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社論-蔡英文要改革國會 議長先中立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19 主筆室

2016年選舉,蔡英文不只贏得總統大位,民主進步黨在113席立委中贏得68席,取得穩定過半的6成席次,實現了民進黨第一次「完全執政」。現在民進黨團必須學習廟堂之道,揚棄抗爭思維,不能再草莽問政了。

完全執政是完全責任的開始,第一次取得國會多數的民進黨,在立法院的首要任務,應是國會改革,這也是蔡英文在參選總統時所提出的五大政治改革中的第3個改革項目。

有意問鼎立法院長的柯建銘,也曾依據蔡英文的改革宣言,進一步提出了他的改革計畫,柯建銘有機會成為立法院長,國會改革是2人無可逃避的責任。

「議長中立」是第一個觀察指標,選舉時議長中立議題是少數的「藍綠共識」,朱立倫、蔡英文與柯建銘將之視為國會改革的核心主張。現在蔡英文要如何實踐呢?

嚴格來說,議事中立在當時的政治環境中,口號成分不小。以王金平為例,依他擔任立法院長的表現,應該是「最中立」的立法院長,但他的「中立」並不是沒有副作用的,不管在黨團協商或在處理少數黨癱瘓議事時,王金平頗受批評的一點,是他中立到讓國民黨明明擁有立法院的多數,卻無能通過執政黨的法案與政策,讓民主的多數治理原則無法貫徹。也因此,蔡英文未必希望下一任立法院長是民進黨版的王金平,這將削弱其執行政策的力度。

對此,民進黨應在「多數尊重少數」與「少數服從多數」的平衡中定性議長中立化,雖不必如王金平「為中立而中立」的議事主持風格,損及民主多數決的原則,但也不能找一個完全唯民進黨黨意是從、不尊重少數黨問政權的立法院長。立法院長中立不必極端到如英國及日本,擔任議長就必須退出政黨,但還是應該有一條恰當的線,在議事程序上依議事程序客觀中立地處理議事,也就是,議長中立指的不是政黨立場上的中立,而是議事主持上的中立。

議長中立除了事的屬性外,更重要的是人的屬性。與馬英九執政時王金平擔任院長不同,2012馬修黨規讓王金平續任不分區,王再取立法院長,是一種選舉上的聯盟,王的「實力」迫使馬讓步,是王的「實力」使他有「中立」於馬英九之外的本錢。但蔡英文的當選完全靠自己,柯建銘或其他有機會問鼎院長者,都不是民進黨的王金平,立法院長誰屬,蔡英文有絕對的影響力。就此,蔡英文就必須思考所謂人的屬性,包括議事經驗、社會形象、問政專業都應綜合考量,不能僅從「政策配合度」去思考立法院長人選。因為,既然是蔡英文意志下所能決定的立法院長,那麼蔡英文就必須為這位立法院長的良莠負責。

另一個指標是過去長期被詬病的密室協商。嚴格來說,打破密室協商有法源可循,《立法院職權行使法》中明定協商必須錄影、錄音刊載在公報上,過去密室協商打不破,是因為密室有助於增加王金平對議事掌握的影響力,小黨也樂意取得不相稱的議事權力,受害的則是法案與政策被卡住的行政部門,這也是行政部門對王金平有微詞之處,但王有「實力」應對行政部門的不滿。當新的立法院長,是在蔡英文的影響力範圍內產生的時候,很難有「實力」繼續執行密室協商。這應該也算是民進黨取得國會多數的一種國會議事可能出現的進步。

可以預見民進黨的國會,會是團結而且強勢的國會,也因此,未來會有另一種必然的失衡現象出現,就是小黨在國會角色的邊緣化,以及國民黨要如何制衡的問題。這一點,我們對國民黨和其他小黨有幾個建議,第一,國民黨在野後不能心存報復,也採取無限抗爭手段癱瘓國會,時代力量也不能淪為民進黨的尾巴政黨。在無涉意識型態公共議題上,在野黨要有「跨藍綠合作」的合縱連橫,才能加大制衡的力量;第二,要善用網路公民力量,結合輿論提高對執政者的監督以防止濫權;第三,要提升自己問政品質,用專業去增加問政犀利度,爭取人民的認同。

國會改革還有非常重要的最後一點:人民的自覺。選民心態必須改變,不能再把立法委員當里長用,不要讓立法委員的時間都花在跑攤、婚喪喜慶以致於荒廢議事,應讓立法委員盡可能地留在國會審查法案與預算,為人民的利益、為國家的發展善盡問政之責。選民的腦袋不改變,再多的政黨輪替也沒有用。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