傭關係的質變量變,事實上每項公共政策的制訂和調整改變,都需要經過縝密的評估與完整的配套。

而主導街頭運動者,為了營造聲勢,擴大影響,都會刻意簡化議題的複雜性,採取「單一訴求」模式,或者要求立即停建核四,或者主張禁止派遣。這些訴求在一呼百諾之下,一方面會給行政、立法部門帶來莫大壓力,極有可能在倉促回應下,出現「治一經、損一經」的後遺症。另一方面,「單一訴求」一旦得逞,很自然也就會出現「外溢效應」。包括主導者食髓知味,讓訴求無限上綱;也包括手段從和平、理性訴求,變質激化為強占公署毀損公物、占據通衢大道、阻撓立委、政府官員通行;當然更包括等而次之的輕率倡言聚眾癱瘓公共空間等行徑。

面對這些層出不窮,甚至是排山倒海而來的各式各樣街頭運動,不只讓整個台灣陷入人心浮動的詭異氛圍,以及讓首當其衝的廣大台北市民,感受到日常生活所受到的衝擊影響,連長期關心台灣政、經局勢的國際知名「趨勢大師」大前研一,日前也忍不住以旁觀者清的角度,對當前的局勢提出諍言。

他指出,台灣的不安和對政府的不滿,誠然是推動台灣成長的最大動力。但他提醒這種不安與不滿,在戰戰兢兢尋求新平衡的過程中,卻要注意到有一定的臨界點。如果再向前跨過一步,那麼社會秩序就可能瓦解,從而他乃再次提醒,政府與民眾都應該要有這樣的覺悟與分際。

引述大前研一的旁觀諍言,並非意謂著遠來的和尚才會念經。事實上如果大家能夠靜下心來,要如何避免不斷升高與頻繁化的街頭抗爭運動,因為失控而讓台灣付出社會秩序瓦解的沉重代價,其實新黨主席郁慕明已不假外求的,提議在5月4日「五四運動」95周年之際,發起「新五四愛國運動」。

秉持民國初年熱血青年抗議巴黎和會的不公不義,發起「外抗強權,內除國賊」的愛國運動精神,號召台灣社會應該停止內耗。同時,對比於當年呼喚「德先生」、「賽先生」以民主與科學將國家救起來,而今台灣業已實現民主轉型,街頭運動一再挑戰民主法治帶來社會紛亂,凸顯當前台灣最需要呼喚的是另一位「勞先生」(Law),透過法治觀念的確立,挽救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民主機制,以實現國家安全、社會安定、人民安康的「三安」境界。

對於郁慕明倡議發起「新五四愛國運動」,強調以確立法治護持民主生機。嚴格來說還真是卑之無甚高論。但是沉默的社會大眾,如果任令成百上千群眾,或者即使是50萬群眾群聚,就自認已代表社會公議,就可以恣意擾亂社會秩序,就可以合理化所有的偏頗言行。民眾的沉默意謂著姑息。

沒有錯,「自己的國家自己救」,當然「自己的社會自己愛」,在具有歷史意義的五四之際,你的選擇又是什麼?

更多來自 中時電子報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