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美元影響力與日俱增 即使Fed想升息 世界也還沒準備好

鉅亨網 鉅亨網 2016/6/16 鉅亨網黃欣

去年 12 月,聯準會終於結束為期將近 10 年的寬鬆,踏出升息的第一步。當時聯準會認為,升息對市場的衝擊將會降到最低,畢竟它們已經給市場一年的時間做好心理準備,而且升息幅度也只不 過是 1 碼。

但自此之後,全球經濟陷入緩慢成長,因為寬鬆時代的結束讓原物料泡沫開始消風,其後遺症不但影響全球,也回流到美國。如何處理經濟成長緩慢,是聯準會的重要任務,5 月就業數據的疲弱令人擔憂美國的經濟體質;而因為美元的儲備貨幣地位,聯準會也必須將全球情況納入考量。

《華爾街日報》分析,理論上聯準會對全球的影響應是遞減的,美國出口縮減、釘住美元的貨幣種類也減少了。但美元的影響力卻比過去都來得大,全球交易87%使用美元、全球儲備有60%是美元、62%跨國債務以美元計價,就連油價的漲跌也不再反映供需面,而是反映美元。

在2008年次貸風暴之後,聯準會降息至趨近於零、啟動購債,來挽救美國經濟,雖然成功壓低失業率、避免通縮,但也間接培育了海外的新泡沫。2008年中國同時推動經濟刺激政策,兩相作用使原物料價格走上多年漲勢。

2011至2014年間,原物料和能源業的美好獲利機會吸引了投資人,規模達1.2兆美元的資金流入相關產業,產能也大幅提升。據OECD資料,到了2014年,排除金融與房產,能源與原物料業的資本支出已占全球60%。

聯準會花了很長時間準備結束寬鬆,2013年先縮減購債模規,2014年則是預告2015年的升息行動。此時中國成長放緩、沙烏地阿拉伯增產原油,原物料價格下挫,能源業與新興市場企業都發現,借貸開始變得不易。2015年,原物料業資本支出下滑了16%。

上述因素是美股、原油、新興市場貨幣在今年年初走低的主因,分析認為,目前市場回穩,與聯準會利率按兵不動有相當的關聯。

美國第二次升息應該不會帶來與去年底相同程度的衝擊,但美元仍可能因此走高,給原物料帶來新一波壓力,且誘使中國與新興市場的資金流出。即使金融市場仍能維持穩定,已經開始回落的原物料投資潮仍會是全球經濟成長一大阻力。

以目前的油價水準來看,能源產業獲利不易,原物料大國如俄國、巴西、奈及利亞、加拿大等都深受影響,美國也無法置身事外。

低油價影響著美國國內頁岩油生產與投資,疲弱的全球成長也威脅美國出口與就業。美元與全球經濟已密不可分,而這個世界還沒準備好迎接聯準會升息。

延伸閱讀:

♦ 

♦ 

更多來自鉅亨網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