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社論-西進、南進,到處都是困境?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4/5/19 編輯部

最近越南因與中國大陸發生領土糾紛,導致民眾由抗議示威,失控轉為暴動打劫,結果「城門失火,殃及池魚」,越南台商損失最為慘重;對此有人認為是越南政府私下放縱民眾,而且越南民眾也很「識大體」,知道陸商背後「文攻武喝」的大陸政府惹不起,台商背後「溫文儒雅」的台灣政府好欺負。我國外交部上次對釣魚台事件以徵文比賽因應,貽為笑柄;此次越南暴動外交部給台商貼紙護身,反倒成為越南暴徒避免搶錯商家的識別記號。因為搶陸商則越南政府及暴徒到時候會吃不完兜著走,搶台商則只要事過境遷後,由越南政府發個「遺憾」、「抱歉」的聲明,就可以打發台灣政府和台商了。

許多人常誤以為越南是個很友善的投資天堂,事實上,經過越共「解放」之後,越南工人對共產黨的好處不學,只學了一些三腳貓步數,工會幹部三天兩頭就給資方來個罷工,讓初到越南的台商「嘆」為觀止,久而久之台商就瞭解那只是工會幹部「盡義務」的表現。另外,缺電也是在越南投資的一大夢魘。至於「排華」,更不是越南的「專利」,而是東南亞國家的「共業」。馬來西亞、印尼、越南分別在1969、1998、2014年的5月13日發生大規模的排華運動,不同的是,馬來西亞和印尼的排華運動純粹是內部的種族問題,此次越南的排華運動則源自國際的領土糾紛。更不相同的是,以前的排華運動既是內部政治問題,則對外來投資人不犯秋毫;此次越南以國際領土糾紛為由,則放任暴民劫掠外商。

台商南進東南亞得到政府積極鼓勵,應源自李登輝總統任內針對西進大陸,採取「戒急用忍」政策的替代方案。然而,南進比西進困難甚多,雖然東南亞各國人種都是黃皮膚、黑頭髮,看似差不多,但文化及語言差異甚大。印尼與馬來西亞是回教國家,泰國、寮國與緬甸是佛教國家,菲律賓人以天主教為主流,至於越南則先是法國殖民地,後來因越戰而使南越深受美國影響。因此,南進不像西進,台商在東南亞國家成功的故事都不相同,也都很難複製成功經驗,很多成功故事都是「一將功成萬骨枯」的案例。

西進的故事不但與南進不同,甚至在1978年大陸改革開放之前或改革開放初期的台商故事,也與最近幾年的台商情況迥然不同。改革開放之前或初期的台商進入大陸,一方面不受政府支持,常要繞道第三地,隨時擔心「東窗事發」回不來;另一方面因大陸當時除了人多地大,資金與技術都缺乏,對於台商到大陸投資視為上賓,投資規模稍大一點,都還有機場鋪紅地毯、路上警車開道的隆重歡迎,老台商們想到此點常不勝欷噓。

改革開放迄今36年,大陸產業已經茁壯,製造業早已不是「吳下阿蒙」,對於台商投資勞力密集、高污染、高耗能等產業已經不再歡迎。早期台商到大陸投資以中小企業為主,一到大陸就因人多地大,變成中大型甚至大型企業;現在到大陸投資的台商,則多為基於全球運籌或基於貼近市場考量的大型企業。更大的差異在於從前兩岸產業關係是垂直整合,現在已經逐漸轉為水平競爭,亦即大陸廠商不只自創品牌,也開始自建供應鏈,既搶市場,也搶代工;不但西進日益艱辛,甚至大陸產品小米機、華為產品與設備等,已逐漸跨越台灣海峽兵臨城下了。

因此,無論是西進或南進,現今都已面臨困境。原本台商以為西進受阻則轉進東南亞,可以複製當年的成功故事,事實不然。雖然此次的越南暴動只是重大偶發事件,然而一旦受害,除非事前投保足額的火險及暴動險,否則畢生心血付諸一炬。即或投保足額的火險及暴動險,得到保險公司理賠,然而日後保費勢必大幅提升,加重經營成本。台商經過此次越南暴動的醍醐灌頂,應知「月是故鄉圓」。

鑑於無論是西進或南進,現今都已面臨困境,我們建議執政當局對產業政策的思維要徹底翻轉,不宜再以「國際化」為由鼓勵廠商「走出去」,因為一來政府既無力保護台商,二來台商無論西進或南進都缺少足夠的比較利益,若還鼓吹台商走出去,無異讓台商跳海。真正該走出去的是產品,該留下來的是廠商,亦即「行銷國際化,生產在地化」才是當前應有的產業政策思維。

「行銷國際化」,讓MIT產品暢銷世界各地;「生產在地化」,讓產業根留台灣,就業澤被全民。有產業才會有就業:產業在地化,才會有勞動需求,勞動需求高,廠商才會調高薪資,長久以來的低就業與低薪資問題才能獲得解決。經濟部的國貿局與工業局兩派人馬,長期以來互相競爭也互相掣肘,如今應將「行銷國際化」交給國貿局主導,「生產在地化」交給工業局主政,二者良性競爭,不只提高政府效能,更為台灣產業與經濟打出一條活路。

更多來自 中時電子報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