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社論-烏克蘭危機干台灣何事?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4/4/17 編輯部

烏克蘭危機再度升溫,可能擴大成為本世紀最大的強國衝突,帶給全球金融市場與能源貿易難以想像的衝擊。但是,深陷在服貿爭議的台灣,無暇思考烏克蘭危機的影響,對於這個持續擴大中的風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渾然不知大難與大機會之將至。

從去年11月25日,已經被放逐的烏克蘭前總統亞努科維奇宣布廢棄與歐盟的貿易協定,正式引爆烏克蘭國內的流血衝突,至今即將屆滿半年。長達六個月的時間內,烏克蘭幾乎每日都有新的衝突,關於烏克蘭的報導,長期持續佔據歐洲主流媒體的頭條,連全球領袖群聚比利時召開核安高峰會議,媒體的焦點都還是圍繞著烏克蘭。在俄羅斯,普丁牢牢掌控的媒體更是天天以最大篇幅的報導,指責烏克蘭的法西斯暴民,批評美國與歐盟操縱烏克蘭危機,意圖顛覆俄羅斯的新帝國主義。

如果說,持續24天的學生攻佔立法院事件,對台灣的政治、經濟、社會甚至家庭等所有面向,都帶來劇烈衝擊,那麼烏克蘭危機對於全球經濟與政治的既有秩序,必然造成無可回覆的徹底改變,這是我們無法輕忽的事實。

烏克蘭是全球排名第38大經濟體,原本只有3百多億美元的外匯存底,貿易往來也侷限在俄國與歐盟等地區。即使烏克蘭發生經濟崩潰,直接的影響也遠遠不如2011年的歐豬五國倒債危機,但是烏克蘭卻像流沙那樣將所有大國捲入,不只越陷越深,最終可能引發全面的軍事、外交衝突,以及難以估算的金融危機。全球可能因為烏克蘭而面臨又一次的黑天鵝事件,身不由己捲入一場不斷負向循環的貿易與金融危機。

烏克蘭危機最大的風險,不在衝突本身,而在所謂的「歷史機運」。雖然各國表面上都在防範軍事衝突的升高,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如同烏克蘭脆弱的經濟實力一般,烏克蘭能夠引發的軍事衝突規模有限,但是在有限的軍事衝突背後,卻潛藏了徹底扭轉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之後所建立的國際秩序。普丁、歐巴馬以及歐洲的政治領袖們表面憂慮,其實「見獵心喜」,個個都想在驚心動魄的大國博弈中,使出佛山無影手,想方設法重創敵對一方,瞬間建立自己的歷史地位。

美國總統歐巴馬採取了強硬的態度,在東烏克蘭分裂份子引爆新一輪的危機,迫使基輔派出武裝部隊「打擊恐怖主義份子」,可能因此演變成為內戰。歐巴馬政府繼之規劃了新一輪對普丁政府與俄羅斯的制裁,而且這輪制裁將從個人海外帳戶的凍結,升高為對俄羅斯國營金融、能源企業的全面封鎖。作為金融帝國的霸主,歐巴馬與他華爾街的朋友們,深知俄羅斯經濟體質快速衰敗,經濟與金融制裁是迫使普丁屈服的最佳利器。如果普丁不從,那麼經濟制裁也會將俄羅斯企業逼入生死存亡的胡同,進而從內部顛覆普丁政權。

事實上,烏克蘭原本就是俄羅斯的堂兄弟,一大一小的兩個國家,經濟結構相近,政治與黑金壟斷的寡頭政治結構相同,過去三年面對經濟衰退、外債暴增、通膨飛漲、上市公司市值大跌的困境,也如出一轍。烏克蘭因為債台高築,不得不背棄已經越來越窮的堂兄,夜奔富有的歐盟陣營,以彌補今年超過一百億美元的債務缺口。兩個堂兄弟唇亡齒寒,同步陷入經濟衰退的困境,不論歐盟官員或是歐巴馬政府,都看到這樣的機會,透過收編烏克蘭,期以終結普丁15年來的獨裁政權。這是美國與歐盟的歷史機運,此時不攻,更待何時。

但是普丁也看到他的歷史機運。藉著升高對歐美侵略的民族主義情緒,普丁在俄羅斯內部達到史無前例的權力集中,政黨內部堅壁清野,無人敢纓其鋒,所有媒體全數收編,而且藉著日復一日的政治宣傳,俄羅斯內部抵禦外侮的情緒昂揚,軍隊士氣大振。操作收回克里米亞、收回烏克蘭東部親俄省分,普丁都成功打出上手牌,讓美國措手不及,更凸顯歐盟內部鷹派與鴿派分裂的困境。

許多歐盟與美國官員認為,全球將會進入另一場美歐俄對抗的「新冷戰對立」,並且對全球的貿易與經濟復甦帶來深遠、負面的影響。俄羅斯股市在3月3日單日暴跌12%,瞬間蒸發新台幣1兆7千億元的市值;只是這個新冷戰時期的前奏曲,從三月至今,全球金融市場震盪加劇,風險性資產(主要是股市)逐漸遭到基金經理人遺棄,除了台灣與韓國等少數國家,新興市場資金外逃的趨勢毫無停歇的跡象。

當我們還一直沉浸在股價指數漲破9千點的樂觀期待時,歐洲、美國、俄羅斯乃至中國,都已經著手進行新冷戰時期的戰略布局。俄羅斯對歐盟的能源供給必然將會改變,大陸則被迫成為俄羅斯堅定的盟友;台灣雖然不至於被迫表態,我們與美國、大陸的和平紅利,將因此迅速蒸發,而台灣龐大的外匯存底與壽險資金,則會面臨資產組合調整的壓力。烏克蘭危機衝突還在升高當中,危機看似遙遠,但是長期、持續又意外不斷的變數,必然會對台灣帶來不可忽視的影響。

更多來自 中時電子報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