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青年台灣元年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17 楊渡

這次大選有個特別值得觀察之處:新世代政治的時代來臨了。

首先,台灣第一位女總統,也是亞洲第一位女總統,用外媒的說法,因為她不是出身政治世家(如泰國),不是寡婦(如菲律賓柯拉蓉),不是政治受難者家屬,而是靠著收拾起2008年阿扁留下的民進黨殘局而起家,如今帶領男性中心意識強烈的民進黨登上國家領導人位置。這是此次選舉最特別的地方。與民進黨的傳統支持者不同,她的支持者之中有大量的年輕世代。

其次,新出爐的立法委員也很值得注目。以社會運動、社會企業、人權運動而聞名的幾位政治素人,在這次宣告當選。民進黨不分區的蔡培慧、王榮璋、余宛如等,讓民進黨與新興的社會力結合,不僅形象改觀,也使得民進黨有改變的動力。如果不是這樣,民進黨最後的政黨票召喚可能無法奏效。此外時代力量3位候選人投入區域立委,以自己實力從基層做起,並宣告當選。這在過去政治環境是不可想像的。

這樣的現象如果只是顯現於一人一地,例如都會區,或許可稱之為特殊的案例,但選舉結果顯示出各地都有此種現象時,就可以說明一種新興的趨勢正在形成。要言之,這是一個新世代召喚改變,也正在改變時代的徵兆。

這樣的徵兆意味著什麼?

最近,法國學者阿蘭.巴迪歐在巴黎恐怖攻擊後的演講中,分析了當前世界資本主義的問題,在於全球46%的財富集中在1%的人手中;全球86%的財富集中在10%的人手中;50%的人近於赤貧。在歐洲國家,中產階級現在約占了14%,卻以為自己是社會的主力,並與赤貧者對立起來。

然而赤貧者本身的不滿,卻會演變為兩種反應,一種是向這種價值觀看齊,努力學習;另一種是虛無主義的對抗,將不滿化為行動。在歐洲,某些無望者甚至自我毀滅也不覺得可惜,因為生命早已毫無希望。恐怖主義的根源與此有關。

台灣並未如此嚴重,但貧富不均,社會分配不公,底層被剝奪感強烈,卻是非常鮮明。特別是台灣薪資結構無法提升,年輕人上了大學卻看不到出路,導致年輕世代充滿不平。這樣的不平無法得到解決,政府也無法改善,就容易走向虛無主義,走向憤怒與反抗。特別是當某一個不公不義的議題出現,就會變成集體憤怒的出口。

要改變這種結構性的困境,政府得吸納這些社會力,讓他們進入體制內一起尋找解決的方案,而不是視之為「反抗軍」,加以排斥。民進黨懂得這個道理,吸納這樣的社會力,而國民黨卻依舊排斥,推出的不分區候選人只在小圈圈裡搶食快失去的大餅。國民黨的大輸,豈是偶然?

在社群網站已成為生活文化之後,社會的動員能量早以10倍速前進,但老國民黨卻以舊時代的速度、官僚化的決策來處理危機,如何不崩潰?舉例來說,周子瑜事件原本只是很單純的個人行為,但她16歲的面容被迫在政治面前低頭道歉的模樣,令人不捨。選前之夜,影片在網路瘋傳,不到1小時,透過手機早已傳遍全台灣,不只影響總統選舉,立委選舉許多輸贏邊緣的局立即為之翻盤。如今,移動時代正在改變台灣的政治文化。

第一位女總統固然改變了台灣,但許多新血進入立法院,卻宣告了一個新世代政治的來臨。(作者為作家)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