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鉅亨看世界〉崩潰邊緣

鉅亨網 鉅亨網 2016/10/26 鉅亨網陳律安

委內瑞拉正一步步走向懸崖邊緣。

在該國總統 Nicolas Maduro 拒絕接受將其轟下台的公投結果後,其批評者認為,委內瑞拉的民主制度已蕩然無存。

美洲國家組織秘書長 Luis Almargo 表示:「只有獨裁者會剝奪公民權利,今日我們更加確信民主制度即將崩潰。」

委內瑞拉國內對於總統 Maduro 的反彈聲浪高漲,一場全國性的大規模抗議勢在必行。而國民議會中反對黨的議員,也因為 Maduro 拒絕下台,對他提起「政治及犯罪訴訟」。

除了政治上的動盪與紛擾,委內瑞拉還面臨了食物及醫藥的短缺,以及高漲的通膨。以下是《CNNMoney》整理出委內瑞拉深陷危機的四個原因。

經濟危機:連續三年的衰退

委內瑞拉已是連續三年陷入衰退。IMF 預估,其經濟體今年將萎縮 10%,並預期至少到 2019 年前,委國都將持續衰退。

在經濟萎縮的同時,貨品價格也不斷上升。IMF 預估,今年該國通膨將飆升 475%。委內瑞拉貨幣玻利瓦也大幅貶值,根據 DolarToday.com 的數據,兩年前 1 美元換 100 玻利瓦,現在則需要 1262 玻利瓦才能換 1 美元。

危機的成因,在於過度的福利政策、管理失當的設施,以及破敗的農場。

委內瑞拉失速的引擎:原油

當油價從 2014 年起開始崩跌時,委內瑞拉的情勢就變得相當糟。委內瑞拉擁有全球最大的油藏,但這也是它僅有的。原油占其出口營收逾 95%。如果它不賣油,國家無以為繼。

油價在 2014 年還在每桶 100 美元,今年稍早最低來到 26 美元,現在則約在每桶 50 美元。

委內瑞拉最大的問題在於沒有照顧好自己的金雞母,沒有在情況好時投資油田。也因為它拒絕改善自己的設施,其原油產量落到 13 年低點。

委內瑞拉國營油業 PDVSA 並未支付支援其開採的油業的款項,因此包括 Schlumberger 及其他一干油業都減少與其往來。

PDVSA 表示,如果債權人並未接受其新的付款條件,將面臨違約。週一時,有足夠的投資人接受新的協議,讓它今年免於違約。不過專家表示,這只不過讓違約拖遲個幾個月。

食品價格高漲、破爛的醫院

委內瑞拉今年的糧食短缺非常嚴重,它好幾周,甚至好幾個月都沒有牛奶、雞蛋、麵粉、肥皂、衛生紙等民生必需品。

儘管貨幣幣值大貶、油業營收下滑,政府仍對超市販售的物品大力執行嚴格的價格管控。這讓進口商幾乎不再進貨,以免越賣越虧。

根據幾份不同的預期提到,單 2016 年上半年,食品進口較去年同期下滑近 50%。

就在最近,政府開始停止價格管控,讓食品再度回到架上。然而,價格之高讓一般委內瑞拉人高不可攀。

委內瑞拉的藥品也陷入嚴重短缺,人民四處找尋盤尼西林及其他藥品卻終不可得。該國的醫療體系也崩潰,讓人們、甚至是嬰兒因為缺乏基本的醫療照護而喪命。

現金及黃金都用罄

委內瑞拉的現金很快地將枯竭,它已沒有錢支應應繳款項。從現在到 2017 年底它還欠 150 億美元,但央行儲備僅 118 億美元。與此同時,委內瑞拉的經濟命脈,即前述的國營油業 PDVSA 產油量也下滑,面臨違約風險。

委內瑞拉多數的儲備為黃金,為了支付款項,今年它將許多金條運往瑞士。

中國以往常援助委內瑞拉,對其借款數十億美元,但現在就連中國也讓委國斷了炊。

委內瑞拉的時間、金錢、及選項都越來越少。

美洲會議副總 Eric Farnsworth 表示:「委內瑞拉國內的氣氛越來越緊張,全部跡象皆顯示情況惡化得相當嚴重,且一時三刻間難以緩解。」(文:陳律安)

更多來自鉅亨網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