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陸80後急起直追 成就核盾牌抗美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5/12/24 林永富

俄羅斯《專家》周刊網站曾刊載題為〈中國如何構建戰略核力量?〉的文章,作者吉洪諾夫認為,1980年代之前,中國大陸的核反擊能力實際上對美國來說只具有象徵性意義,一旦發生核戰爭中國將堅持不了1個小時,中國的大部分核武器可能在發射前就被對方核武器摧毀。但隨後,大陸加強小型核彈研發、加快核試驗進度,目前已能對美國形成有效核威懾。

鷹眼圖說軍事網站報導,中國氫彈之父于敏院士和核物理學家鄧稼先在1986年向中共中央建議,要求加快核子試驗步伐,在1996年《全面禁核試條約》簽署前,完成了最後一次熱核子試驗;這項建議讓中國跨過了核彈頭小型化和核武器安全化的門檻,也使得目前的核子飛彈技術有長足進步,形成核盾牌。中國早期核武器師承前蘇聯,從發射和投擲平台再到核武器的爆炸性能基本上僅相當於前蘇聯60年代的水準,東風-4和東風-5型戰略飛彈使用液體燃料,飛彈發射陣地相對固定,基本都在美軍核武器的瞄準之下。

1980年代之前,中國核武庫中可覆蓋美國本土的武器只有數十件,而美國則擁有2000件,中國在第二代核武器(東風-41、東風-31、東風-21)還在進行技術攻關的關鍵時期,一旦發生核戰爭將堅持不了1個小時;當時,中國的大部分核武器都因不能進行機動運輸發射,而可能在發射前就被對方核武器摧毀。中國固定式發射井是對方核武器的首選目標,生存能力非常差,必須盡快研製可以進行機動部署的固體燃料核武器,且攜帶小型化核彈頭,才能在敵方首次核打擊中存活下來,並進行反擊和第二次反擊。

于敏認為,當時中國正處於突破第二代核武器優化設計的關鍵時刻,如果必須做的熱試驗還沒有做完,該拿的資料還沒拿到,核武器事業很可能功虧一簣。

1986年,鄧稼先和于敏向中共中央建議,要求加快核子試驗步伐,盡早完成必做的核子試驗,為中國爭取了寶貴的10年熱核子試驗時間,做完了必須做的熱試驗,讓中國跨過了核彈頭小型化和核武器安全化這道坎,成就了中國新一代核武器和國家的核盾牌。

小 靈 通

中國氫彈之父于敏

于敏是前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副院長,在1970年代時,為中國氫彈原理解決了一系列基礎問題,提出了從原理到構形的基本完整設想,後長期領導並參加核武器的理論研究。2015年獲得國家最高科技獎。(張國威)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