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賴院長,您為派遣工加薪加對了嗎?

遠見雜誌 標誌 遠見雜誌 2018/5/16
賴院長,您為派遺工加薪加對了嗎? © Global Views Commonwealth 賴院長,您為派遺工加薪加對了嗎?

日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宣布要調高公家機關、國營事業旗下派遣工的起薪達3萬元以上,民間似乎並不領情,不少網友直批是否趕在蔡政府執政屆滿2周年前夕端出來的政策牛肉,「又是幹話一堆!」

照理說,為派遣工加薪似乎是美意一樁,但立委蔣萬安就認為,這與2016年時任勞動部長郭芳煜宣示由勞動部本身做起率先「零派遣」的政策,是否先後自相矛盾?一時間,到底是該先「替派遺工加薪」亦或先推動「零派遣」?成了熱議的話題。

事實上,職場上到處充斥派遣、零工的非正職員工,會為社會及產業帶來什麼後遣症?更值得關注。

據估計,台灣有700多萬人曾打過零工、200多萬人正處於非典型就業狀態,更有71%的企業曾聘過臨時工,46.8%的公司醞釀用打工族取代正職員工。因此,未來的台灣社會,恐怕會有愈來愈多的零工。

衝擊1:年輕人接不到高階工作 失業率難以想像

如此一來,即將步入或初入職場的社會新鮮人,恐怕首當其衝。

雖然目前許多企業都將正職裁徹,將任務轉而委外執行,但其中,難度較高、價碼較優的專業型case,多半交由具實務經驗的專家承接,換言之,職場老鳥通常會比菜鳥更有機會接到高附加價值的工作。

反觀缺乏正職歷練的社會新鮮人,在沒有實務成績的奧援下,又缺乏社交、談判、專案執行的能力,難以爭取高階的專業型任務,最終,只能淪為跑腿、粗工、代客打雜等初階零工,靠賣「時間」和「體力」維生。

「在零工時代,年輕人很難被歷練,人力素質很容易出現『世代斷層』!」1111人力銀行副總李大華憂心忡忡,要承接高階case,需靠經驗來累積專業,但由於正職被解編,社會新鮮人無法到企業歷練,企業外包的高階case,多半不會落在年輕人頭上,成長的機會被剝奪,而淪為「非自願性」的零工族。

某人力銀行的調查,就突顯年輕人的無奈。問社會新鮮人,為何從事非典型就業?前五大因素就有四項是因擠不進理想正職,只好暫以打工過渡。最多人選的是「找正職時間,超過預期」,其次是「想先累積職場經驗」「先卡職缺,再轉正職」「為了先進嚮往的企業」。

儘管不少年輕人將打零工視為轉進正職的前哨站,實際上,有高達70.8%的菜鳥零工族,並沒獲得「轉任正職」的機會。

「許多人若在職場起步,就當零工,就很難擠進全職!」李大華直言,「企業補正職缺時,優先考慮具經驗的老鳥,只有打工經驗的年輕人機會很渺茫。」

令人擔憂的是,跑腿、雜役很容易被機器人取代,未來,青年的失業率將難以想像。

衝擊2:缺乏升官加薪制度 零工族恐淪經濟弱勢族群

經濟問題,亦是對初階零工的一大考驗。

許多臨時工的時薪,換算起來都比菜鳥正職的薪水高。但相較企業正職會因為資歷和專業累積而升官加薪,零工是論件、論時計酬的,酬勞是僵錮的,收入難有成長。

根據人力銀行的調查,企業界坦誠公司支付給「派遣」和「約聘」人員的平均薪資,分別只有正職人員的73.7%及76.3%。也就是說,正職的起薪一開始不如零工,但年資一久,平均會比零工高出3成左右。

除收入堪慮外,初階零工族,由於沒有雇主,缺乏勞基法、勞保、退休金等資源保障,也是社會保險的弱勢族群。

今年2月,國道五號發生的蝶戀花遊覽車翻覆事件,其中的事主康姓駕駛就是派遣工,與蝶戀花旅行社無僱傭關係,事情一發生,派遣公司與旅行社就互踢皮球,讓康姓駕駛的家屬求助無門。

無論如何,零工時代的到來,對個人、企業、國家都是一記重擊,因此,解決台灣的低薪問題,似乎不是藉由幫派遣工加薪就足以解決的。

更多來自遠見雜誌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