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社論-盛宴結束,臥薪嘗膽的時候到了!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12 主筆室

猴年未到,全球市場在2016年首周即遭遇「潑猴」撒野。這場以大陸股匯驚魂、油國外交風暴為雙震央的錢災,正式宣告今年舉世再無任何「緩衝區」可當靠山。換言之,各國「臥薪嘗膽」的艱苦時刻終於到來,唯有認真務實應對變局的執政者與企業家,才能帶領國家與產業在逆境中脫穎而出。

在台灣即將面臨政黨再輪替的關頭,我們要再度提醒,島國沒有幸災樂禍的本錢,勝選者就算有「72變」的本事,也必須步步為營,將應變之道導向正向循環,切忌以「攘外」為由,在內政上行翻雲覆雨之術,以免在外部假想敵還沒有硬著陸之前,自己就先從雲端墜落,倒地不起。

對於開年的金融動盪,不少人又以「黑天鵝滿天飛」來形容。然而回溯自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以來的歷史軌跡,年年不平靜、事事不容易,動盪幾成常態而非意外,差別只在於動盪不斷升級,考驗著不同階段的領導人。

以國內政局迭替為對照,在首次政黨輪替的2000年,扁政府一上台就遭遇美國網路泡沫幻滅危機,時任經濟部長的林信義疾呼「大家要勒緊褲帶過苦日子」的名言迄今適用;2004年,阿扁在SARS與兩顆子彈風暴環伺下驚險連任;2008年,馬英九以創紀錄高票為藍營贏回政權,卻旋即被雷曼兄弟倒閉引發的全球金融風暴搞得焦頭爛額;2012年馬連任,歐債危機高潮迭起、中東非茉莉革命餘波盪漾,世局更不清明。

時至2016年,中國大陸面臨「硬著陸」危機,全球投資人眼看金融風暴以來最後的「緩衝區」不保,內心焦慮不言可喻,自金融市場廣泛性撤資反而成為再理性不過的事。在外部變數交錯下,116大選勝出的台灣新領導人,已注定要擔起加倍艱辛的治國重任。

「年年不平靜」既是世局常態,各國「磨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應變功力深淺,就決定了變局過後誰能打斷骨頭顛倒勇,誰又一蹶不振難翻身。日前央行總裁彭淮南以身經百戰的功績與12A的國際信譽掛保證,強調「中國股匯重挫,不會導致台灣金融危機」,似乎給國人打了一劑強心針。但理性的人皆知,台灣最大的問題,不在產業不努力應變、不在民間不努力打拚,而在意識型態對立所引發的「內患」危機,光靠央行抵禦「外侮」,並不足以令台灣脫胎換骨。

投資大師巴菲特曾說:「當大浪退去時,我們才知道誰在裸泳。」同理,在野政黨搭上民意的浪頭,對執政者說三道四,何其容易,一旦朝野易位,當大權在握時,我們才知道誰有真本事。

即使股神如巴菲特也非永遠都神,繼2008年慘虧之後,2015年持股跌幅超過12%,又呈「半裸」游泳窘態,但這些敗績並不影響其長期的投資大師地位,因為他懂得從失敗中記取教訓。政治人物從來不是神,民主社會更不該期待有所謂「天縱英明」的領導人,今年既是「臥薪嘗膽」年,我們寄望台灣新執政團隊能夠「反求諸己、生聚教訓」,化解下列「心結」,才能以識實務、懂折衝、顧大體的「心態」引領國家向前行。

首先,要破除以民粹治國的「不平常心」:過去7年,朝野以公平正義為名,大行除弊,社會觀感與個別事件取代理性討論,成為權宜修法的準則。除弊而不興利,極易導致酷吏政治,多破壞少建設的結果,只是把所有人往下拉,而非向上提升。民粹盛行,極易導致脫軌失序,瞻前不顧後的結果,只會動搖民主法制的根本,縱容更多沒有配套、無視歷史脈絡的斷裂式修法。

其次,要破除逢中必反、逢美必降的「傾斜偏心」:兩大之間難為小,這是台灣長年的外交困境,過度向一方靠攏的風險極高,但過度排擠一方的風險更大。以開年中國大陸股匯雙跌為例,反中者冷嘲熱諷中國是全球動盪的禍首、元凶,巴不得對岸經濟「硬著陸」,以證明中國之「不可靠」。但別忘了,自2008年美國引爆全球金融危機以來,又是誰扮演了維穩的救市者角色?

誠然,中國大陸此刻正面臨「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的轉型陣痛期,一步踏錯,就可能「地動山搖」,但舉世鮮有期待中國「硬著陸」成真。因為當地既是全球最大市場,也是各國經濟復甦之所繫;美商蘋果新機想再攀高峰、《Star Wars:原力覺醒》要打破《阿凡達》全球票房紀錄,最終都取決於中國市場。反之,中國經濟若沉淪,全球跟著遭殃,台灣也不能倖免;近期蘋果iPhone6s賣不動,股價頻破底,連帶拖累台灣蘋概股,就是一例。

最後,我們也要向躍躍欲試的新興政黨進一言:「法治社會講求規矩、言論自由不能無限上綱,更不容雙重標準!」台灣之能成為民主進步的國家,歷代「年輕人」皆有貢獻,當代青年想在這些不再年輕的前人奮鬥基礎上「開創時代」,我們當然希望一代勝過一代。如果不能,後浪很快就會推倒前浪,正所謂「時代凝聚力量,時代也考驗力量」。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