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社論-時代力量是尾巴政黨或關鍵少數?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17 主筆室

總統與立委選舉塵埃落定,興起於太陽花學運、得益於民心思變的社會氛圍,時代力量立委選舉大有斬獲,拿下5席立委,成為國會第3大黨。若不是民進黨選前打出危機牌,讓部分選票回籠,時代力量甚至可能拿到更多不分區席次。對新興政黨來說,一旦進入國會就必須面對本質性改變的挑戰,街頭運動者只需要批評政策,成為國會殿堂成員,就必須接受人民付託、代表人民監督政府,承擔的責任無疑更大更艱巨。

時代力量應優先解決定位問題,也就是說,時代力量要扮演民進黨的側翼,還是成為有力的反對黨?誠然,時代力量許多成員能夠成為學運和社運明星,與民進黨暗助有關。在區域立委選區,民進黨也傾力支持時代力量,同樣的,選舉期間時代力量候選人也明確表達了對蔡英文的支持。在這種情況下,時代力量自然很難跟民進黨切割,但這種密不可分的關係將成了時代力量的包袱,新竹市柯建銘跟邱顯智對決,許多人批評後者有失厚道,未來時代力量強力問政,恐怕也會招致部分支持者的反彈。

如果時代力量不跟民進黨做某種區隔,將無法建立自己的主體性,更不能體現自己標榜的「進步性」,融入舊政治文化只會讓自己的形象破功,淪為泡沫化命運。更重要的是,未來民進黨政府面臨種種內外部挑戰,施政很可能動輒得咎,時代力量如果扮演護航角色,恐怕只會跟著一起陪葬。

民進黨在總統、國會選舉皆取得勝利,可謂一黨獨大,若要考量台灣民主品質的提升,國會的各個反對黨都應該全力監督執政黨,方能避免絕對權力帶來的絕對腐敗,這恐怕是時代力量要在國會站穩腳跟的關鍵所在。

事實上,這正是時代力量在創黨和競選期間的基本主張,所謂人民作主的新政治和專業透明的新國會,在在要求時代力量在國會中發揮實質作用,推動相關修法工作。

時代力量若要讓人民相信其推動國會改革的誠意,就應從改革的全民利益出發,使國會改革能夠解決黑箱運作和暴力循環等問政頑疾,讓國會能夠更具專業和理性精神,時代力量才能成為一個有生命力、有主體性的永續政黨。

時代力量面臨的挑戰還不止這些,過去街頭抗爭時期所形塑的形象,絕不只是反國民黨、反財團;反旺中和反服貿運動的種種言行,也已讓他們被視為反中、反台商急先鋒。時代力量政黨票很大部分是承接了台聯,換句話說,它的支持者很大程度上來自過去的台聯支持者。而台聯的強烈反中主張無疑也會轉化成這部分選民對時代力量的期許,甚至壓力。這就構成了時代力量要面臨的第二個挑戰,因為台灣顯然無法杜絕與大陸的往來,台聯焦土式的反中鬥爭作法已經被時代淘汰,時代力量要避免成為第二個台聯,就必須改變做法,甚至說服自己的支持者,改變過去一味的反中情結。

更何況,時代力量成員在選舉期間爆出家族投資大陸的情事,顯示他們跟大陸千絲萬縷的經濟連結,黃國昌和林昶佐等人才改口說他們只是反中共、不是反中國,但這顯然不夠澄清他們長期以來的反中仇中形象。

中共作為大陸的執政黨,台灣要與大陸往來不可能繞過中共,時代力量要想通過反中共來解套自己的反中形象,無異於緣木求魚。

不過,時代力量在創黨主張中還是為自己留有餘地,雖然宣稱推動國家地位正常化,但對台獨主張隻字未提,選舉期間的政見發表更完全沒有去觸碰統獨爭議。顯然,時代力量的現實取向決定了他們會根據民意取向靈活調整自己的政策主張,而不會真以基本教義派的方式擁抱台獨。在之後的國會問政中,服貿、貨貿以及事關兩岸交流的政策法案將考驗時代力量的政治抉擇。

我們呼籲時代力量,應面對台灣社會期盼兩岸關係正常發展的主流民意,摒棄台聯不惜犧牲兩岸交流成果的激進作法。時代力量要超越過去,方能展現真正的進步色彩,而這對時代力量政治生命的延續與政治力量的壯大,具有正面的促進作用。切莫甘心成為民進黨的尾巴,不要讓自己4年後因泡沫化而悲泣。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