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郭董的霸氣與焦慮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5/12/21 沈富雄
© Bloomberg

美國聯準會升息1碼,央行彭總裁立即反其道而行,宣布降息半碼,這是遲來而且嚴峻的警訊,也是一劑遲緩甚且無效的療方,資本市場普遍以負面看待。只有工商業界難掩喜色,尤其是工總祕書長更是老實,直言將降低產業營運成本,也就是野村經濟學者辜朝明常說的,「美化公司的資產負債表。」,而對目前急需的「提振內需」毫無助益。

幾天後,鴻海郭董按捺不住了,呼籲總統候選人對未來3年的硬經濟指標提出明確目標,並且每半年向國會報告進度並進行檢討。郭董一向膽識過人,對他專業領域的電子製造業嗅覺無比靈敏,其掌握機先,霸氣不減,在國內不做第二人想。但此番言論則相形突兀,我不忍責其思慮欠周,只能把它視為在極度焦慮下的超理性期待,其理如下:

一、要總統候選人當下就未來3年提出經濟指標的預測值,是一個不盡情理的要求,別忘了今年5月間,包括主計總處及各財經智庫對今年GDP年增率預測值都落在3.5%左右,不到半年一修再修,目前已經淪為保1而不可得,是否主計長該下台而各智庫就此解散?專業尚且如此不靈,何苦厚責總統候選人?

二、一次預測3年有其不切實際及非理性的一面,究竟是提前檢視施政的能力,還是預測的精準?如以年增率為單位的指標,則金融危機後,次年因低基期的反彈值是否算數?以馬英九迄今常被訕笑的「6、3、3」為例,GDP年增率為6%,顯然低估了2008年次貸風暴的延續性傷害及從此總體經濟下行趨勢的誤判。不過,如果回顧2010年GDP年增率曾大於10%,則是危機後低基期反彈,這是在意料之中,卻難藉此預估此後的走向。至於失業率的3,如果只取整數而不用四捨五入,也可以勉強算是達陣。

三、多組候選人中,一組提出相對保守的數字,如明年為「2、4、2」,雖不討喜,但務實且跳票的可能性低;另一組則相對提出「3、3.5、2.5」的美麗數字,試問郭董如何解讀?如何幫選民解惑而做明智的選擇?否則,畫了大餅,當選後再跳票,任憑選民唾罵,好官自我為之,其可奈我何?

四、經此一論,難道郭董的焦慮與呼籲完全一文不值?當然不是!再以馬英九「6、3、3」中,國民所得達30000美元為例,如以一任4年為期,則複合年增率須達18%,放寬為兩任8年為期,複合年增率仍須高達9%,足見出此餿主意的財經幕僚之無知令人咋舌。

因此,總統候選人對未來總體經濟的理念、願景、目標及具體做法,向國人詳細告白,實有其必要。大餅人人會畫,共識也不缺乏,譬如,不分藍綠,三組候選人都不反對下列三大項為當務之急:區域整合、創新升級、擴大內需,但都停留在畫靶的層次,而沒有告訴國人他們將如何射箭。

以「區域整合」而言:總統候選人需要告訴我們如何克服中共的刁難及國內受損產業的頑抗?TPP與RCEP何者優先或者兩者皆要?

以「創新升級」而言:是要重蹈「兩兆雙星」政府全力拉拔的舊規,還是任由民間遍地萌芽自主開花的新路?如為後者,則政府如何化「低價、低薪、低稅負、低匯率」四低的惡土為創新經濟的沃壤?

以「擴大內需」而言:今天不是全民「錢淹腳目」的80年代,而是少數人「錢淹肚臍」,而多數人「腳踏淺灘」的困境,如何活化民間過度泛濫的資金去不斷點燃內需,在在考驗國家領導人的膽識與智慧,央行區區半碼降息不為功。

我充分了解郭董的焦慮與憂心,但總統不是董事長,國會也不是董事會,而且可確定的是未來的總統不會是成吉思汗!

(作者為前立法委員)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