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美元帝國的暗黑戰略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3 賽明成

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認為對中東治理最好的結果,就是將敘利亞「分裂化」。這看法呼應美國副總統拜登在2006年提出伊拉克必須一分為三的見解。此「拜登計畫」與伊斯蘭國(IS)有重要關聯。IS的崛起,除涉及國際地緣政治的衝突外,還進一步影響低迷的國際油價。當西德州原油1月的交割價已跌破每桶35美元之際,IS卻仍可持續透過每桶20美元的低價走私原油,這對全球金融治理已造成重大影響。

為何目前除美國聯準會(Fed)之外,傾全力挽救通縮的全球主要央行,仍無法阻止市場流動性的匱乏?筆者以為其原因即在於美國(也只有美國)乃是處於「結構性金融權力」的中心位置,因此不但可透過原油價格下滑來緊縮市場的流動性,還可藉此順勢結束實施多年的大規模購債計畫,並最終於去年12月16日揚起升息的號角,這說明了美國的金融治理與國際原油價格有密切關聯。

IS的崛起透露在全球貨幣體系中,美國其金融戰略的深刻意義:區域動亂與重建全球金融秩序彼此的暗合。2011年12月美國總統歐巴馬宣布美軍全面撤出伊拉克,卻導致伊拉克戰火連年不斷。但若從美國企圖重塑全球金融秩序的角度觀之,這場軍事撤退正為隨後興起的IS做好了準備。

2015年8月,前美國情報局主任麥克、弗林中將曾表示,華盛頓早已暗中支持敘利亞境內的聖戰組織,目的是為打擊薩伊德政權。而《紐約時報》在2015年11月亦披露一份2012年美國國防部情報局報告,內容顯示美國情報單位將IS視為美國在中東地區的重要戰略資產。因此去年11月當俄國蘇愷24型戰機被土耳其擊落於敘利亞、土耳其邊境後,俄國總統普丁即指控土國、以色列及沙烏地長期幫助IS在黑市走私原油牟取暴利,並諷刺美國在整個中東亂局中所扮演的角色。

從全球金融治理面向觀之,包括Fed升息與海灣國家放任油價暴跌,不但引發油國主權基金大規模撤離資本市場,也使高收益債風險增加。油價崩跌除導致俄國經濟不振、歐洲與新興國家面臨嚴重通縮,更對中國價值47兆人民幣的債券市場形成威脅。而人民幣自去年8月11日匯改以來逐漸趨貶,去年11月外匯占款下降3158億人民幣,創單月最大降幅,這意味著市場預期人民幣將持續下行。

對此,去年底的大陸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習、李提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之觀念,其中特別論及須持續進行地方債置換,並計畫3年置換14.7兆人民幣地方債,這說明中國積極發展國債市場欲逐步擺脫外匯占款作為基礎貨幣投放之模式,以因應國際金融政治瞬息萬變的局勢。

只是,問題似乎並不單純。無論美國是否蓄意扶植IS,IS的崛起已導致中東地區與周遭國家的混亂。美國隱匿地藉當前原油價格崩盤,甚至在2016年下看每桶20~22美元之際,透過裂解伊拉克與敘利亞的方式控制中東地區。這種導致中東未來恐將數十年動亂不安的方式,除了打擊俄國並挫敗歐元區外,真正用意在於阻撓中國絲綢之路經濟帶發展。

世人應理解美國「唯亂不勝」戰略所產生的詭譎與陰暗,方是其金融治理的一貫原則。而這正是中國在推動人民幣國際化與發展亞投行此資金平台時,必須謹慎之處。(作者為英國華威大學國際政治學博士)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