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經濟挑戰 新政府即早籌畫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21 莊奕琦

2016年新春,在人心思變下,台灣迎來了第三次的政黨輪替。在520新總統就任前,看守內閣能做的事很有限,但國際經濟情勢今年以來頻現黑天鵝,20日全球股災再現。新政府未來將面臨艱巨的財經挑戰,實應及早進行籌畫,以免台灣經濟持續受創。

全球經濟動能短期仍然處於有效需求不足的情況,惟2014年中以來,主要因供給面因素影響油價腰斬50%,再加上國際對伊朗的制裁解禁,短期仍將維持低油價走勢,一般物價也會維持在低檔,將有利於最終需求支出的增加,對世界經濟帶來正面效益。

各國經濟表現以美國最亮眼,失業率由金融危機以來的10%大幅下降至5%,歷經三輪的量化寬鬆QE貨幣政策後,去年底終以升息收場,第一個走出陰霾,美元轉趨強勢,吸引資金回流。製造業仍是成長主力,惟勞動市場因長期失業帶來結構性失業增加,而實質工資依然停滯,短期市場有效需求仍然疲軟,經濟雖穩定復甦但難有顯著成長。

歐洲經濟也在復甦路上,但依然受主權債務危機所困,歐豬諸國尤其希臘退出歐盟可能性尚未排除,其骨牌效應依然存在。再加上難民潮大量湧入歐洲,勢必直接衝擊歐洲的勞動市場,短期歐洲維穩但很難有所作為。

中國經濟近年來面臨新常態下的轉型,經濟成長速度明顯趨緩,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出口連續衰退、內需不振與生產過剩下,亦顯著衝擊世界經濟的復甦力道。大陸降息與人民幣貶值更將擴大市場的波動,增加潛在金融風險,經濟一旦硬著陸,後果堪慮。中國經濟潛在的不確定性,將是影響世界經濟不穩定的重要來源。

2016年世界經濟漸露曙光,整體表現應優於2015年,第一大經濟體美國的穩定復甦,國際油價的持續下跌,帶來正面效益;但歐盟仍受困於政治體制牽制,徘徊於低檔;中國的新常態轉型降速與潛在的金融危機,則是負面因素。新興國家面臨匯率貶值與短期債務增加,再加上地緣政治的不穩定與伊斯蘭國的恐怖攻擊等,均埋下經濟動盪的因子。

國內政局適逢改朝換代,新政府應審時度勢,及早針對國際經濟情勢的變動提出因應對策。對外要參與國際組織避免被邊緣化;維持兩岸穩定關係;盡速加入TPP與RCEP的區域經濟整合隊伍中,尤其在當前歐美的經濟動能提升下,能與國際先進國家接軌的高規格TPP應為首要。

對內的結構調整則勢在必行,新政府應重新思考和定位在全球與區域供應鏈中台灣的關鍵地位,以降低外來衝擊;重視中小企業的發展,整合製造業與服務業的特色優勢;推動發展具國際化導向並能結合互聯網的新商業模式;創造更高的附加價值,帶動薪資成長與創造更多就業機會,才能讓台灣經濟有機會脫胎換骨轉大人,這應是人民對新總統最大的期盼。(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經濟學系特聘教授)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