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社論-確實辦好居住正義的政策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4/6/4 本報訊

桃園縣推動合宜住宅方案遭遇逆流,主導的副縣長葉世文涉及貪腐遭到羈押,桃園縣政府已經決定與原得標廠商遠雄建設解約,甚至可能因為相關案情的擴大調查,影響到其他的合宜住宅案。合宜住宅受到重大衝擊,甚至將因此全面停擺。

對於此一驚動社會視聽的事件,我們贊同內政部長陳威仁切割「執行面」與「政策面」的宣示。推動居住正義是政府既定的政策,葉世文案以及可能涉及不法的相關案件,固然應該依法審理、勿枉勿縱,但是官員涉及不法原本就是執行層面的問題,中央的政策不應該為了葉案而改變,堅持既定的多元化居住正義政策方向,包括以利息補貼、租金補貼、只租不售的社會住宅等多種方案,仍應持續推動。

我們認為,提供基本居住的服務給中低階層民眾,原本就是各個國家政府必須承擔的基本責任,不論是美國式的資本主義思維,或者從遏止炒房、將房客的居住權利以法律凌駕在房東產權之上的歐洲式社會福利主義架構,或者是鄰近的香港、新加坡、韓國、日本等亞洲國家,政府都提供不同程度的基層住宅保障。台灣因為土地取得不易,政府不願意涉入公屋管理,以及早年國民住宅造成的貧民戶印象,使得我們的執政者在基層住宅保障的政策上不斷退縮,過去十五年更幾乎繳了白卷。

近年因為房屋價格高漲,再度迫使政府面對勞工大眾無力購屋的困境,在社會團體與媒體日益強大的壓力下,開始重新檢討基層住宅保障的政策。但是,實際上不論是內政部、營建署或者各地方縣市政府,都只把這個政策當成搭配性的工作,原因之一當然是來自房地產業者積極的遊說,抗拒政府大量興建平價公屋影響民間大樓去化;原因之二則是政府並沒有主動投入資源,不論在規劃、興建、管理各個層面都沒有建立專業團隊,無法營造高品質的公屋社區環境。

所以我們看到,雖然政府高層不斷大喊「居住正義」的口號,但是落實到內政部與縣市政府的執行方案,光是名稱就讓老百姓眼花撩亂,實際的制度也看不出統整性。絕大多數的民眾,搞不清楚為什麼有的叫社會住宅?有的叫公營出租住宅?有的叫出租國宅?又有的叫平價住宅?而新北市板橋、桃園林口、八德推出的合宜住宅,權利義務又跟之前的社會住宅等有甚麼不同?

實際上,政府一直是以「社會住宅」做為政策主軸,而且不論是政府興建或獎勵民間興辦,都以「專供出租」為原則。行政院長江宜樺在擔任內政部長任內推動完成三讀的《住宅法》,特別制定社會住宅專章,以只租不售的社會住宅做為重點,只是在修法過程中加入了民間BOT的模式,讓建商獲得參與興建社會住宅的機會。而各縣市政府則在營建署的默許下,提出「合宜住宅」的名詞,改為出售為主、出租為輔的型態,將申請人的所得上限放寬,並且拉高合宜住宅的容積獎勵方案,讓合宜住宅與市場上的商品房更為接近。

就以林口A7合宜住宅案為例子,分成 ABCD四塊基地,當時分別由四家建商競標,在政府拉高容積獎勵方案,以及建商刻意壓低建蔽率的規劃下,戶數從原本的2,400戶倍增到4,385戶。而且之前的新北市浮洲合宜住宅規定10%必須提供出租,買入的屋主必須10年後才能轉售,到了林口A7則放寬為5%的單位提供出租,買入的屋主5年後即可轉售。地方政府政策鬆綁的結果,讓合宜住宅淪於將公有土地標售給建商,偏離了提供勞工層基本住屋需求的政策原意。

葉世文案暴露了合宜住宅規劃上的缺失,雖然是政府推動居住正義政策的挫敗,卻也提供了政府與全體國民形成共識的機會,讓居住正義的政策能夠重回原點。從政府最高層的決策者,到內政部與各地方政府的執行者,到有實際購買需求的中產階級購屋者,到無力購屋的基層民眾,大家認清社會住宅不應該是商品房,二者必須有明確的區隔,重新回歸居住正義的基本原則:只租不售的政府公屋。

內政部長陳威仁在葉世文案爆發第三天就公開宣示,大台北地區短期不會再興建合宜住宅,將回到以只租不售的社會住宅為主軸,顯示當初推動《住宅法》的江宜樺院長對於居住正義的政策,原本就有清楚的認知。政府應該努力做好社會住宅應有的資源與配套措施,提出能夠與新加坡媲美的社會住宅規劃案,展現具體落實居住正義政策的決心;若能如此,不只可以爭取到社會底層勞工的心,更能獲得廣大中產階級對政府的信賴。確確實實辦好居住正義的政策,執政者絕對責無旁貸。

更多來自 中時電子報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