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社論-重視總統大選 更應重視立法表現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5/12/24 主筆室

2016年的總統大選已經進入最後一個月的倒數計時階段。總體看來,這一次的總統大選,熱度似乎遠遜於往昔。相較之下,由國內七大工商團體發起舉辦的「台灣經濟發展論壇」,連日來分別邀請三位總統候選人出席「與未來國家領導人對談」,這種前所未見的大陣仗,姑不論被視為是工商大老對總統候選人的「面試」,抑或只是總統候選人與企業界的「意見交換」,其實所反映出的,毋寧是企業界對未來四年乃至八年,台灣是否要繼續陷入無止境的內耗,無法走出「悶經濟」困境的高度焦慮。畢竟,相較於不同政黨的總統候選人,在意的是能否繼續執政,抑或再度出現政黨輪替;工商企業真正在意的,則是如何面對日益嚴峻的競爭態勢,營造一個可持續經營與發展的合理環境。

國內工商企業界的這種焦慮感,具體呈現在他們與總統候選人對談時的提問內容。以和目前勝選呼聲最高的蔡英文的會談為例,綜觀工商團體所提出的13個問題,包括確保電力穩定供應、關切溫室氣體減量的影響、未來的石化產業政策、如何加速推動參與區域經濟組織、如何維持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發展、如何創造產業轉型成長契機等,都可以說是圍繞如何讓產業界可以安心的在台灣繼續投資的核心議題。而這些議題的提出,恰好正是過去四年乃至八年,讓台灣只能原地打轉,甚至是日趨下流的關鍵因素。三位總統候選人不論是實問實答,抑或實問虛答,在未來的四年或八年,不只要接受檢驗,更根本的尤在於,如果總統當選人的施政表現通不過檢驗,全民大眾和整個台灣可都是要受到連累成為陪葬品了!

基於這樣的認知,益發顯見這一次的總統大選,實在可以說是關乎台灣榮枯盛衰,乃至存續絕亡的一次關鍵性的選舉。但是,除了未來的國家領導人之外,同時進行的立法委員改選,其重要性顯然被嚴重的輕忽。如果回顧過去四年乃至八年我們立法院的總體表現,一方面議事運作長期陷入對立、惡鬥,與政黨協商黑箱作業、肉桶分肥的輪迴,另方面對行政部門又極盡杯葛與過度擴權、施壓之能事。譬如工商團體對蔡英文所提的13問,蔡英文所提的回應對策,不論是成立TPP推動辦公室,規劃5大創新研發計畫、持續開發再生能源等,其實過去八年來,馬政府也都曾提及,而今舊調重彈,也許可歸因於行政部門效能不彰,但立法部門的掣肘、介入,其實也是「功」不可沒。總括而言,導致今天台灣陷入悶經濟的困境,立法部門算得上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立法部門除了過度擴張質詢權與預算審議權,形成行政部門依法施政的重大掣肘之外,回歸到基本面,立法委員最重要的職責,其實就是要好好的立法。包括立法的品質與效率,實在是缺一不可。

談到立法的品質,目前最被詬病的,除了政黨協商機制凌駕委員會和院會的專業議事運作之外,更多的是民粹式、即興式的立法。未經通盤檢討、完善配套下的立法修法,除了讓新法與其他既有成法之間出現相互牴牾,淆亂法制的後遺,而且無可避免會出現「治一經,卻損一經」的效應。

比起立法品質的低劣,立法效能的不彰,更是當前立法院的沉痾。我們常見的是,在立法院每個會期的正常會議期內,通常只能通過寥寥少數幾件法案。一定要到延會時間的臨休會階段,立委們為了趕業績,才匆匆的挑燈夜戰一口氣通過數以十計的法案。這樣的立法進度,又如何兼顧立法的品質?

即使立院每逢休會前都要重演挑燈夜戰趕業績的老把戲,但永遠有更多的法案被冷凍而無法見天日。以貪檢井天博棄保潛逃案為例,事發後司法院表示,早在2012年就制定防止被告於判決確定後逃亡的「防逃條款」刑事訴訟法修正草案,但迄今仍擺在立法院未能完成修法。而後隨著本屆立委任期屆滿改選,明年司法院還得重新提案,且同樣無法保證何時可以過關。

檢視我們立法委員的這些「豐功偉績」,看來七大工商團體乾脆再接再厲辦個與立法委員對談會,好歹提他個26問,看我們的立委諸公如何回應。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