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社論-經濟藍圖再好 缺執行力也是空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1 主筆室

國、民兩黨候選人朱立倫與蔡英文,在經過總統候選人政見發表會與電視辯論會交鋒,經濟政策主軸輪廓漸明,雙方各有特色與重點,都為台灣經濟擘畫出藍圖與遠景。不過,畫餅容易執行難,兩人都各有其問題與盲點,而最關鍵的是執行力問題,論述卻不清不楚,我們期待兩位候選人利用最後兩周補強。

朱立倫的經濟政策,最引人矚目的是4年內要把基本工資由目前20008元提高到3萬元,增幅近50%。他說要「改變過去以利潤代替成長的模式,要以加薪和創新研發來開創正向循環」。民進黨批評「開空頭支票」、企業界質疑可行性、連該歡迎此政策的勞工團體也持懷疑態度。

台灣苦於低薪久矣,15年來實質薪資幾近停滯,民眾沒錢花只能省吃儉用,這幾年民間消費的低成長率可為明證;不僅基層勞工生活困頓,對整體經濟也造成緊縮壓力。美國在金融海嘯後的6年間,平均國民所得增加16%、物價上漲11%,但基本工資一直未調高,去年還讓600多位經濟學家聯署要歐巴馬調高基本工資。今年洛杉磯、紐約等經濟核心區一口氣把基本工資從原來1小時9美元調到15美元,調幅66.6%。美國開始採納了以拉高基本工資保障弱勢並避免經濟緊縮的策略。

但不能忽視的是,拉高工資必須有相應的生產力與競爭力的提升,否則帶來的可能是邊際勞工更被排除在市場之外,企業成本增加難以負荷而倒閉,更多勞工將因此失業。有人以大陸許多城市在過去10年間,基本工資調高2~3倍卻未造成失業率增加為例,認為失業率問題不值得憂慮。不過,過去大陸是處於高成長、高投資、生產力快速提升時期,台灣現在則面對投資低落、經濟低迷,此時大幅拉高基本工資,這帖藥方是「催命」還是救命?

雖然不必立即且全然否定此政策,但從執行上來看,此作法必須有的條件與前提:提升生產力、增加出口、提高民間投資、活絡勞動市場,朱立倫該如何建立這些條件?沒有這些條件就無執行「調高基本工資到3萬元」的可能,貿然提高反而可能造成經濟災難。

蔡英文方面,提出解決經濟與產業問題的主要政策就是發展新創產業,包括新能源(即綠能)、新科技、新石化、國防與精密工業、新農業,以及生技與醫療等產業的發展。對政府產業政策稍有了解者,聞之大概都會有「似曾相識」之感。沒錯,7年前劉兆玄擔任行政院長時,主打的「六大新興產業」政策就是:生物科技、綠色能源、精緻農業、醫療照護、觀光旅遊、文化創意。而4年前,在國光石化計畫終止後,當時的經濟部長施顏祥就推動「石化高值化」計畫。

如此雷同到幾乎完全一樣、要列為推動重點的產業項目,既然過去幾年成果有限,是否該回頭看看是項目不對?還是政策強度不足?或是馬政府執行力不行?如果這些產業未來幾年都能發展為台灣支柱產業,當然對台灣經濟有莫大幫助;但蔡英文該告訴大家,她是有什麼妙方政策完成目標?還是她的團隊是有超乎尋常的執行力?否則,她畫的「這塊餅」是7年前就已畫出來了。此外,蔡英文的能源政策要到2025年時,把台灣再生能源比例提高到20%;但綠能喊了10年,扣除水力發電後的綠能占比不到1%,蔡要如何落實?

朱、蔡二人都支持加入跨太平洋經濟夥伴協定(TPP)等區域貿易組織,兩人都只有目標卻沒有執行方法,如何爭取會員國支持?如何讓大陸不反對?如何化解社會團體與相關受影響產業的反對?影響經濟甚鉅的治理效能問題,同樣也看不到朱、蔡的解答。

台灣製造業龍頭鴻海有句名言:走出實驗室進入工廠,就沒有高科技,只有執行紀律;政府政策亦差堪比擬。成功的政策不是只有理論、目標、理想,更重要的是執行──包括政策訂定時的可執行度、政策推動後的執行力。馬政府過去7年多,不是沒有好的政策,但執行力不佳,既在政治上受到在野黨全面杯葛,又面臨社會團體抵制,終而一敗塗地。

朱、蔡都畫出一張經濟藍圖,但在執行上則未著墨,執行力才是真正的成敗關鍵,希望候選人在開支票時,多想想執行問題吧!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