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陸港觀盤-不可不知的CFETS人民幣指數與資本市場展望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19 惠理康和ETF入息組合基金經理人張裕昇

去年8月11日人民幣自由化的政策推出使得全球波動度急速上升,新興市場再度啟動一波大跌,並驅動原本強勢的已開發國家股市快速補跌,相隔不到半年於12月1日國際貨幣基金(IMF)宣布人民幣入籃後,人民幣再度啟動一波貶勢。

本波人民幣走貶,再度驅動眾多亞洲貨幣跟貶,進而引起新興亞洲股市下跌與擴大至全球股市此刻的賣壓;對於資本市場的後勢關鍵預期仍將是人民幣的升貶,人民幣的盡快穩定將有助於資本市場開始築底反彈。

什麼是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

中國央行(PBOC)於去年12月11日正式發布的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該指數的發布代表中國政府已不願再接受人民幣兌美元持平,但對其他貿易對手大幅升值的現象,並預告了今後人民幣的匯價將跟隨一籃子貨幣升貶,不再只以美元匯價衡量。我認為若要分析人民幣後勢,今後不再是只追蹤USDCNY,而是須對該指數保持追蹤;CFETS人民幣指數採用約26.4%的美元、21.4%的歐元、14.7%的日圓、6.5%的港幣、6.3%的澳幣、4.7%的馬幣、4.4%的俄國盧布、3.9%的英鎊、3.8%的星幣、3.3%的泰銖、2.5%的加幣及1.5%的瑞士法朗;該指數1月15日收盤價為100.39,代表人民幣對應一籃子貨幣從2014年底以來升值約0.39%。

CFETS指數將使全球央行進入平衡時代

分析CFETS指數一籃子貨幣,由於港幣兌美元採聯匯制度,可視為美元資產,故整體美元權重達33%,兩大貨幣歐元與日圓聯合權重為36%,其餘對中國有貿易相關的主要貨幣總權重接近31%;故美國直接匯兌衡量因子從過去的100%降到33%,其影響有三:(一)若其他國家因為美國升息對美元貶值,則人民幣將跟貶。(二)目前全球關注是否持續擴大量化寬鬆的歐洲與日本將影響人民幣未來升貶,若歐元與日圓走貶,則人民幣將很有可能部分跟貶。(三)一旦其他貿易對手(如澳洲、馬來西亞、俄國、英國、新加坡及泰國等)競爭性跟貶,則人民幣貶值幅度將更大。由此可知,中國央行藉由該指數的發布使得全球央行進入平衡時代,未來美國升息將影響全球其他國家將通縮輸入美國,且歐洲與日本在考慮是否擴大量化寬鬆的同時,將可能因為中國因素而打折扣,其他貿易對手的貶值也將可能導致多方損傷。

短期人民幣匯價與資本市場將趨穩

由CFETS指數觀察,人民幣去年經歷兩波貶值,該指數也由最高的105.5修正至目前的100.4,故目前認為人民幣匯價短期應該已接近中國央行的滿足點,由人民幣貶值引發的資產修正走勢,預期也將告一段落,短期資本市場將有機會出現反彈行情。中期來講,雖然投資人可能無法再樂觀預期歐洲與日本兩大央行未來的寬鬆空間,但也不必過度悲觀,由於美國的升息影響力增加,故預期將使聯準會(Fed)升息步伐更加減緩,令全球保持極度貨幣寬鬆,但成為一個更加均衡的資本市場。

總觀來講,人民幣的走貶使得全球資本市場近半年大幅波動,該影響目前逐漸消退中,短期資本市場應可期待反彈,投資人宜選擇具有基本面支撐的資產介入,例如中國消費相關類股、美國科技股與美國房地產市場,可望迎來波動後的回升行情。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