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社論-財政改革刻不容緩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4/6/12 本報訊

中央研究院日前發表「賦稅改革政策建議書」,提出包括房地產合一課稅、廢除兩稅合一、調高營利事業所得稅以及消費稅等七大建議。這是及至目前為止,台灣產官學界關於稅制改革最為完整、層級最高的規劃方案。

中研院作為台灣最高學術研究機構,此時領先主管部會、朝野政黨及其他學術單位,提出此一建議,凸顯政府財政危機已經迫在眉睫,賦稅改革刻不容緩。面對急遽膨脹的財政赤字,我們再也不能抱著鴕鳥心態,必須積極進行全面的改革,避免台灣的未來陷於被債務拖垮的厄運。

我國中央政府的預算規模,已經多年維持在兩兆元的水準,以台灣每年十五兆元的GDP規模,政府預算相較於歐美日等國家並不算大。但令人憂慮的警訊是,政府預算規模多年來原地踏步的關鍵因素,在於稅收無法增長,每年中央政府收支短缺3千億元,累計中央政府的負債餘額已經逼近新台幣6兆元;短缺的稅收,以及膨脹的赤字,致使政府無力增加支出,無法進行應該做的投資,正是造成台灣「悶經濟」困境的關鍵病灶之一。

不斷仰賴舉債度日的政府債務,如今已經膨脹到幾乎破表的邊緣。兩年前修改公債法規定政府總舉債的餘額,不得超過三年平均GDP50%的上限,如今所剩無幾,特別是中央政府當時為了滿足五都升格暴增的預算需求,將舉債額度讓給地方政府,中央政府負債餘額只剩下不到3千億元,只夠一年使用,迫使行政院長江宜樺與財政部長張盛和提出號稱「史上最大加稅案」的財政健全方案,以提高個人所得稅最高至45%、兩稅合一扣抵額度減半以及恢復5%金融營業稅的措施,新增每年650億元的稅收,配合其他方案,來讓年度新增舉債額度控制在1,200億元之內。

然而,財政健全方案實際上只獲得「兩年的寬限期」,以目前只剩2,700億元左右的法定舉債額度,依該方案實施之後每年新增1,200億元中央政府負債,只夠兩年使用。也就是說,所謂財政健全方案只能協助現在的馬英九政府完成任期,2016總統大選之後,新接任者立即面臨無錢可借的窘境。

多年以來,政治人物面對接連不斷的選舉,每每胡亂隨興地提出各種討好選民的選舉支票,大家雖然知道國家財政困難,但是總抱持著「只要不在我手上引爆」的僥倖心態,拚命推出各種減稅、增加福利、沒有排富條款的補貼,軍公教要拿,勞工也爭先恐後爭取,農民、漁民人人見者有分,老人福利不斷加碼,兒童津貼也給得毫不手軟。全體國民爭相從政府公庫撈錢,「不拿白不拿」的免費午餐心態,造成政府債務惡性膨脹的結果,已經提前將台灣推向財政崩潰的懸崖邊緣。

中研院提出的七大改革建議,都觸及到台灣社會的核心問題。例如房地產持有稅(房屋稅與地價稅),法定稅率雖然是1.2%,但是因為政府公告地價(地價稅稅基)、房屋評定現值(房屋稅稅基),以及公告土地現值(房產交易時課徵土地增值稅稅基)都偏離市價甚遠,造成台灣的房地產持有稅以及交易所得稅,遠低於國際一般標準。這不僅造成了房地產價格飆漲、拉大貧富不均、年輕人沒有未來等難以化解的階級與世代對立,更是政府債台高築的關鍵原因之一。

中研院主張「房地產必須合一課稅,並以市場價格作為課稅基礎」,正是各界討論多年的議題。實際上房地產合一是全球大多數國家的普遍作法,也是世界各國所有財產類別交易的通則,只有台灣因為當年沿襲日本制度而刻意將房地價值拆分。在這種奇特的制度下,台灣房地產與仲介行業發展出複雜的操作手法,成為扭曲、製造假交易、逃漏稅等行為的溫床。

台灣每年共有總房產戶數約7%的房屋轉手,若能確定房地產合一課稅的政策,只要十年不到的時間,市場絕大多數的房產交易就可以轉換適用新而透明的制度,而在轉換新制的過程中,政府維持自用住宅稅率在既定的水準,而逐漸增加對炒作、囤房與投機行為的房產持有者加稅,將能一石二鳥,增加稅收的同時,也達成社會正義的目標。

財政健全是國家發展的根本基礎,台灣目前財政困窘的問題,乃是多年來政治領袖鴕鳥心態累積出來的惡果。中央研究院率先提出賦稅改革方案,提醒我們不能再對癌細胞般日日擴大的政府債務視若無睹。財政的困境就是反映台灣社會與經濟結構的一面鏡子,只有正視問題,切實檢討反思,並且提出有效的對策,努力形成全民共識,才能挽救台灣不會集體跌落財政懸崖。中研院的建議方案值得社會各界關注,更是朝野兩黨政治人物應該認真省思,擬定具體解決方案的參據。

更多來自 中時電子報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