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社論-油價下跌 未蒙其利先受其害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5/12/16 主筆室

石油價格的再次重挫,帶給金融市場的衝擊已經越來越明顯了。12月12日美國高收益債券ETF市場崩盤,兩個高收益債最大的基金iShares iBoxx $ High Yield Corporate Bond(HYG | B-68)以及SPDR Barclays High Yield Bond(JNK | B-68)在一天之內都出現超過2%的跌幅,跌至四年來的低點。如果以投資報酬率來計算,從2013年年中進場的投資人,全數虧損,而柏克萊高收益債券基金的報酬率從今年年初起算,已經暴跌超過8%。

另一家中型的第三大道資本管理公司,則索性宣布凍結投資人贖回高收益債券基金。第三大道資本將近8億美元的基金,因為投入能源企業債券比重過高,基金現金部位無法支應投資人贖回,被迫做出凍結的決策。

兩個龍頭高收益債券ETF基金的暴跌,給市場帶來恐慌性的拋售壓力,投資大師卡爾伊坎(Carl Icahn)公開示警,說高收益債券市場還沒有見底,最壞的還沒來。現在大家的疑問是,這次美國高收益債券的崩盤,影響的範圍到底有多大,是美國頁岩油企業小範圍的倒閉?是能源與大宗物資業者緊縮的現象?是產油國家財政緊縮的集體現象?還是全球金融體系又一次災難的前兆?

根據史坦普信用評等公司的統計,今年到十月底美國有102家公司債出現違約,總數創下2009年以來、也是金融海嘯之後的新高。其中天然氣與石油鑽探公司就佔了26%,而且由於年關將近,穆迪信評公司也認為十一、十二月的倒債公司數目將會增加。

由於市場對能源企業的憂心,史坦普公司追蹤所有能源企業債券(以中大型績優石油企業為主),涵蓋總金額2,550億美元債券餘額的史坦普500能源債券指數,年初至今已經下跌6%。更糟糕的是,能源企業相關的信用違約調期合約、也就是避免倒債的保險金額,從5月1日到12月初已經暴漲185%,即使8月之後石油價格一度上漲,能源企業的倒債指數也還是一路上揚。

一連串的警訊,剛巧在美國聯準會升息的前夕響起,讓市場警覺到過去七年的QE,造成了債券市場膨脹。2008年金融海嘯當年,美國高收益債券市場的規模只有9,940億美元,如今已經翻倍到1兆8,000億美元,這是因為中央銀行放出的巨額資金,為了追求較高的收益,「謹慎而長期地流入高收益債券市場」,12月12日的高收益債券大跌,就是這將近2兆美元資金「少部分外逃」的結果。

相對於將近2兆美金的存量,12月第一周流出美國高收益債券基金的金額為38億美元,只有存量的0.2%,另外有10億美元從新興市場債券基金流出,5億美元從銀行債權基金流出。

這恐怕就是量化寬鬆(QE)做到極致之後,市場以價格崩跌的負面力量,來吞噬央行所創造的流動性。當利率長期逼近於零的水平,資產價格的漲跌取代了中央銀行對貨幣的控制力,過度的流動資金蜂擁而進拉高資產價格,在推擠逃生的時候,則給金融市場帶來難以控制的衝擊。由於量化寬鬆撐大了債券、證券以及房地產的資產存量,即使是不到1%的流動,也會造成價格的重大下挫。

石油價格再度重挫,真正的衝擊來自金融面。美國能源企業的倒債可能只是才開始,根據惠譽信評公司旗下的BMI研究公司資料顯示,2016年有850億美元的石油債券到期,17年暴增到1,290億美元,全體石油類債券與貸款總額高達5,500億美元,而且15年到期的石油債務,比例最高的是美國頁岩油公司達到20%。意外的是,中國的石油與天然氣企業高居第二,佔比12%。

產油國家的財政也因為油價下跌而出現巨大的壓力。去年年中第一波油價下跌時,俄羅斯政府財政部曾經估算,聯邦財政收支平衡的油價價位在每桶96美元,俄羅斯盧布因為油價下跌一度重挫,在政府護盤下雖然拉回,今年11月又再跌向70盧布兌換一美元的低點。不只是俄羅斯,OPEC的產油國委內瑞拉以及一夥非波斯灣國家都面臨財政危機,連沙烏地阿拉伯都出現高達GDP 20%的財政赤字,產油國家「跑三點半」到處出售全球股市的持股,殺傷力絕對不可小覷。

台灣股市本週一前出現不明原因的下挫,跌幅遠超過主要國家的股市,照理說,除了績優的石化上市公司,台灣並沒有大型的能源企業,油價下跌與新台幣匯率貶值更應該有利於台股,但是顯然台灣股市成為部分阿拉伯主權基金的「提款機」,賣壓源源不絕而來。國際油價下跌沒有創造經濟基本面的利多,反而先給金融市場帶來意外的動盪,台灣真是未蒙其利、先受其害。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