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警察的髮與法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5/12/22 汪子錫

男警想蓄長髮並且保留警職,事件的爭議被框架在人權範疇內。其中有聲援支持的律師要聲請釋憲,為男警爭取「留髮執法」的人權。然而從各方說法來看,本案既不涉及性別平權、也不涉及性別認同議題,而是夾雜著以警察紀律為核心的公務員角色認知課題。

香港有一名男警,入職警隊的10年間,上班前女相妝扮,馬靴、熱褲、蓄長髮。他到警所換上警服,束起馬尾,就是一名男相警員。他想留在警隊,又認為自己的男兒身是「錯置的靈魂」。他忽男相、忽女相,讓他自己和警察同仁都很不適應,甚至互動都很難。在他變性之前,「男警不能當他是男,女警不能當他是女,大家也怕他」。這件事情後來有個不錯的結局,他如願完成變性,也如願留任警職。

但是以上涉及性別認同的表現元素,在台灣男警蓄長髮事件,都不曾出現。換言之,保二男警蓄長髮爭議,當事人只是想留長髮,並以「蓄長髮不影響警察工作表現」為理據,頂多算是一個人對體制、紀律的衝撞行為;行為有點酷,但顯然沒道理。

源自英國的近代警察制度,以及近百年來警察學內涵,都視警察是「政府的一部分」。梅可望教授在其重要著作《警察學原理》中提出,民主憲政對於政府權力的行動者是有所約束的,而此項約束的價值在於兌現「憲法保證的人權」。

我在課堂上和警大學生探討這問題,有學生以「權利競合」的概念分析,認為警察想要蓄長髮並保留警職,可以視為人的權利,沒問題,蓄長髮確實不會影響工作表現。但是遇到「紀律」這個更重要的問題,蓄長髮就變成對職業角色、角色紀律的認知問題,而紀律本質是維護公共利益的必要。

換言之,保障了男警的留髮權利,破壞了警察紀律正是對公共利益的損害。我贊成「警察杯杯」可以變成「警察阿姨」,我相信今天的民主氛圍下,警政署不會反對或者歧視警察改變性別認同。人權是一回事,紀律又是另外一回事。

(作者為中央警察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