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餘年不滿廿 卻懷百歲憂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5/12/8 沈富雄

周一(12/7)清晨5時,一如往昔起身撿報,不料,翻開一看,真是怵目驚心,我的名字竟然出現在社論的標題裡:〈施明德與沈富雄的綠色憂慮〉,細讀後,五味雜陳,不得不有此回應。

施明德的憂慮與我相較,顯然在不同的層次與面向,它的內容我也不盡贊同,這部分宜由施先生自己處理。

施明德與我同樣系出綠營,但所謂「綠色」憂慮者應是指明年變天後的綠色執政。如此,則未免對我憂心國事的本意做過度狹隘的解讀,如果朱立倫逆轉勝,國民黨繼續執政,我會有藍色憂慮;萬一我們被對岸統一了,我就會有紅色憂慮,因此,憂的內容可以五彩繽紛,憂的初心只有一個,我憂的是整體台灣的未來,而且,不是3年、5年的短期未來,而是30、50甚至是100年的長遠未來!

今年4月,我重新啟動臉書,那時,施明德正與第三勢力的諸小黨合縱連橫,企圖越過連署的門檻,我是比較不浪漫,只用嚴肅的心情,自我調侃地寫下:「我如果選總統…」,我的政見如下:「無獨無統,何武之有?年金永續,子孫昌隆;拒絕平庸,翻轉成龍;政府做東,全民分紅。」這32字箴言涵蓋了統獨、年金、總經體質及分配正義四大領域。

上述四大區塊,藍營一向認為「統獨」是他們的強項,是小英難以竟全功的最後一哩路,我的看法剛好相反,「統獨」一項,小英在520就職演說就會交代清楚,老美一定pass,北京不會滿意,但也無可如何。相形之下,其餘三項就顯得茲事體大,影響深遠。因此,主要政黨的總統候選人皆避之唯恐不及,因為明確表態,勢必傷人,選情領先的人不必無端流失選票,落後的人本可大開大闔,死馬當活馬醫,卻因鬥志已失,只能苟延殘喘。

先進民主國家的大選,如美、英、法、加拿大等,兩位主要候選人一定旗幟鮮明,主張對立供選民選擇。反觀台灣,差可指認的只有「九二共識」來自藍營,「在地經濟」來自綠營,除此之外,則一片混沌,藍綠難分,以這次小英缺席的青年論壇為例,除了朱立倫勇敢地在年金改革上輕輕點到「儲金制」,陳建仁老調重談「國是會議」,以及「社會住宅」稍有火花以外,各位青年朋友可曾留下任何深刻的印象?說穿了,三位候選人都在慷人民的慨,以納稅人的錢施以小恩小惠,來博取小眾的歡心,既無宏圖也無遠見。

準總統們 誰憂台灣未來

再以攸關國家未來興衰榮枯的總體經濟而言,工商大老們動不動就抱怨台灣「缺水、缺電、缺工、缺地」,讓他們難以施展身手,其實,他們要的是廉價的四「缺」,以重溫80及90年代的黃金歲月,我卻認為「低薪、低價、低稅、低匯率」四低才是產業無從升級及轉型的主因。總統候選人一定傾聽工商龍頭而百依百順,對真實病因的探究則能省就省,因為這是得罪人的,恐怕連政治獻金都會斷炊。但也因為如此投鼠忌器,台灣的經濟前景恐將從此一蹶不振,陷入「中所得陷阱」而難以翻身。

我今年76歲,運氣好可以再活20年,但要考慮最後10年失智的風險,算來算去也只剩10年有用的歲月。一些不懷好意,罵我綠蛆的網友一天到晚勸我遊山玩水,歸隱山林,含飴弄孫,甚至擺攤算命等等不一而足。其實,這些人太不了解我了,我是一個枕筆待旦,勤奮不懈的知識分子,憂國憂民、死而後已是我的基因,也是我的福分。

「百歲之憂」是否太誇張了,當然不是,當我們談到人口結構,潛藏債務時,不是動輒以25、50年計算嗎?回想我1986年回國,轉瞬已30年,百歲也不過是三倍而已,一息尚存,要我不憂,其也難乎?

(作者為前立法委員)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