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社論-正視經濟自由化與GDP分配面的變化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5/12/13 主筆室

行政院主計總處日前完成國民所得統計修正,並公布去年GDP分配面的資料,結果顯示我國受僱人員報酬占GDP的比重降至43.86%,與民國80年代前後的50%,差距日遠。值得注意的是,同期間日、韓受僱人員報酬比重雖也下滑,但降幅不及我們一半,可見我國所得分配不均,較之鄰國猶有過之。

GDP是經濟社會於一段期間,從事生產活動所創造的附加價值(value added),一國的生產活動中,勞工獲得工資、地主獲地租、資金提供者獲得利息、企業家獲利潤,合計這些要素所得剛好等於從生產面所估得的GDP。這個雙面均等不僅可以從生產面的GDP瞭解產業結構變化,也可以從分配面的GDP洞悉所得分配的走勢。

主計總處所公布的分配面GDP,包括受僱人員報酬、營業盈餘、固定資本消耗及間接稅淨額這四項,2014年這四者所佔的比重依序是43.86%、34.62%、16.03%及5.48%,二十年來受僱人員報酬比重明顯下滑,固定資本消耗、營業盈餘比重則明顯升高。

依主計總處甫公布的數據,1989~1995年受僱人員報酬占GDP比重年年都逾50%,同期間營業盈餘占GDP比重平均僅29.8%,受僱人員報酬分享了逾半的GDP。好景不常,隨著1995年世界貿易組織(WTO/GATT)烏拉圭回合協定生效,全球關稅大幅調降推進了貿易自由化,貿易自由化帶動了全球化生產,全球化生產又催化了工資均等化,台灣置身於全球化,海外投資絡繹於途,是以近二十年我國受僱人員報酬占GDP比重逐漸下滑,至去年已降至43.86%,而營業盈餘則逐年走高,去年達34.62%。

自1995年以來全世界都處於自由化、全球化的環境,台灣面對工資均等化的壓力,其他國家也是,惟他們受僱人員報酬占比雖也下滑,卻沒有像我們降得如此厲害。例如日本受僱人員報酬占GDP比重於1995~2013年僅由53.5%降至51.4%;而韓國於1995~2014年也僅由47.6%降至44.6%。

日、韓受僱人員報酬占GDP比重二十年來只降了二、三個百分點,我們卻降了七個百分點,這說明同樣受到自由貿易、全球化生產的影響,人家的工資成長率雖然放緩,但卻不像台灣放緩的這麼嚴重,這正是台灣產業附加值率不如人所致。

更值得注意的是,台灣社會受僱人員所分享的GDP降低了,而受僱人員占就業人數的比重,卻由1995年的69.2%升至2014年的78.9%。這意味著台灣社會「分餅的人」愈來愈多,但「可分的餅」愈來愈小,平均每位受僱者所分到的報酬份額,二十年的降幅更甚於七個百分點,台灣社會實質薪資倒退十六年,實非偶然。

近二十年台灣經濟並非沒有成長,實質GDP由1995年新台幣6.88兆元倍增至去年15.5兆元,除以年中人口數,得出人均實質GDP由32.3萬元倍增至66.3萬元,惟同期間的實質薪資(月薪)卻僅由42,266元升至45,494元。二十年間薪資增幅遠遠不及實質GDP的增幅,顯見近年實質薪資的倒退,並非成長的問題,而是分配的問題。不是經濟沒有成長,而是成長的果實愈來愈多是分配給大股東,分配給受僱勞工的比重愈來愈少,這份GDP分配面統計所反映的正是這件事。

亞洲各國同我們一樣面臨自由化、全球化的問題,也面臨工資均等化的尷尬處境,但人家工資均等化的情況,並沒有像我們這麼嚴重。我們同樣觀察1995年~2014年這二十年間非農部門平均每月薪資的變化,台灣由1,337美元微升至1,557美元,韓國由1,584美元倍增至3,029美元,香港由1,204美元升至1,836美元,新加坡升幅更驚人,由1,565美元升至3,730美元。

綜合上述可知,全球化、自由化所帶來的要素價格均等化(工資均等化),雖讓亞洲四小龍工資水準受影響,但仍以台灣所受衝擊最大,尤以實質薪資倒退十六年,更是其他國家聞所未聞。自由化或許有利於經濟成長,但二十年來卻讓台灣所得分配、財富分配更加不均。

政府目前正積極推動參與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第二輪談判,希望透過參與區域經濟整合、進一步自由化來提升競爭力,然而由過去二十年的經驗可以明白,自由化或許有助於出口,但將使得內需產業、中小企業及農業面臨競爭的壓力。雖然自由化並沒有意圖讓貧富差距擴大,但自由化過程中所引發的產業結構調整、僱用型態改變,若不善加因應,則貧富差距擴大是必然的宿命,過去如此,未來亦然。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蒂格里茲曾說過:「自由化未必能帶來更快的成長或更多的投資…,而且單靠經濟成長也不見得能改善所有人民的生活。」長期以來,執政者一直寄望藉由加入世貿組織,參與經濟整合來提升經濟成長,更期待把二、三十年的經濟發展難題,在一次自由化的過程中全然解決,這顯然是對自由化的迷思。證諸歷史,一個沒有策略的自由化,既難以帶動成長,更將帶來貧富差距的擴大,實非全民之福。由新公佈GDP分配面統計二十年來的變化,我們應該可以得到一些啟示才是。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