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經濟學家預計:人民幣Q4貶值壓力大 年底或破6.8關口

鉅亨網 鉅亨網 2016/8/15 鉅亨網新聞中心

人民幣匯改一周年,一年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值近9%,衡量人民幣兌一籃子匯率走勢的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貶值約5%。經濟學家普遍預計,短期官方有望維穩人民幣匯率,但第4季人民幣匯率面臨更大貶值壓力,到年底人民幣兌美元或貶破6.8關口。

香港《文匯報》報導,2015年下半年起,受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增大、資本外流及貶值預期強化等因素影響,人民幣出現了較大幅度的貶值。「811」匯改順應了貶值趨勢,但也增強了貶值預期,加之美聯儲加息預期、股市動盪、投機套利及資本外流等與貶值預期相互加強,人民幣貶值壓力持續加大。

2016年7月以來,英國「脫歐」、土耳其政變等「黑天鵝事件」頻現,國際金融市場動盪加劇,人民幣貶值壓力再度加大,無論是人民幣兌美元、日圓匯率,還是人民幣CFETS指數與人民幣BIS指數,其貶值速度均顯著超過上半年。其間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逼近6.7,即期匯率則一度突破6.7關口。

目前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在6.66左右高位震盪,較「811」匯改前貶值近9%。與此同時,人民幣兌一籃子貨幣匯率也出現了較大幅度的貶值。衡量人民幣兌一籃子匯率走勢的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由年初的100左右降至目前的95附近,貶值約5%。在一籃子貨幣中,人民幣匯率漲跌互現,對歐元匯率貶值超過10%,對日圓貶值超過30%,對英鎊升值約8%。

數據顯示,實行新的中間價定價機制後,人民幣對美元雙邊匯率與籃子貨幣交織並加速雙雙貶值,人民幣對美元逐步貶值,對其他貨幣貶值幅度更大。

對於人民幣匯率下一步走勢,多數經濟學家預計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和籃子貨幣仍弱勢貶值。中信証券研究部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明明指出,6月及7月美國非農數據已暗示出美國聯準會(Fed)年內加息腳步或將加快,同時澳洲和英國央行均已率先打開寬鬆窗口,海外各國貨幣政策的分化或將在未來使人民幣匯率進一步承壓。下半年人民幣有望順勢釋放貶值壓力,同時在促進出口意圖下維持弱勢貨幣道路。短期看,受9月G20峰會以及10月人民幣加入SDR籃子的影響,人民幣在此期間將有望維持穩定。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投資室主任張明則預計,下半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可能進入6.8至7.0的區間,甚至有機會突破7。同時,人民幣貨幣籃子指數亦保持相對弱勢。這種相對弱勢是市場化機制深化的體現,同時亦是緩釋人民幣軟盯住美元負面衝擊的方式。

莫尼塔宏觀研究主管鍾正生強調,雖然人民幣貶值走勢料持續,但毋須過度擔憂。一方面,從美國經濟自身及英鎊後續下跌空間不大等因素看,美元指數上升的動力有限。另一方面,中國央行也有足夠的意願和能力維穩人民幣匯率。

鍾正生指出,9月初的杭州G20峰會,10月的人民幣正式加入SDR籃子,11月的美國總統大選,央行希望在此政經事件迭出之際,重演去年「811」和今年1月初人民幣匯率「急貶」的一幕。

此外,離岸人民幣市場流動性抽緊,「托賓稅」的研究制定等,都意味着央行有足夠能力管理人民幣貶值預期。央行亦可以通過外匯掉期等操作,在不過度消耗外儲的情況下入場干預。

經濟學家普遍認為,從中長期來看,中國貿易份額和順差持續上升,人民幣匯率還是有升值動力。同時,身為IMF的第三大股東和新的SDR貨幣發行國,中國也不會放任人民幣貶值。

從中國外貿出口的競爭力來看,人民幣在中長期仍然有升值空間。中國外貿出口份額持續上升,2015年底達到13%,超過日本和德國市場份額之和。在上世紀70年代至90年代,日本和德國出口市場份額不斷上升時,日元和德國馬克一直在持續升值。中國現在佔據全球最大市場份額,沒有理由通過貶值進一步搶佔其他新興市場國家份額。

另一方面,中國出口正在向高附加值轉型。來料加工、進料加工等低級貿易,逐漸從中國轉移至其他新興市場國家。在2010年,中國出口貿易中一般貿易的比重首次超過了加工貿易,企業出口創匯能力上升,境內美元供給增加。

中金公司首席經濟學家梁紅則指出,經濟基本面不支持人民幣大幅貶值,中國加入SDR是支持人民幣穩定升值的中期因素。身為IMF的第三大股東和新的SDR貨幣發行國,中國有必要保持匯率政策的穩定、透明以增強政策可信度。再者,這亦符合中國自身利益。匯率不穩是政策不確定性的重要來源,不利於國內投資和消費,或將中國帶入「不確定性陷阱」。

梁紅認為,短期看,為確保SDR籃子平穩過渡,中國至少在10月前不會改變匯率政策。G20會議也強調匯率過度波動會影響經濟和金融穩定,並承諾避免競爭性貶值。身為今年輪值主席國,中國不會率先放手人民幣貶值。

過去一年人民幣兌美元貶值9%,兌歐元貶值超過10%,兌日元貶值幅度更達到3成,令以航空業為代表的行業企業財務成本和匯兌損失陡增,但也讓一些行業企業「躺着賺錢」。

對於海外業務佔比較大的企業,人民幣貶值會產生匯兌收益;但進口原材料比例較高的企業,進口產生的應付票據或者應付賬款,則會產生匯兌損失。

此外,當人民幣整體貶值時,外債多的企業亦面臨債務成本增加。目前航空、航運、通訊營運、煤炭、建築和房地產的外債佔比較高。

招商證券研究發現,2015年人民幣貶值了6.1%,所有A股上市公司匯兌損失合計405億元人民幣,佔2015年淨利潤的1.17%。多數上市公司受人民幣直接影響不大,八成上市公司匯兌損失介乎於正負1,000萬元人民幣之間。匯兌損失(收益)超過1000萬元的上市公司中,受益為321家,損失為252家,受益家數相對較多。

一些海外業務佔比高的公司「躺着賺錢」。央企上市公司中材國際主業為對外工程承包,去年淨利潤6.64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47.82%,其中匯兌收益1.66億元。

擁有美元淨資產超過40億的中國中鐵,受益於美元升值,去年以匯兌收益17.46億元排名A股上市公司之首。

更多來自鉅亨網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