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貝萊德:2017年看好印度、印尼股市 亞洲信貸需求續強

鉅亨網 鉅亨網 5 天前 鉅亨網記者宋宜芳 台北

貝萊德投資團隊日前發表對 2017 年亞洲股票和債券市場的展望。亞洲股票主管施安祖 (Andrew Swan) 表示:目前最看好印尼及印度股市,兩國經濟已展現週期性復甦並加快成長,特別是印度,當地仍然能提供多元機會,是投資者的選股勝地。

亞洲股票主管施安祖 (Andrew Swan) 指出,2016 年是亞洲轉型的一年,為邁向 2017 年打穩基礎。在 2015 年出現的貨幣匯價調整讓區域內多國的資本結構得以改善,從而維持較穩定的外匯政策並為利率創造下調的空間。

亞洲股票主管施安祖 (Andrew Swan) 表示,隨著貨幣政策的效益逐步退減,尤其是在已開發展市場,預期亞洲決策者將傾向以公共財政政策作為刺激經濟的主要工具,為成長凝聚動力,且能讓區域內部分極具潛力的價值釋放出來。

隨著經濟展現通貨再膨脹的跡象,加上中國名目 GDP 成長回升,應可帶動工業產出表現明顯轉佳,極為有利區內發展,亞洲股票主管施安祖 (Andrew Swan) 表示,對亞洲股市的前景日趨樂觀。此外,亞洲股票的評價仍然低於長期歷史平均,已充分反映投資者的負面情緒和布局。

亞洲市場而言,短期內的主要風險是美元匯價持續轉強,有可能引發人民幣貶值等風險再度浮現,也使亞洲區央行的施政靈活度受到限制。基於全球經濟景氣半溫不熱,即使通縮跡象逐漸消退,但預期美國不會顯著升息。縱然市場關注日後的升息步伐將比聯準會目前的指引為快,貝萊德預期,聯準會將於 2016 年 12 月升息一碼,但此後將秉持漸進的升息步伐。

中國市場方面,已見總體經濟數據更為穩定,名目 GDP 復甦,改革工作不斷取得進展,此將推動經濟持續成長。貝萊德目前同時投資屬於「舊經濟」的國有企業,例如能源和原物料等,以及屬於「新經濟」的產業和消費類股,例如網際網路和醫療保健業等。貝萊德,仍然看好澳門博弈股,相信營收成長已由多年低潮回升至正值,一般市面上的交易及人潮流量正展現強勁動力,而同時新賭場的開發也有限。

科技及智慧手機週期持續放緩,亞洲股票主管施安祖 (Andrew Swan) 表示,減持該類股及減持韓國和台灣股市的投資策略見效。不過,在這些減持的類股和市場中,貝萊德也有選擇性地投資於專門產業的龍頭公司,尤其是在台灣市場。

日本央行今年早前實施負利率政策,對日本金融業造成損害,但貝萊德相信此類股目前已過度修正。然而,展望中長期,受日圓匯價強勢和全球需求放緩的影響,預期日本出口類股將受壓抑。因此,貝萊德聚焦面向內需市場的類股,相信這些類股可因政府刺激經濟的措施及勞動市場緊縮而受惠。

亞洲信用分析主管賽思 (Neeraj Seth) 補充道:展望 2017 年,大致看好亞洲信貸的基礎因素。在技術面的支撐下,亞洲信貸相比傳統固定收益資產的評價仍較具吸引力。亞洲信貸指標的表現仍然穩固,違約率在 2017 年亦可望維持在低水準。

中國經濟數據近月持續走穩,展望新一年,貝萊德預期中國當局將著重透過擴大公共財政政策以穩定成長,貨幣政策則維持不鬆不緊,以免引發對人民幣匯率和資金外流的壓力。

隨著人口持續老化,亞洲及全球投資者對穩健的收益來源仍然渴求,貝萊德預期亞洲信貸的需求將可保持強勁,而區內債券將分散在未來數年內到期,於 2017 年到期的債券規模乃在掌控之中。

貝萊德預計,2017 年亞洲信貸的回報主要來自收益,有望介乎 4-5% 的水準,但如果美國國庫債券出現拋售,則可能為此類資產帶來一些下行風險,而信貸利差則預期可維持穩定 (利差有可能稍為收窄,可能要視至年底前這段時間的市場形勢發展而定)。至於當地貨幣債券市場,仍需嚴選投資機會,偏好於總體環境穩定且貨幣政策可望進一步寬鬆的當地貨幣債券。

就美國貨幣政策而言,大選結果出乎市場意料,致使聯準會在 2017 年的行動方向存在變數。基於美國經濟的通貨再膨脹動力持續增強,因此相信聯準會升息的機會仍將較大,但當局已經明確指出,升息週期將循序漸進,好讓經濟景氣「升溫」。倘若利率政策變動的速度快於預期且美元匯價持續轉強,這便會對新興市場造成衝擊,為資本帳帶來資金外流的壓力。

貝萊德將密切關注,美國未來是否會由貨幣政策轉為由公共財政政策振興經濟成長。該議題在競選期間已被廣泛討論,再加上總統當選人川普在勝利演說中再次承諾將增建基礎設施,可見轉由公共財政為主導的可能性更加大了。

美國債券殖利率在川普發表當選演說後已上揚,市場價格繼續反映投資者對公共財政政策擴張的憧憬,儘管目前幾乎沒有任何相關的政策細節。施政重點轉為由公共財政政策主導,又假設聯準會漸進地升息,將使美國債券殖利率曲線趨向陡斜,但值得注意的是,10 年期美國國庫債券殖利率目前相較 7 月時的低點已上升近 90 個基本點。

在競選期間,外交及貿易政策也是重要的議題。美國日後仍有機會推行較具保護主義色彩的貿易政策,這可能會對墨西哥、加拿大及中國等市場不利。

倘若美國新總統決定兌現競選時的主張,將中國標籤為『操控貨幣匯率』的國家,這將為市場帶來不確定性。儘管近年中國的貿易盈餘已大幅縮減,而當局最近也著手支持人民幣匯價而非人為地維持貨幣弱勢,但中美關係的前景目前仍未明朗。

更多來自鉅亨網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