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社論-規範名嘴靠法律與社會理性支持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2 主筆室

專欄作家丁學文日前在《中國時報》發表文章,對選舉期間四處助講的站台者、在各種媒體時而主持節目時而代言商品、同時又從事政治評論的名嘴提出批判,認為他們言行已成為台灣政治經濟社會亂象之源,應維持社會秩序的法律卻失去執行力量,實令人不可思議。我們心有戚戚焉。

台灣已是不折不扣的自由開放社會,開放社會必然出現並充斥許多觀點各異的言論,名嘴現象不足為奇,大選期間尤其如此。當今網路資訊當道,社群傳播「素人評論家」興起,評論更勁爆、穿透力更強,大眾傳播媒體影響力則日趨式微。但大眾傳播媒體畢竟與社群媒體不同,大眾媒體依然必須承擔社會溝通的角色,但頻頻出現在廣電媒體的名嘴們,不僅是來台陸客夜晚在旅館中不願錯過的台灣奇景,多年來幾乎已成社會公認帶有明顯負面評價的頭銜。

其實許多政論節目,名嘴頗不乏只出一張嘴,將製作單位準備的資料基於製作單位既定的政治立場配合發言、演出而已。名嘴,可能只是媒體政治勢力的傳聲筒與打手而已。然而不容諱言的是,即使因為長期譁眾取寵、過度信口雌黃,甚至怪力亂神、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緣故,以致於名嘴們已在言論市場上信用日衰,但是經年累月形成的負面社會影響,仍然不容小覷。

若是說到名嘴的言論是否應受法律規範的問題,近年來確實不乏名嘴因為口無遮攔以致遭遇訴訟麻煩,引來民事賠償請求甚至刑事追訴的事例,台灣社會的法律規範仍然存在。不過作為職司審判,身任社會最後防線的司法人員而言,常常也成為媒體名嘴洪流的受災戶。最近頂新案的一審法院判決寫道:

「如果我們做了不一樣的判決,也許民眾會比較高興,但我們不能媚於輿論,只為了大快人心,做出令民眾歡欣鼓舞的討好判決;被告刑事程序上的基本權利,不應作為安撫民意的祭品。」「全世界的冤獄,結構都是一樣。殘忍的犯罪、聳動的媒體報導、激憤的輿論,先入為主的警察……面對社會壓力的法官!」

此中已然顯示,司法審判面對日夕出現以名嘴們做為代表的媒體壓力,獨立運作雖然是制度上的要求,但在實務的社會生活裡從來都不容易。藉用司法執法為名嘴畫定行為規矩與限制,也不是想當然耳的事。如果沒有社會理性做為支持,言論市場可能失靈,理性司法與激情社會交相激盪衝擊,未必會是民主法治國家的福音。

社會還有另外一種充斥於有線電視許多稱為財經頻道的股市名嘴,他們的身分在法律上稱為證券投資顧問,鎮日為股市投資人分析股市行情。股市名嘴自不能一概而論,依靠專業知識提供專業分析的投資顧問自亦不乏其人,然而觀眾日日夜夜都可以看到的,多是一個又一個舌燦蓮花、口沫橫飛的身影。所謂的股市分析,其實常常淪為純然是自吹自擂的廣告,不肖者藉著可以場外提供獨門有利資訊的弦外之音以廣招徠的情形,也比比皆是。至於明示暗示何為行情看好的明牌,更是無日無之,此中有無不足為外人道的幕後考量,明眼人不能無憂。

為了保護投資大眾,與許多其他先進國家一樣,在法律上,證券投資顧問事業與證券投資顧問提供公開的股市分析,其實是證券交易法制上受到高度規範、管制的對象。如果在提供股市分析的過程中,所傳遞內容虛偽不實或是具有誤導作用的資訊,是應負法律責任的行為,情形嚴重者還可能受到刑事追訴。大法官曾經解釋,依據法律要求追究相關責任,是為了保障投資人而可以通過憲法檢驗的職業自由與言論自由限制。證券投資顧問的分析內容,不能虛偽不實,也不能有誤導作用或是引人錯誤。

股市分析名嘴誇誇其談,就證券交易法制而言,這是不是一種有如脫韁野馬般的行徑?難道不該受到有司依據相關管制規範追究此中有沒有應負的法律責任?股市名嘴自詡為財經專家,就不會有投資人受害,主管機關可以樂得視若無睹嗎?如果他們還是相關頻道特定立場的打手或獲利工具,相關的頻道該不該同樣負擔某種法律責任呢?也值得思索。

名嘴之害,究竟還要伊於胡底呢?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