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限核協議 伊朗能,北韓不能?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7 劉國興

本月6日北韓宣布試爆氫彈成功,國際譁然。雖不能說沒有心裡準備,但懾於氫彈的殺傷力較核彈數倍,周邊國家都感到區域的安全驟降,復以北韓自我感覺極為良好,狂傲的金正恩可能不按牌理出牌,其威脅實已迫在眉睫。

所謂嚴厲譴責、三軍戒備、討論新制裁辦法,只是一再重演的老戲碼,搔不到癢處。顯然繼續發展核武以自重,是北韓的既定政策。如何面對?或許可由六強與伊朗於去年7月達成的限核協議找到靈感。這兩個同樣被小布希認為是邪惡軸心的國家,都亟於發展核武自抬身價,一個妥協一個依然故我。

伊朗的妥協是因為六強抓住了伊朗的痛腳,這個關鍵的痛腳是石油輸出,長期被禁運嚴重影響伊朗國力及民生發展。情況嚴重到須透過各種管道兜售黑市石油。但國際石油的黑市買賣極為敏感,有嚴重後續效應,因為違反了石油國輸出組織(OPEC)的規定將引發更嚴厲的處罰。至於亡命之徒般的伊斯蘭國將手中石油資源大作黑市買賣,也有買主,畢竟那是亂源,並成為被指責破壞和平資助恐怖組織的口實。所以伊朗在與列強談了12年後,終於在去年7月同意以延遲10年核武發展換取石油禁運。

北韓的不妥協就是痛腳仍未被抓到。1992年北韓被聯合國國際原子能總署發覺有製造核武跡象,接著美國與北韓展開限核談判,美國是以援建非核武發電原子反應爐換取北韓停止發展核武。結果因毫無互信基礎,承諾均付諸流水。

2003至2007年之「六方會談」,由美國、北韓、南韓、中共、日本、俄羅斯等參加,企圖修補。結果愈談愈糟,北韓不但於2003年退出「核子不擴散條約」(NPT),2006年且成功引爆了第一枚核彈,無畏聯合國安理會隨之祭以嚴厲的經濟制裁。如果北韓感到經濟制裁是痛腳,就不會在2009、2013續爆核彈,此次變本加厲爆氫彈了。

北韓是一個神祕國度,在如今通訊無遠弗屆的時代,這種封閉並不合時代步調,因此也必然有被孤立的無助和壓力,對此壓力的反彈就是與外界接觸,也就是要交一些朋友。交不到朋友,逐漸被自然淘汰,就是北韓痛腳所在。

北韓的核爆對我國安全也有實質的威脅,我方應與受威脅者採取一致合作的因應舉動。就實務層面而言,我與北韓的利害關係至多限於財務上的往來,有不同管道被要求貸款的可能,對此宜謹慎為之。

(作者為前駐科威特大使、國立台灣大學政治系兼任副教授)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