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陸叫車平台 共享經濟?最大計程車行?

中央通訊社中央通訊社 2016/9/30 中央社

—從Uber爭議看共享經濟這件事專題之五(中央社記者馮昭上海30日電)「很多朋友跟我一樣,已經買車。以前說『快車』師傅素質不好,找不到路,以後不會了,因為會有很多出租車師傅來開。」在上海開了18年計程車的張師傅說。

距離「網絡(網路)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7月28日公布還不到一個星期,張師傅就已經迫不及待付訂金買車,也做好了賠點錢的準備,要跟車行解約。

為何願意放棄已經開了18年的計程車「轉行」?張師傅對中央社記者說,「每天」光是給車行的「份子錢」就要人民幣300元,「生病、休假,份子錢都照樣要付,而且公司要省錢,車子差,長時間開車坐得腰痠背疼」。

上海計程車多數車況不怎麼樣,椅子硬梆梆,避震效果也差,經常以為搭到老爺車,一問司機,答案卻是3年不到的車齡。

張師傅說,以後要改開「專車」。雖然買車不便宜,叫車平台每單還要抽走約20%,「自己的車,不開就沒錢,但也不用交錢」。

蘇師傅卻不這麼想。開計程車超過20年的蘇師傅,提到專車、快車崛起,他認為,「這是打土豪分田地」。蘇師傅說,大家都覺得計程車行好賺,就要打倒這個「土豪」。

「公司收份子錢,要買車、要修車、要幫師傅繳社保(類似台灣的勞健保費)。等這些私家車要上營業車牌,要付營業車的保險費,還要自己繳社保,成本拉近了,就不相信有那麼好賺。」蘇師傅說。

大陸從政策上明確界定,出租汽車(計程車)是營運服務,網約車作為出租汽車的一種方式,提供服務的車輛應為「營運車輛」。

計程車將包括傳統意義的「巡遊車輛」和「網約車」兩大類。傳統計程車主要以「掃馬路」方式巡遊攬客,可以在機場、交通樞紐站場等候客,也可通過電話、網路等方式提供預約服務;網約車與巡遊車有不同標識,不能「掃馬路」和站點候客,只能接受預約提供服務。

未來無論開計程車還是網約車,司機都要「持證上崗」。因為大陸修訂版的「出租汽車駕駛員從業資格管理規定」明確要求,網約車駕駛員納入出租汽車駕駛員範疇管理,從業資格從此有了統一規範。

從大陸陸續公布的網約車相關辦法可以看到,合法後的網約車與先前所謂「共享經濟」—用閒置的私家車資源經營網約車,沒有太大關係。比較像是台灣計程車的個人車行。

就在網約車辦法公布後幾天,曾經是「死對頭」的滴滴出行和優步(Uber)8月1日突然宣布要「在一起」。8月還沒結束,消費者就發現,網約車悄悄地在漲。不少網約車司機也覺得,最近開車賺錢似乎沒那麼容易了,補貼也在慢慢減少。

在今年3月舉辦的博鰲亞洲論壇上,滴滴出行營運長(COO)李建華在分論壇上表示,隨著社會的發展,「共享經濟是必然的,不是我們可以選擇的內容」。

他舉例,北京有5000萬輛車,如果再成長1000萬輛,交通將癱瘓。從出行的角度來看,讓私家車接入分享平台,讓更多人在同一時間共享出行資源變成必須。「在中國共享經濟是被迫的」。

在大陸政府宣布要讓網約車合法化後的這1個多月,上海馬路上的網約車數量大增,但塞車不但沒緩解,反而更嚴重。

在一動也不動的車陣中,邱師傅一一比著旁邊的車說,「我看車子就知道了,這都是網約車」。但記者仔細觀察,多數車內並沒有乘客,也就是空車行駛。

邱師傅對中央社記者說,「你以為網約車都等在家裡搶單嗎?不可能。要靠近乘客才能搶到單,所以網約車就整天在路上繞。哪有私家車會整天在路上,這不就等於多了好幾倍的私家車嗎?路上不堵才怪。」

而且,網約車便宜又大碗的情況,在大陸官方宣布讓網約車合法化前就悄悄在改變。

華夏時報今年4月曾報導,由於滴滴和優步將司機的高額補貼砍掉了一半多,從4月15日傍晚開始,北京地區首次上演滴滴、優步司機萬人大罷工。

一路靠燒錢持續做大的網約車市場,正進行去補貼化蛻變,發展則遭遇持續擴張的瓶頸。「溫水煮青蛙」地降低補貼的背後,長期用「分享經濟」講故事的滴滴和優步在改變。

在遭遇罷工後的4月18日,滴滴高調推出「夥伴創業計劃」,首批要在北京、廣州、深圳、武漢和成都五地招募10萬名車主。參與創業夥伴僅需繳納最高2萬元的保證金,即可經由與滴滴合作的汽車廠商領取一輛汽車,與勞務公司簽訂勞務合約後,就正式成為滴滴夥伴,上路接單。

業界人士說,滴滴此舉是應對萬人罷工推出的政策,目的是培養自己的車隊和司機,補充一些因補貼逐漸降低而導致不與公司合作的司機。這也是為未來的轉型做鋪墊。

小米科技投資部MIUI生態及遊戲負責人孫志超在大陸社群問答網站「知乎」撰文指出,共享經濟的本質是弱化擁有權,強調使用權。資源或技能的擁有者因為私有化沒有得到充分利用,如今得到更廣闊的價值。但如今對共享經濟其中一個誤解是,以為自由職業者匯集到一個平台就是共享經濟。

孫志超指出,事實上,「只有低門檻、可標準化的資源或服務才能做到這一點」。對於Uber等商業化公司來說,規模擴張是第一位。只有達到一定規模之後,邊際成本才會不斷趨近於零,從而保證服務者以最少的勞力賺到最多錢,同時用戶能得到高性價比(CP值)的服務,這也是平台最大的吸引力。

孫志超認為,但是對於任何追求高品質商品、服務的商業模式,則只能在一定區域或階層內營運。因為共享經濟不能保證所有人加入都能提供達標的商品、服務。所以只能採取傳統的僱用模式,來保證員工能安心工作,服務好那些注重品質的消費者。

除了補貼降低引發乘客和司機抱怨,還有乘客抱怨滴滴、快的「變貴」。因為在雨天或交通尖峰,手機叫車經常大幅加價。

一名網友說,9月17日中秋節連續假期的晚上叫車,因為下雨,原本計程車只要44元的路程,滴滴加價成了60元。

另一名網友更慘,用叫車軟體輸入起迄點試算搭計程車25元,搭網約車只要16元,他二話不說就選擇呼叫網約車。結果路上嚴重塞車,走走停停等待的時間每分鐘都要算錢,結果足足花了50元。

網上更有愈來愈多大陸網友質疑,頂著「共享經濟」壯大的網約車,不僅愈來愈「貴」,而且儼然成為另一種版本「壟斷」市場的超大型計程車行。

中國大陸對網約車的開放才剛剛開始,如此一個超級市場的變化是朝最初夢想前進,還是會有意想不到的「變形」發展,是個值得長期觀察的議題。1050930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