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社論-美豬進口無法迴避TPP的相關規範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7 主筆室

是否開放含有「萊克多巴胺」(瘦肉精)的美國豬肉進口,已經成為總統大選高度爭議的話題。國民黨候選人朱立倫主張台灣要建立自己的安全標準,質疑民進黨改變以前堅持的「零檢出」政策;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則強調現在談進口言之過早,未來不會犧牲豬農權益,並讓民眾安心。另外,親民黨候選人宋楚瑜對於進口美豬,明確表達「強烈保留」的立場。

進口美豬成為總統大選議題,顯示台灣內部就這項措施所衍生的風險與對人民健康安全影響,存在極大疑慮,但是因為該議題的解決與否,攸關台灣能否參與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的第二輪談判,朝野政黨實應由國際規範的觀點,客觀地思考問題的核心與解決之道,而不是只考慮政黨利益進行選舉操作。

被拿來作為動物飼料添加物,用以助長豬、牛和雞生出肌肉的萊克多巴胺,是否會對人體產生危害,在國際間爭論不斷。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認定在最高殘留限量(maximum residue limit,MRL)下的安全性通過了科學檢驗,因而允許在飼料中添加使用,但歐盟食品安全局(EFSA)則認為在科學上無法確保安全無虞而禁用。即使是2012年7月,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 Alimentarius Commission)表決通過牛和豬肌肉和脂肪的萊克多巴胺MRL為0.01ppm(即10微克)、牛和豬肝的MRL為0.04ppm,以及腎(牛和豬)MRL為0.09ppm,但是歐盟EFSA仍然堅持其科學研究結果,無法確保安全無虞,因此決定不跟進Codex標準,而繼續堅守「零檢出」標準。

在國內方面,2006年10月農委會將萊克多巴胺與其它乙類促效劑類藥品公告為動物用禁藥,美國隨後在WTO食品安全檢驗與動植物防疫檢疫措施(SPS)委員會議及雙邊會議中,高度關切台灣的牛肉和豬肉肉品的萊克多巴胺MRL標準,指責該禁令是一種「沒有科學或事實基礎」與「不合理禁止」的作法,並以暫停台美TIFA談判對我國施壓。

為了重啟TIFA談判,並爭取參與TPP談判,政府在2012年3月5日宣布「安全容許、牛豬分離、強制標示、排除內臟」的16字政策原則,將對飼料添加萊克多巴胺的牛肉「有條件解禁」。雖然該項政策在立法院面對民進黨等在野黨的杯葛,但是7月5日Codex通過瘦肉精標準後,7月25日立法院臨時會中因在野黨團未再加杯葛,順利通過《食品衛生管理法》修正案,允許萊克多巴胺於進口牛肉之肌肉中殘留10微克。由上述過程來看,由於台灣是WTO成員,在無法提出「科學證據」的情況下,只能依據WTO SPS第3.1條「根據國際標準、準則與建議來訂定其檢驗或防檢疫措施」的規定,開放含瘦肉精的美牛進口。

然而,Codex對瘦肉精的MRL10微克標準,也同樣適用於豬肉,政府「牛豬分離」政策不免因此受到挑戰。特別是TPP協定第7.8條規定「締約方在決定一特定食品安全檢驗與動植物防疫檢疫措施、或一套措施或整個系統之同等效力時,每一締約方應考量WTO SPS委員會及國際標準、準則與建議之相關指導」,使得台灣未來在參與TPP第二輪談判時,必然要面對Codex對豬肉含瘦肉精MRL10微克標準的規範,而再難堅持「零檢出」。

換言之,朝野政黨都必須體認,「牛豬分離政策」只是當年在國際義務與人民健康安全間取得平衡,以化解美牛進口爭議的權宜之計,今天國人必須面對的是,除了來自美方對於台灣遲遲未依據Codex,就含瘦肉精之豬肉訂定MRL的關切與談判壓力之外,如果台灣希望藉由參與TPP拓展全球經貿,就必須要有調整豬肉「零檢出」規定的心理準備。

即使顧及國人對豬肉特殊飲食習慣,以及瘦肉精對人體健康的危害,依據TPP協定,台灣也必須「提出其食品安全檢驗或動植物防疫檢疫措施之目的及合理解釋,並明確指出食品安全檢驗或動植物防疫檢疫措施所欲處理之風險」,亦即必須利用科學證據,並蒐集相關國際組織及其他會員的檢驗或防檢疫措施標準,進行客觀風險評估,來證明「零檢出是降低風險的必要手段」。

要之,面對含瘦肉精的豬肉進口開放壓力,這次總統大選無論由誰勝出,新政府應該思考的是,如何透過民意溝通、科學陳述、透明化資訊的交流與討論,俾能強化國人對於國際規範與進口安全管理機制的認知,從而建立政策調整的國內共識。

除此之外,政府尤應及早做好產業調整的準備,亦即在市場開放的假設下,評估可能受到的影響,同時針對養豬產業的發展積極規劃轉型政策。除了協助農民強化畜養的環境、設備與技術能力,以提高國產豬肉的品質與生產力外,協助台灣的豬農和肉品拓展海外市場,更是應該全力推動的工作;這些工作愈早進行,愈能夠降低可能的衝擊。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