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走過起落 蘇達不再讓媽媽掉眼淚

智富月刊 智富月刊 2015/12/29 撰文者:戴瑞瑤
© 由 智富月刊 提供

「我的強項就是別人愈不看好,我就愈讓人跌破眼鏡!」2015年9月剛以黑馬之姿獲得戲劇類最佳男配角獎的蘇達眼神堅定地這樣說。

或許你正在納悶「蘇達」是誰?但你一定會記得在電影《賽德克‧巴萊》中,因為不知道自己身為賽德克族還是日本人而產生矛盾,最後上吊自殺的「花岡二郎」,電影中精湛的內心戲角色,就是由蘇達飾演。

朗讀比賽靠模仿獲獎
度過低潮表演更具厚度

蘇達的演藝之路,走得比多數藝人更艱苦,欠缺突出外貌,甚至學生時期講話大舌頭、身材矮胖被人嫌棄為「小叮噹」、永遠考最後一名,標準「魯蛇(Loser)」。「我媽媽是職業保母,家裡永遠充斥著小孩,所以從小媽媽就沒有多餘心力照顧我,更不用說為了我的大舌頭特別治療。加上又矮、又胖,導致我以前個性自卑又自閉,每天上學只想著離開教室。」蘇達說。

一次學校舉辦朗讀比賽,可以名正言順地不用上課,他立刻自願報名參加,「我壓根不知道朗讀比賽要幹嘛,老師就丟給我一個錄影帶,當中是一位全國高中朗讀比賽冠軍的女學生在朗讀,才知道原來朗讀要極盡抑揚頓挫,還要搖頭晃腦。」蘇達說。

於是,他就在家裡拿著遙控器一個字、一個字的學那位女學生講話,也因為開始控制講話時舌頭在嘴巴裡的位置,竟意外地矯正了大舌頭,還獲得全校朗讀比賽第1名,「我才赫然發現原來我有模仿、表演天分,而且學別人還可以得到獎,這對當時那個幼小自卑的我來說是莫大的鼓勵!」蘇達說。

成績差、不愛上學,也就考不上一般大學,沒想到卻意外開啟他的演員路。蘇達說:「我以前很喜歡萬芳,看到她演屏風表演班的一齣戲《我妹妹》,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到演員在我面前喜怒哀樂流淚,心裡非常震撼!回家後我仔細研究節目單,發現有80%的演員都來自國立藝術學院(現為台北藝術大學),而且是獨立招生,我就抱著一種舉手報名參加朗讀比賽的心情去報名。反正不成功便成仁,沒成功就去當兵吧!」

那年他20歲, 決心報考北藝大,「當時抽到的題目是一篇300字短文,我就用朗讀比賽的方式念,才念5個字就被教授打斷,他叫我用正常的聲音念,之後又叫我用恐懼、肚子餓、跟媽媽講話、素還真等方式各念一次。我表演完之後,教授都起立鼓掌,結果術科是96分!我才第一次知道原來我可以用表演拿到這麼高的分數,在這樣子意外的情況之下我就考上了!」這一刻,他開始正式學習戲劇表演。

進入大學,他才發現學表演是「人生中第一個噩夢的開始」,一個學姊跟他說:「蘇達,我覺得你不要演了!你演什麼角色都長一個樣!」抗壓力較弱的他,再度選擇逃避,大二念完後休學,並立刻接到兵單,到海軍服役。

當時他被分配到負責船下的鍋爐,每天得忍受40度以上的高溫,「我當時覺得:天啊!我明明應該是一個站在舞台上放光芒的人,怎麼會淪落到在不知名的船下蓬頭垢面。」蘇達回憶起當時,不禁皺起眉頭。

退伍後,蘇達重新檢視自己過去的人生,「過去的我,只要遇到挫折、壓力太大,都會先想要逃,但這樣是沒有辦法解決問題的!」後來蘇達選擇復學,戲劇生涯也煥然一新,「即便我沒有走過真的憂鬱症的幽谷,但已經體驗到那種否定掉自己生命中最大存在的痛苦。我的表演就突然間像開竅一樣,才知道原來我演戲不用演假的,可以拿我生命中真正體驗過的痛苦、難過,到舞台上再一次呈現。」從此之後,他的戲劇呈現變得更加立體、有厚度,再也沒有人說過他演戲只有「一個樣」。

融入生命經驗感動人心
電影上映後知名度大增

蘇達也在復學後,更珍惜每一次站在舞台上的機會。除了上課,他到處去徵選面試,不管是兒童劇、歌舞劇,連許芳宜的現代舞劇團也去徵選,「我在網路上看到一個德國很有名的現代舞者Pina Bausch,他的舞蹈就是會不斷重複我們生活中會做的動作,重複做50次就變成舞蹈,所以我去徵選時就模仿他不斷地開門、刷牙、跌倒、站起來、等公車、公車跑掉,我把這一套動作重複了15次,愈做愈快,就徵選上了!」他回憶起當時的情況,不禁莞爾一笑。

積極到各劇團徵選,除了挑戰自我,另一個原因是他要負擔自己生活費,「我的家人相當反對我走這條路,他們覺得拜託你趕快去找一個正式的工作、趕快賺錢。我想告訴他們,走這條路我也可以養活自己!」蘇達接著說明,如果是小角色,一場戲可拿3,500元,通常一齣戲會演4場,但一齣戲要排2個月,因此2個月的收入約1萬4,000元,只夠自己基本開銷。後期演出經驗累積、擔任主角,收入才增加到每月2萬元出頭,但同時因為要負擔學費,無法存下錢。真正讓蘇達開始有多餘的錢交給媽媽,是在《賽德克‧巴萊》上映後,提起這部片,蘇達感觸很深。

他回憶起徵選過程,說:「表演老師叫我演一段花崗一郎切腹自殺的戲。準備10分鐘後,我就立刻雙膝跪地,剛好我以前有聽過日本人切腹還會轉一下,這樣才會確定自己有死掉!切腹時我就假裝用力轉2圈,邊轉邊把生命中所有痛苦的回憶,包括我當兵不快樂、休學媽媽為我擔心全部湧上,眼淚就『唰!』掉下來,一拔完刀倒在地上後,老師就很感動。」過了一個禮拜,蘇達接到選角的電話,通知他獲選為《賽德克‧巴萊》花岡二郎的角色。

2011年《賽德克‧巴萊》在全台各大電影院上映,蘇達配合電影宣傳上各大節目、演員簽名會,宣傳至少為期半年,初嘗明星滋味。人氣水漲船高,收入也成正比上升,「我拍了賽德克之後,才知道原來電影的Pay(費用)這麼高,拍一天的費用跟我舞台劇一個月的費用相當!」而電影上映後,除了宣傳通告費,還多了演講邀約,收入比劇團時期增加了10倍以上。

他開始要求自己每月給媽媽1萬5,000元,而他人生第一次出國遊玩也是在那時,到新加坡遊玩了4天3夜。扣掉給媽媽的錢、旅遊費,外出騎機車、自己帶便當,也不買奢侈品,那一年還能存下20萬元,首次嘗到有儲蓄的安心感。

苦無戲約、存款見底
直到金鐘獎重獲業界矚目

蘇達萬萬沒想到,成也《賽德克‧巴萊》、敗也《賽德克‧巴萊》,花岡二郎的角色形象太鮮明,他去試鏡常碰到釘子,劇組都會說:「對不起!我們這個戲沒有需要原住民的角色。」

2011年他從大銀幕出道後不到3年,演藝之路就開始走下坡。到2013年底演出電視劇《鑑識英雄》後,直到2015年9月金鐘獎前都沒有戲約。

沒有了電視、電影,他以為自己還能回劇團,但許多劇團卻因他成為電視、電影演員,不敢給他太低價碼,大多不敢再找他演戲。那段時間他只好接舞台劇的編導,收入也回到每月2萬多元。為了不讓媽媽擔心,他仍堅持每個月給媽媽錢,但這樣收入明顯不夠用。

收入不繼,就算蘇達餐餐吃三角飯糰或餅乾,省到每個月只花5,000元,存款還是很快縮水,「我記得有一年過年,因為想給媽媽紅包,但我那時戶頭只剩8,000元,我就跟朋友借了2萬元包給媽媽,想說等之後戲約進來再慢慢還,但還是一直沒有戲約。」甚至從2015年3月開始,他連給媽媽的錢都沒有了!

所幸,2015年9月他在《鑑識英雄》中精湛的內心戲獲得金鐘獎的肯定,讓他再度被業界與大眾認識,戲約已經排到2016年底,「要不是我得獎,我想應該很多人還不認識我!《賽德克‧巴萊》之後我一路起起伏伏,已經在低谷迴盪了太久,加上得獎前我已長達6個月沒收入,所以才會讓我在頒獎致詞時激動落淚。」談起金鐘獎,蘇達仍難掩激動。

得獎致詞時,蘇達第一個就是感謝媽媽,他感性地說:「在我成長過程當中,我的媽媽為我掉過太多眼淚,我曾告訴自己,這次沒得獎沒關係,但無論如何我一定要做一件讓家人為我感到驕傲的事情,讓我的媽媽安心。」

拿下一座大獎,讓母親能以他為榮,但這遠遠不夠報答母親對他付出的愛。蘇達希望,自己能在更多戲劇中大放異彩,讓收入穩定下來,存下一間房子,帶給家人更好的生活,這就是蘇達現在最大的人生目標!

【延伸閱讀】
 ● 真的是台灣味!【怪物的孩子】靈感來自【賽德克巴萊】!
 ● 林慶台爆秘辛 賽德克巴萊險被換角
 ● 「當時已在想墓地要在哪」 林慶台:27歲就應離世...

更多來自智富月刊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