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里約奧運即將開幕 內部問題一籮筐 醜態畢露

鉅亨網 鉅亨網 2016/8/3 鉅亨網新聞中心

巴西里約熱內盧奧運5日即將開幕,但未解決問題一籮筐,包括水質污染問題、空氣污染問題、治安問題、工程延宕問題、政治問題以及經濟和財政問題。看起來,巴西辦奧運想讓人看見它光鮮的一面,結果是反而暴露了更多內部問題。

香港《文匯報》綜合外電消息,美聯社過去16個月在里約各地測試水質,結果90%地點的呼吸道病毒含量超標,包括舉行比賽的科帕卡巴納海灘,以及旅遊熱點伊帕內馬海灘水質惡劣,部分地點更高達歐美安全標準的170萬倍,除了直接威脅1400名參賽選手的健康,前往當地觀賽的50萬遊客亦可能遭殃。

里約受水污染問題困擾多年,市政府近年大力改善海水水質,成功減少水域內的細菌數量,但卻未能清除水中病毒。專家指,細菌測試因為便宜及方便,常用作世界測試標準,卻忽視病毒的威脅,質疑里約附近海域已成病毒溫床。美聯社估計,只要運動員作賽期間喝下3茶匙海水,便幾乎肯定會引發呼吸道及腸胃感染,甚至影響心臟及腦部。

里約不少海灘海水病毒含量持續偏高,今年6月的驗水報告顯示,格洛里亞碼頭每公升海水含逾3700萬顆呼吸道病毒,較去年3月增加逾4成,潟湖地區的病毒含量更達每公升2.48億顆,伊帕內馬海灘腸病毒含量亦達到每公升3270萬顆。在美國加州海灘,每公升出現數千顆病毒已足夠引發警報。

美國南佛羅里達大學綜合生物學系主任哈伍德坦言,里約水質污染嚴重,反映當地根本沒處理污水,建議遊客不要下水,以免污水經口及鼻進入人體。哈伍德又警告,海灘上的沙同樣含大量病毒,擔心玩沙的嬰幼兒或因此染病。有來自烏拉圭的遊客直言,里約海水看來十分美麗,難以想像水質如此惡劣。

不少運動員已採取預防措施,避免在比賽期間染病,包括事先服用抗生素、用漂白水塗抹船槳,並計劃比賽時穿膠手套,盡量減少接觸污水。不過這些措施都不一定有效,例如抗生素只能對抗細菌感染,對病毒並無藥效。芬蘭帆船選手魯斯科拉坦言,里約水質時好時壞,已作好心理準備。

巴西菲韋爾大學分子微生物學實驗室主管斯皮爾基指,里約市政府早於10年前已承諾改善水質,但情況一直沒改善,即使水質間中轉佳,也只是出於天氣因素,而非政策見效。里約市長帕埃斯承認當局錯過改善水質的機會,實屬恥辱;奧委會則強調里奧水質安全。

除了水質骯髒以外,空氣污染也極為嚴重。路透社的報導指出,里約熱內盧2009年申辦奧運時也曾誇下海口,揚言當地空氣質素合乎世衛(WHO)建議標準,但奧運開幕前,有專家分析政府數據,發現當年的承諾並未兌現。聖保羅大學病理學家薩爾迪加運用世衛的統計方法,估算去年里約共有5400人死於空氣污染,遠高於同期死於謀殺的人數。

里約全市共有數百萬輛車,行駛時釋放的顆粒物(PM)對居民健康構成嚴重威脅。都會區1200萬人口中,每年估計有數千人死於與空氣污染相關的併發症。2006年協助世衛制訂更嚴格全球污染指標的薩爾迪加批評,當局集中精力處理水污染,忽視更嚴重的空氣污染,「你可以不喝瓜納巴拉灣的水,但不能不吸里約的空氣」,批評里約的空氣質素未達「奧運水平」。

里約奧組委可持續發展主管布拉加表示,單憑PM數據不能準確衡量空氣質素,又指其他空氣污染物皆處於低水平。薩爾迪加反駁指,吸入過多PM對健康造成的危害,遠較吸入其他污染物嚴重,批評當局誤導。

治安更是里約奧運的罩門,據英國《衛報》報導,就在奧運開幕前,巴西聖保羅警方1日採取突擊行動,救出被綁架的世界一級方程式賽車(F1)掌門人埃克萊斯頓岳母帕爾梅拉。由於綁匪在帕爾梅拉寓所中誤留指紋,又於附近轉換車輛時,被攝錄器拍攝,警方遂成功追蹤綁匪及幕後主腦的藏身之處。

帕爾梅拉7月22日於因特拉戈斯遭2名綁匪擄走。警方相信,綁匪得悉帕爾梅拉早前購買新傢俬,遂假扮送貨工人入屋。傭人當時沒起疑,開門後遭綁起,綁匪再強行把帕爾梅拉推入福特Fiesta私家車,帶到聖保羅科蒂亞鎮一個單位禁錮。

與此同時,里約奧運保安工作再度傳出醜聞,奧運公園保安門德斯於周日清晨涉嫌意圖性侵一名女消防員,趁對方在單車場館借宿睡覺時,把手伸入她的衣服內。女消防驚醒後呼救,門德斯當場被捕,將被控以企圖強姦罪名,罪成最高可被判監15年。

街頭暴力頻傳,據統計,今年上半年里約已有將近2000人遭到殺害。當奧運帶入大量人潮之後,當地現有的警力與消防恐怕難以負荷。而警察本身也成為受害者,里約今年已有50名警察遭到殺害。此外,毒販與幫派的猖獗,讓巴西政府不得不出動軍警混合的85000名人員上陣維安。

諷刺的是,傳言當局安排的奧運開幕式,其中一幕竟是巴西超級名模Gisele Bündchen被一名男童搶劫,藉以反映當地治安欠佳的社會問題。消息傳出後引起爭議,不少人反對在開幕禮加入這一「橋段」,認為會破壞巴西聲譽。當局立刻否認有「搶劫」環節,指有關報導不實,批評媒體違反保密要求。

工程也嚴重延宕,不少場館和基建設施仍未竣工,其中用作舉行划艇及獨木舟賽事的拉戈亞體育場,正門施工用的鷹架仍未移除。工程監督人表示,由於供應商出了問題,導致工程延誤,已要求工人日夜趕工,希望趕及在周六舉行賽事前完工。

有工人透露,場館內部已經完工,但拉戈亞體育場所在的羅德里古-迪弗雷塔斯潟湖,還有大量垃圾未被清理。至於舉行三項全能、帆船及部分游泳賽事的瓜納巴拉灣,水質污染問題嚴重,而瓜納巴拉灣的選手村仍未準備妥當,以及當地保安問題,同樣引起不少代表團關注。

巴西代總統特默早前為造價達100億雷亞爾的地鐵4號線主持通車儀式,連接即將舉辦大部分賽事的奧運主場館及市中心。一名在車站工作的電力工人表示,4號線其實並未完工,「但就像所有政府工程般,未完成照啟用」。負責經營4號線的「Metro Rio」否認工程仍未完成,形容工人只是在清理留在工地的剩餘物資。 

巴西政局持續動盪亦為奧運會添亂,聖保羅前日有6萬人上街,聲援被停職的總統羅塞夫,多達15個州也有示威抗議代總統特默執政。不過同日各地亦有反對羅塞夫的示威者聚集,要求國會把她革職,提前大選。

更慘的是,受主要出口產品及能源價格下跌影響,巴西經濟去年開始陷入衰退,加上政府大灑金錢舉辦奧運會導致財政緊張,歐美傳媒形容巴西正陷入「百年一遇的經濟危機」。

巴西經濟去年收縮接近4%,估計今年還會進一步收縮3%,有駐里約熱內盧的日企員工坦言:「現在是黑暗時代,我們只能忍耐。」推進海洋資源開發的巴西國營石油公司爆出貪污醜聞,連帶當地造船業亦受到重創,不少外資企業紛紛撤走。

巴西在2009年申辦奧運時,國家經濟強勁發展,2010年經濟增長更高達7.5%,但之後情況急轉直下。今年6月,世界盃官方贊助商電信巨頭「Oi」破產,接近654億雷亞爾的負債創巴西歷來最大規模。巴西通膨及失業率飆升,導致治安轉差,更有愈來愈多人為謀生移居外國。不過有留守巴西的日企員工認為,巴西市場潛力大,有信心經濟遲早會恢復。 

分析指,即使是「奧運效應」也未必能提振巴西經濟,反而增加國民對奧運會的反感。

更多來自鉅亨網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