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陳沖專欄-摸不著頭腦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4/6/10 陳沖; 總統府資政、東吳法商講座教授

有一句俗話說: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為什麼?當然是因為太「高」了,以致常人無法理解。

最近立法院法案清倉,重要成果之一的保險法第146條之1修正案,就予人這種感覺。翻閱媒體有關修法前的消息,發現金管會前委員張士傑教授,曾經表示保留意見,並提到似因去年國寶人壽未依金管會不得在董監選舉投票的指示,而有此修法動議;但為單一個案而過度反應,聽來不像是監理機關的行為模式。此外新聞報導中也夾敘南山人壽有意介入中信金控的新聞,似乎暗示修法與該案有關,但立委諸公如因此支持修法,也太推崇立委選民服務的範圍。這些陽謀論,都不應該是修法的主因。

如果純就修正條文及其理由來看,禁止保險公司就其投資而握有的股權投票選舉董監事,會動用到法律層次的手段,表示金管會了解其中有憲法第23條的顧慮。依照憲法規定,限制人民第15條之財產權,除應以法律為之外,並要滿足「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的條件,所以在立法理由中應積極說明因為這一修正所產生公共利益的增進,而非只以形容詞為消極的陳述。何況本次立法理由中,消極的陳述又有過多的「假設」,試看這段文字:保險業…「如」於董監事改選時,採行行使表決權「介入經營權之爭」,「可能」產生「潛在」利益衝突或增加「系統性風險」,而「影響」公司經營決策及金融秩序…。針對既消極又假設的原因限制財產權行使,恐怕有違憲的爭議。

修正理由又提到,「鑒於保險業資金來自社會大眾…卻可成為被投資公司前幾大股東,對被投資公司具有相當程度之影響力」,話雖不錯,但具有同一特性的機構頗多,例如所謂四大基金、三大法人、國外機構投資人(保管銀行)、國內商業銀行以及國內證券投資信託公司等,為何獨限保險公司?致使前述的「陽謀論」有傳播的空間。而且對證券投信公司了解的人士,一定知道依照證券投資及顧問法制訂之「證券投信事業管理規則」第23條,對投信公司之要求僅止於須指派公司人員代表出席股東會、須為受益人最大之利益、不得參與經營、不得為不當之安排等,兩相對照,更可看出此修正案的突兀。

再者,修正條文的施行也應考慮被投資公司的利益。誠如修正理由所述,保險公司持股必然有相當數量,如果有一績效良好公司,保險業爭相投資,因不能參與董監選舉而放棄出席股東會(也不採通訊投票),造成股東會不足法定人數而流會,是否符合上市公司利益?而且大股東的保險公司不能行使投票權,自然形成其他股東(尤其是大股東)持股的膨脹,將使公司的運作以及公司法、證交法乃至其他金融法規條文的執行產生重大困擾(例如:公司法第369-4、369-9條、銀行法第25、25-1條、證交法第43-1條以及金融控股公司法第4、7、16、19、37、38、54、55、68條等)。至如保險公司因反正不能投票,選擇在股東會前釋出持股,反而會增加公司的不安定性。

金管會說的沒錯,保險業資金來自社會大眾,但如此修法真能符合大眾權益?如果提案修法的出發點正確,保險法第146條之1的修正應掌握下列各點:1、不論是否限制投票權,保險業應派員出席股東會。2、表決權的行使應有分析評估作業,證明符合保戶及保險業之利益。3、如要限制選舉董監事的權利,可以要求支持現有經營者,因為投資股票即表示肯定現有經營者的績效,又可配合公司法第192條之1的提名制度實施,而且記得93年投信投顧法立法前,對投信公司亦曾有類似的要求。至如現有經營者不獲肯定,則可以行動投票,將股票在市場出售。

立意良善的立法,也應符合憲法、符合比例原則、符合市場運作,更不要增加主管機關自己適用法條的困擾,捨此不為,那一定是「太高」的思維,需要「高」人出面說明。

更多來自 中時電子報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