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期中選舉後美元指數挑戰百點?

先探投資週刊 標誌 先探投資週刊 2018/11/8 魏聖峰
期中選舉後美元指數挑戰百點? © 先探雜誌 期中選舉後美元指數挑戰百點?

美國勞工部十一月二日發布十月份就業數據,最引人注意的是,平均時薪年增率達到三.一%創下九年半新高。這項數據引發美債殖利率全面上揚,雖然美元指數近期漲到九七.二點後回檔,但從利率市場的趨勢來看,未來美元指數不會太疲弱,對歐元和新興市場貨幣都將造成影響。

未來美元指數要怎麼走,我們先從技術型態著手。以二○○○年以來的長線美元指數來看,從二○○一年七月初的一二一點下跌,當時是美國科技股泡沫化引發美股和全球股市走弱,美元指數也出現空頭走勢。二○○二年當時還有高盛證券喊出響亮的「金磚四國」口號,進一步帶衰美元指數的行情,一路滑落到二○○八年三月下旬最低點的七○.六九八點才止跌,這段期間美元指數大約下跌五一點。

以美元指數滿足點推測

如果美元指數從最低點反彈,那波跌幅一半大約是二五.五點,反彈滿足點在九六.一九八點,若按照技術分析理論,反彈○.六八二則會來到一○四.三點左右。實際上,美元指數在一六年一月一度漲到一○三.八二點,相當接近從最低點反彈○.六八二的幅度,代表這波美元的反彈幅度算非常強勁。一六年以來美元指數較小的波段來看,從一○三.八二點回檔到八八點,目前也已經反彈到九六點以上,九六點剛好是這波跌幅的一半位置,在美元基本面支撐下,如果是反彈這個小波段的○.六八二,將會是九八.二三點的位置。下一次美元指數反彈一旦突破近期高點的九七.二點,下一個反彈目標可能就是九八.二三點。

二○○○年以來的美元指數走勢,一○○點大約是近二○年以來的大頸線位置,以頸線為基準,配合美元指數從一○三.八二點回測八八點位置,再從一○○點往上作測幅就在一一○點附近。假如未來美元指數能突破一六年一月高點的一○三.八二點,我們推測未來滿足點不排除挑戰一一○點。若讓美元指數站上一○○點的頸線,代表美元指數從二○○三年初跌破一○○點後重返頸線壓力區,也可能是美元多頭的重要訊號。

美國十月份薪資年增率達到三.一%,暗示美國經濟已經出現溫和性的通膨現象,如果能將這項年增率控制在三.四%以下,對美國經濟成長有利。假如不小心讓這項數據進一步上揚到三.五~四%以上,將會刺激美國整體物價的上漲壓力。如果是這樣,未來聯準會恐有加速升息的壓力。另一個變數是貿易戰,美中貿易戰越打越激烈,可能會是刺激明年美國物價上漲壓力的來源,而這個風險還很難評估。這項數據出來後,美債殖利率又在十年期、三○年期長債殖利率上揚下,帶動各期美債殖利率往上升。

從美國和歐元區的經濟成長率比較,大部分的時間都是美國的經濟成長愈高於歐元區。尤其是在今年第二、三季美國的經濟成長率表現幾乎是歐元區的一倍。從這個角度來看,美國的經濟情況比歐元強勁,對美元指數有很強的支撐作用。

美國景氣遠比歐元區好

不要忘了,聯準會從一五年十二月已經開始升息和縮表,至今已經升息八次,還有現在也進入第五階段的縮表進度,從十月起聯準會每個月回收五○○億美元資金。反觀歐洲央行原本要在九月底正式結束QE不再放錢,卻受到義大利政治局勢不穩定,義大利十年期公債殖利率一度創下四年新高的三.六八六%,歐洲央行只好延長QE到年底(每個月釋金三○○億歐元),歐洲央行計畫最快明年上半年開始執行縮表計畫,或許明年上半年歐洲央行有可能升息一碼當作宣示性意義,假如屆時歐元區出現雜音,歐洲央行或許就沒有升息的機會。

聯準會已經升息和縮表,歐洲央行卻還在QE階段。即便如此,美國經濟強於歐元區經濟,美國民間消費能力還是高於歐元區。這現象只能說明當前的美國經濟在升息過程中維持穩定擴張,屬於景氣向上的正向循環,反觀歐元區的經濟雖然還處於寬鬆貨幣環境階段,但經濟成長力道並不強。當前歐元區經濟最大的問題在於,現在是歐洲央行透過QE政策從市場買了很多會員國的公債,維持歐元區國家公債殖利率在低檔,一旦歐洲央行結束QE,歐元區各國公債的最大盤不見了,歐豬國家的義大利、西班牙或甚至希臘等國的公債殖利率會不會飆高,將會是最大考驗。一旦歐元區公債殖利率飆升,恐怕不利歐元匯價和歐元區經濟成長表現。

分離主義在歐盟蔓延

最近歐元區的分離主義聲浪不小,義大利和歐盟間的關係不睦。歐盟原本規定會員國的預算赤字不得超過GDP的三%。義大利國會最近通過明年度赤字占GDP的二.四%,遭到歐盟退回。義大利與歐盟關係張之際,一度刺激義大利十年期公債殖利率走高。從歐盟的角度來看,好不容易才慢慢解決完希臘債務危機,歐盟不想再看到未來還有類似希臘的債務危機出現,並要求義大利政府提高稅收和降低政府支出。義大利與歐盟間的問題若無解,恐影響歐元匯價表現,進而帶動美元指數的強勢表現。

當前歐盟的問題不少,尤其是疑歐派的分離主義在歐盟不少地方蔓延,一六年六月英國脫歐公投幫疑歐派打響第一槍。去年還有西班牙加泰隆尼亞想要脫離西班牙獨立,現在義大利是由反建制派的五星運動黨和聯盟黨組成聯合內閣。歐洲的分離主義聲量不小,歐盟急需要一個強而有力的領導人出頭整合不同的意見。偏偏過去主導歐盟政局的德國總理梅克爾,最近因為所屬政黨的基民黨在德國許多地方選舉中選情不佳,梅克爾在德國選民中的魅力不再,不得不宣布將在這屆任期結束後(二○二一年)不再尋求連任,也不參選國會議員,梅克爾提前跛腳,未來也很難再領導整個歐盟。

至少在年底前,德國基民黨會陷入紛亂,直到下一個能頂替梅克爾政治魅力的政治人物出現。假如基民黨出現新的領導中心,或許梅克爾會被迫提前交棒,然後結束德國政壇當前的亂局,這對歐元來說將會是件好事。另外一個問題就是,新的德國政治領導人現身後,能否有能力在歐盟頂替梅克爾先前的政治光環也是個變數。假如未來德國總理撐不起歐盟的領導地位,那麼下一個歐盟實質領導人會是誰?這些政治問題都將影響到未來歐元匯價的表現。

影響歐元匯率另一個變數:誰是下一屆歐洲央行總裁?現任總裁德拉吉的任期將在明年十月底屆滿,他是義大利人。下屆央行總裁呼聲最高的是現任德國央行總裁衛德曼(Jens Weidmann)。魏德曼將在明年到期,且荷蘭、法國和義大利都輪流分別擔任過歐洲央行總裁,現在終於有機會輪到德國。另外,法國央行總裁德加洛(Francoins Villeroy de Galhau)也可能是下屆的競爭者。

假如下屆歐洲央行總裁是由魏德曼接掌,歐洲媒體認為,他素有「鷹派之王」的稱號。有可能會加快歐洲央行的升息腳步,盡快讓歐元區走出當前的寬鬆貨幣政策。但是否會衝擊到歐元區的經濟成長,將會是最大的風險。金融市場普遍認為,魏德曼接掌的機率高於德加洛。

至於在新興市場貨幣方面,美中貿易戰是否會讓人民幣貶破七元大關,是很重要的觀察重點。人民幣在新興市場分量很重,假如人民幣重啟貶勢,對其他亞洲新興市場貨幣的韓元、新台幣、印尼盾、泰銖甚至印度盧比都將造成實質的貶值壓力。

更多 先探投資週刊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