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范麗青說錯話了嗎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4/6/12 黃友古

大陸國台辦發言人范麗青回應民進黨賴清德在上海宣稱的「台灣前途由2300萬人民共同決定」時,指出:「任何涉及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問題必須由包括台灣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共同決定。」果然引起軒然大波。

藍綠反應有同有異。相同處是都主張:「由2300萬人民共同決定」。相異處是國民黨加了一個條件「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而民進黨不附條件,並破口大罵,連「不要臉的髒東西」、「干你屁事」、「無疑是自慰」、「恁祖媽沒在甩你」這些粗話都用上了。只有曾在扁政府任國防部副部長的林中斌指出:范的提法加入了「包括台灣同胞在內」字眼,「語氣變軟了,為的是爭取台灣民心」。但《蘋果》民調結果,54.3%民眾認為范的講話是恫嚇,更不想跟中國統一;只有26.96%民眾認為台灣前途本來就應共同決定。看來台灣民心很難爭取。

民進黨的主張,就是認為台灣民眾有公投自決的絕對權利。但是,中華民國憲法第4條「固有疆域」(主權範圍)涵蓋兩岸,增修條文前言又將治權統一定為國家目標。因此,憲法已規定了包括「台灣前途」在內的「中國前途」,就是統一。依中華民國憲法,即使「大陸地區」要公投脫離中華民國而獨立,還要經過台灣地區公投修憲批准;反之,台灣地區民眾可參與決定國家統一方案(包括大陸提出的統一方案),但沒有不經修憲即可行使的「台獨公投自決權」。另一方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前言,「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神聖領土的一部分。完成統一祖國的大業是包括台灣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的神聖職責。」如果台灣選擇修憲獨立,大陸當然也要修憲批准。所以,范麗青也是依據大陸憲法而發言。

自決權以主權為前提

由此可見,民進黨主張的「公投自決」絕對權利是超越兩岸憲法的、屬於制憲權層次的「自決權」(self-determination)。

在國際法上,「自決」是一種集體權利(collective right),須由一群人共同行使。在法理上,承認某地區(通常是已被允許獨立而尚未宣告獨立的殖民地或託管地)的人民有「自決權」,等於承認其對自己的群體歸屬(分離獨立或合併統一)有「最終決定權」,實際上就是承認其享有獨立的「主權」。由於最終選擇永久獨立與否尚待公投自決,因此也可稱為「準主權」(暫定的主權)。若無(準)主權,即無自決權。換言之,只有主權能夠(經由行使自決權)變更主權歸屬,自決權只是(準)主權的運用,是以主權存在為前提。但是「主權」來自國際上相關國家的承認,這是政治過程,並非某地區一群人片面主張便可成立。

因此,在國際法上,自決權的效力不可能高於作為其存在前提的主權,不能壓倒「主權完整」原則。否則世界各國將無限地分崩離析,類似當年日本利用偽「滿洲國」侵略中國的事例亦將層出不窮,國際社會將永無寧日。所以,國際承認的主權體才能行使自決權來決定分合,而不是一群人任意行使自決權就能產生主權。

聯合國在1960年12月通過《給予殖民地國家和人民獨立宣言》,賦予殖民地人民可自決獨立的準主權。由其名稱便知,其適用對象是殖民統治下的被壓迫民族,而非任意一群人。其中第7條更明定:「任何旨在部分地或全面地分裂一個國家的團結和破壞其領土完整的企圖,都是與聯合國憲章和原則相違背的」。所以,「主權完整」先於並高於「自決」,一國之內地區性的分合,仍應由該國全體人民依憲法解決。1860年的美國南方各州和今天加拿大魁北克省都沒有片面行使自決獨立的權利。

主權涉及國際社會認可

二戰後許多前殖民地自決獨立,是因殖民體制不具正當性,且殖民母國及國際社會認可其行使自決權。若無此認可(承認其準主權),則無自決權。台灣光復後不再是殖民地,也未被國際(包括大陸)承認為主權體,當然不具備國際法上行使自決權的條件。這就是阿扁承認「正名制憲」「做不到就是做不到」的原因。因此,范麗青的講話符合兩岸現行憲法、國際法及國際政治現況。奉勸綠營:有種就推動正名制憲,罵粗話是沒用的。(作者為大學教師)

更多來自 中時電子報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