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連富士山都能跑著征服,還有什麼不能克服?

Cheers Cheers 2016/8/22 楊竣傑

36歲的台北富邦銀行香港分行金融行銷組資深經理曾惟苓,自台灣大學財務金融研究所畢業後,入選北富銀第一屆儲備幹部(MA);2008年成為首位被外派到香港分行的儲備幹部,在香港分行8年就成為資深經理,是帶領5人金融商品團隊的中階主管。

出了辦公室,曾惟苓在香港跑山界的經歷可絲毫不輸職場。她跑遍香港一座又一座山嶺,時而在大雨以及泥濘中快奔,時而披荊斬棘開創新路,約佔香港三分之二面積的郊野公園都已被她征服,她也是山徑跑隊伍「草馬衝山隊」中最令人信賴的隊長。

跑山的不確定性,考驗意志力

在職場或賽場都是領導者的曾惟苓,皮膚已曬得黝黑,她自嘲每個週末都往山上跑,「我對香港山區的路線,比市區還熟。」

曾惟苓坦言,金融市場瞬息萬變,壓力相當大,需透過運動舒壓。因從小跟著父母爬山,對山特別有感情,2011年透過朋友介紹參加越野山徑跑後,就深深被這種會精疲力盡卻挑戰性十足的運動吸引,再也停不下來。於是5年內,她從香港跑到日本、中國,竟然完成了12場越野山賽。

「我很享受越野山賽的不確定性,」曾惟苓解釋近年最夯的「路跑」與「越野山賽」間差異,路跑地點多在市區,是可以調整步伐、預測長度和路線狀況的運動,4、5個小時就會結束;越野山賽則需在48小時內於山區跑完101公里或168公里,山況、天氣難預測、比賽中無法闔眼,都考驗跑者的體力與意志力。「過去我以為只有瘋子才會參加,沒想到,我也栽進去了,」她大笑說。

讓曾惟苓一頭栽進山徑賽的起點,是2011年11月18日,由慈善機構香港樂施會舉辦、全長101公里的「樂施毅行者」慈善越野跑賽。她和另外3名台灣友人組成「草馬衝山隊」,按規定,4名隊友需同時通過終點才完賽,曾惟苓回憶:「我的第一場團體賽,原本以為會失敗。」

當時4人事前準備都不夠,賽事中途接連出現隊友受傷、想放棄、嫌隊友太慢等狀況,她身為隊長,除維持團隊的速度,還要安撫隊員情緒:「精疲力盡使大家都失去理性,黑暗面紛紛出籠。」

曾惟苓決定將隊伍分成2小隊,體力較佳的2人先前進,速度較慢者,由曾惟苓陪同。路途中,她不斷鼓勵隊友:「其他人都做得到,你沒有理由趕不上,加油!」講出這句話時,她其實也很疲憊,但抱持隊長有責任將隊友帶到終點的信念,不斷激勵隊員往前邁進,終在眾人幾近崩潰時,踏進終點線,4個人興奮地握緊彼此的手振臂歡呼:“We did it!”

「職場如賽場」的管理體悟

人生中的首場山徑賽,讓她深深感受職場就像賽場:「越野山賽就像一間公司,我和同事是隊友,老闆是比賽中的支援隊(support team),客戶可能是美麗的風景……也可能是挑戰(笑)。」

曾惟苓身為中階主管,很清楚擔任越野山賽隊長時,不能把隊友拋在腦後只顧著拼命向前衝,需顧及隊友的進度和狀況:「適時伸出援手或說幾句鼓勵的話,就能和隊友一起走下去、完成比賽。」和部屬相處,一樣也需設定目標後攜手向前,才能共同達成業績目標。

主管則像越野跑賽中的支援隊,跑者如何訂定目標、運作過程,支援隊都看在眼裡,跑者需要任何協助時,就向支援隊報告,再一起歸納出最適合的達標方式。

至於可能是好天氣、也可能是陡峭斜坡的客戶,是跑者會遇到的各種因素。她說,金融市場波動大,顧客的心情也像雲霄飛車般起起伏伏。顧客的投資若順利,她就可以感受到客戶如陽光般的暖意,讓跑者吸收滿滿能量。但顧客的投資若受市場波及,勢必會心情不好,抱怨或遷怒都在所難免。

曾惟苓自認在參加山賽前,面對問題的心態較逃避、膽小,打電話告知客戶投資狀況前,都會冒冷汗、不知所措。不過,「難道比賽時遇到陡坡,就不繼續向前嗎?」歷經幾年的越野山賽經驗,她深深了解:「該來的還是會來。」只有正面迎戰,才是解決之道,現在,她即使遇到客戶有再大不滿,也能耐心處理。

至於哪一場賽事最讓曾惟苓刻骨銘心?這個答案很確定,就是2015年9月25日開跑的第4屆「富士山極限越野賽」(Ultra-Trail Mount Fuji)。全程長168.6公里,總爬升高度8,337公尺,跑者以逆時針繞跑富士山,需在46小時內完賽。

這是曾惟苓首次挑戰168公里賽事,她事前找香港山區類似的陡坡,模擬訓練以累積爬升的高度,下班後密集跑步並加強肌耐力。然而事前再多準備,都無法全然因應其中最大的不確定因素:天氣。

46小時跑富士山,與風雨、傷勢奮戰

去年富士山越野賽的跑者,面臨賽事史上最差、最嚴峻的天氣。連日大雨造成山區土壤鬆軟,曾惟苓的雙腳不時被爛泥「吃掉」,山區泥濘、濕滑,不少跑者在她面前打滑、跌倒,甚至摔到脫臼,「我也不例外地表演出各種技術性花式滑法,」她說。

為了避免滑倒,曾惟苓的每一步都要更用力,以膝蓋出力加強摩擦力,雙腿支撐著沉重的身軀,右膝蓋的經脈終於在開跑後第20小時,於賽道70公里處受傷了。

「很痛、真的很痛,每跑一步右腳就抽痛一次,」她談到傷勢時,表情仍顯露出當時咬牙切齒的痛楚。

曾惟苓知道自己不能放棄,半跑半跳地向前,但傷勢卻愈發嚴重,直到夜已深,曾惟苓咬著牙跑到第90公里處,天空又下起大雨,那一刻,差點擊潰她的心防。

曾惟苓的進度超前一起參賽的台灣隊友,她在雨中孤獨忍受痛苦,忍不住拿出手機,點開賽事專用的即時位置追蹤App,企盼看到隊友的位置,「希望他們來安慰我,陪我一起跑。」無奈訊號不佳,短暫的希望落空,眼前又是一段陡坡,她終於忍不住落淚:「天啊,怎麼還有一半的距離!好想放棄!」她坦言,那一刻幾乎撐不下去,「我想和痛楚妥協。」

只是這個念頭,瞬間被不服輸的性格擊敗。曾惟苓擦了擦臉上分不清的眼淚和雨水,決定繼續拼下去。因為賽道每15公里就設一處檢查站,跑者需在限定時間內通過,才能繼續後續賽程,否則就會被淘汰「關門」。她告訴自己:「若因為時間不夠被關門,我也盡力了,但我絕對不能主動放棄。」

重新武裝信心後,她在下坡時「一路跳下去」,甚至變成「烏龜滑行」,在平坦道路上盡量減少彎曲膝蓋,以同樣的速度趕路。不過,曾惟苓不諱言,即便心靈武裝了,面對連續2晚無法闔眼,仍是體力上的極限考驗:「當時簡直像身心分離,身體不是自己的。」

膝蓋受傷、身體疲憊,在極度不利完賽的狀況下,她終於在起跑後第44個小時,逐漸接近終點。當時曙光逐漸照亮富士山,她迎向朝陽,將中華民國國旗披在肩上,於台灣隊友、各國跑友與日本工作人員的加油聲中,衝過終點線。曾惟苓笑著回憶:「隊友說,我的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其實,我真的不記得了。」

每次比賽都像挑戰過去的自己

這場烙印在她心中的比賽,讓她認清自己的脆弱,「每一次比賽,都像在挑戰過去的自己。」越野賽就像人生的縮影,迂迴賽道上,隨時有陡坡和石頭,比賽時一定要全心專注。職場上何嘗不是如此?一樣要強化專注力和持續力。

現在的曾惟苓,碰到任何有形、無形的風雨,都比從前更無畏、從容。而戰績歷歷的她還不滿足,8月要遠征法國,挑戰累積爬升6,100公尺、長101公里,有「越野路跑奧運」稱號的「環白朗峰極限越野賽」(Ultra-Trail duMont-Blanc)。她充滿自信地說:「沒什麼能難倒我,我會繼續跑下去。」

曾惟苓小檔案

出生年次:1980 年

學歷:台灣大學財務金融系碩士

經歷:台北富邦銀行第一屆儲備幹部、為挑戰陌生環境主動請纓至香港分行,成為首名派駐港分行儲備幹部,現為北富銀香港分行金融行銷組資深經理

運動紀錄:5 年內完成12 場越野山徑跑比賽、2013 年登非洲吉力馬扎羅山、2014 年登聖母峰基地營、2015 年完成168.6 公里的富士山極限越野賽(UTMF)

※更多精采內容在8月號《人氣電商教你賺錢本事》雜誌訂閱專區

【延伸閱讀】

越跑越懂得,那些對人生真正重要的事:心沒有放棄,身體就會跟隨

歐陽靖:用盡全力通過終點線,原來就是我人生最圓滿的一刻

這很簡單,但不容易:將阻礙扭轉為前進的動力

李開復:年輕人就應該比誰更拼命嗎?

運動專家建議的黃金訓練法:休息太多比休息不夠來得好!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Cheers雜誌網站》。※本文由Cheers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來自Cheers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