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拋家棄子13年、癌末賭鬼父親仍抽菸爛賭…一場荒謬喪禮,上演最悲哀的人倫慘劇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8/3/19 陳憶慈
© 由 Storm Media Group 提供

'

若你有一個賭鬼爸爸、欠了一屁股爛債。有一天,他說要去買菸,「老公,你要小心喔、討債那些人可能還沒走遠」、「沒事,我等一下就回來」而這一出門,一走就是十幾年,拋家棄子、音訊全無。

長大成人後的你,某天意外接到電話,失蹤的父親被找到了!但他癌症末期、壽命只剩下3個月...,如果是你,會願意去醫院探望他嗎?願意陪他走完人生最後一里路嗎?

電影《多桑不在家》改變自真實故事,拋家棄子13年的「賭鬼父親」死了,松田家的兄弟卻因為他的過世,意外從來弔唁的父親生前好友口中,聽到一個他們「完全不認識」的爸爸...

參加父親的喪禮,但大家緬懷的那個人,我不認識...

這是一場極為荒謬的葬禮。

望著父親的遺照,松田幸治覺得好陌生、明明這麼恨他,可是他真的死了,心理又有種奇怪的感覺...。

三個月前,幸治跟媽媽、哥哥得知,爸爸罹癌、壽命將至。而那個拋家棄子的「失格父親」,現在就躺在那裡。

在殯儀管等了大半天,來參加公祭的只有十幾人、連最小的廳都坐不滿,媽媽也不願意來送他一程。哥哥嘆了一口氣:「參加喪禮的人數,也許這代表他生前的價值吧!」

幸治在一旁若有所思,恨爸爸嗎?他應該要恨。

消失13年的賭鬼父親出現之後,得了胃癌、只剩3個月的壽命,媽媽與哥哥都拒絕去醫院看他。

但幸治抱有一絲絲的希望。其實在他心裡,有那們幾個瞬間,他好喜歡爸爸。這段平凡的回憶常在午夜夢迴時出現:小學時的他,常常跟爸爸在河堤練習傳球、揮棒,爸爸勉勵他要以甲子園為目標。所以,他抱著最珍惜的童年回憶、帶著父親已經悔改的希望,到醫院探視。

但在醫院看見的,父親依然抽著菸、跟電話的另一頭討論著10萬、20萬像是談借貸、賭債的事...,失望透頂的幸治,父子關係最終沒能修補。

03 © 由 Storm Media Group 提供 03
父親生前最後3個月,幸治抱著希望去探望父親。(圖/天馬行空提供)

幸治的思緒回過神,看著弔唁者稀稀落落的進場,也不知道是爸爸從哪認識來的,有小鋼珠店員、酒館老闆、男扮女裝的「男大姐」、魔術師、麻將牌咖、討債小弟、癌症病房室友...,兄弟倆面面相覷,巴不得趕快結束這場尷尬的喪禮。

喪禮開始了。

僧人簡短得誦經完畢、並充當司儀,請在場的親友講一些緬懷松田先生的話。

A先生首先站了起來,清清喉嚨說:

「我是阿松的麻將牌咖,我們一週根本就可以打九天麻將!」說完開始大笑。「唉,阿松這個人很傻、是個好人,明明沒錢,卻把錢都借給需要幫助的人。

等等!怎麼回事?這段發言,讓幸治跟哥哥很是傻眼,知道爸爸愛賭博、愛借錢,借了錢又再去賭,但怎麼會「借錢給別人」呢?但看著周圍的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點頭附和,幸治與哥哥更陷入了沈思。

接著是魔術師B先生,他忽然拿起魔術道具:

「我想變一段松田桑最愛的魔術」,說完其他人也開始鼓動。B先生拿起一團廢紙,大喊一串幼稚的咒語「阿布拉卡達比拉」!一眨眼、竟變成一顆棒球,「松田桑一直練這個魔術,要在小兒子生日的時候表演!

現場沒人介意,寧靜的喪禮被搞得像魔術秀,大聲拍手叫好。而靜靜在一旁的幸治,心中好像有一根神經被挑動了一下,他依然面無表情,眼神卻透著困惑與迷茫:爸爸...真的一直記得我喜歡棒球嗎?

C先生似乎跟父親認識很久了,他拿出一疊泛黃的紙:

「松田生前交給我一封信,他叫我在喪禮上唸出來!」接著放大了音量。「『我對我的朋友,只有感謝;對我的孩子,我還是想好好感謝他們。最後......特別想對太太說,我從來沒有忘記過妳』」接著翻頁,「喔!他說要留一樣東西給我跟他兒子,就是他的幾顆臼齒,那全是金子做的...」說完從口袋中拿出老虎鉗、要開棺拔牙...

眾人嚇出一身冷汗、在慌張制止C先生的同時,幸治與哥哥卻有種渾身不舒服的感覺,像是相信數十年的真理,一夕之前被糾正這是錯的、被推翻了。

媽媽,他真的記得媽媽嗎?如果記得,為何還要讓她辛苦一輩子?凌晨送報、趕回家做早餐、下午做家庭代工、半夜還打扮得很漂亮去上「夜班」...,如果,在此刻對父親產生好感,是不是背叛了媽媽?

02.PNG © 由 Storm Media Group 提供 02.PNG
幸治(中)、與哥哥、女友,在喪禮會場中,受到很大的衝擊。(圖/取自youtube)

接下來,從這些三教九流的朋友口中,慢慢揭開松田先生13年來的人生片段,原來父親喜歡蒐集成人簡報;原來他愛唱的歌是鄧麗君的〈償還〉;聽說他很有主見、朋友都找他談心...,這些細細碎碎的線索,慢慢拼湊出松田兄弟的「父親」模樣。

幸治與哥哥,從喪禮到現在沒說過任何一句話,但卻忍不住的交叉、握緊著手指,向在止住顫抖般。

說不恨爸爸是騙人的,把母子三人害這麼慘。父親一直是兄弟倆多年來的「仇恨目標」,但現在真的意識到他過世了,心裡卻怪怪的,好像有一塊被挖空,突然變得空虛,過去那麼努力的「恨」一個人,是不是一切都白費了?

原來,即使是「恨」,也是源自對家人難以割捨的情感。當父親走了,這個「恨」的情感連結也不在了...

看著眼前許多受過父親幫助的人,不停的在描述一個「陌生人」的善行、而那個陌生人卻是他們的父親。讓人無法克制得產生「原來他這幾年來也不好過」、「原來他這麼善良」的想法。

對幸治與哥哥來說,衝擊太大、一時間都無法消化。這些弔唁詞像拼圖般,漸漸拼出了父親生前,不為人知的秘密;也拼出了一個松田兄弟「完全不認識」的父親。

0123.PNG © 由 Storm Media Group 提供 0123.PNG
父親生前的親友,帶來許多不可思議的謎團。(圖/取自youtube)

日本人「太過冷靜」的送終

如果你參加過傳統喪禮,應該可以體會台灣喪葬習俗的「熱鬧」,哭聲、誦經、電子花車、吹「西索米」等,我們慣用豐沛的情感,傳達對逝者的不捨;用熱鬧的橋段,讓表達對逝者的敬重。

然而,在《多桑不在家》中,卻反映出截然不同的喪葬風俗。日本的喪禮一向是冷靜沉著,甚至會讓你有「他們真的難過嗎?」的錯覺。在整個葬禮中, 除了僧人的誦經聲之外,其他時間都是鴉雀無聲,只有前來上香的親朋好友,摸著念珠、捻香、襪子輕輕刷過地面、衣服互相摩擦的聲音。

為何他們不哭?日本人都不難過嗎?其實,在日本文化中,喪禮更像是,「往生者」連結了「現場參與者」的緣分,共同相聚、一起緬懷往生者,分享著與往生者有關的美好記憶。

而「緬懷」,更是一件奇妙的事情,《多桑不在家》中讓人深深體會到,台灣俗話常說的「蓋棺定論」。在生前,不管對逝者有多大的恨意,一旦在他生命走到盡頭,反而會用更客觀的態度,面對逝者生前的所作所為

01 © 由 Storm Media Group 提供 01
喪禮尾聲,幸治承認了他一直以來對父親的兩種情感。(圖/取自youtube)

眾人對松田先生的緬懷,讓本已13年沒見、根本沒印象的父親,因一句一句的弔唁詞,有的形象跟賭鬼父親一樣、有的卻出人意料,重建了早已想不起來的「父親輪廓」。或許松田先生是個爛丈夫、更是個失格父親,但他也同時很善良、有許多難以啟齒的處境。

喪禮的尾聲,哥哥無法克制情緒得衝出去,他曾說:「我不想變成跟爸爸一樣的人」,不知道現在的他,是否還這樣想?

留下來的幸治,則靜靜捧著遺照,像在隱忍情緒:「謝謝大家來參加我父親的喪禮」

「知道他偷偷練魔術,我真的好欣慰」最後,眼眶含淚地承認,「我非常討厭我父親,可是...我也有點喜歡他」

【參加活動就有機會抽中《多桑不在家》電影特映券】

●活動時間:即日起至3月23日(五)中午12點

●活動辦法:

1.在「風生活」粉絲專頁按讚

相關的 Facebook 貼文

分享至 Facebook

2.申請/登入「風傳媒」網站會員

3.於活動頁面下tag 一位你想和他一起參加活動的朋友,上傳會員截圖(截圖範例如圖所示),並回答你最想和爸爸說的一句話。若留言內容為複製他人內容或疑似抄襲,將取消參加資格。→ 前往活動頁面

會員.png © 由 Storm Media Group 提供 會員.png  

● 得獎獎項:《多桑不在家》電影特映券(抽10人,一人2張)

● 電影票觀看日期/地點:3月27日19:30,台北新光影城(請於開演前1小時至售票口劃位)

● 得獎公布時間:3月23日(五)中午12點

● 領獎時間:請在3月23日得獎名單公布後,在指定時間內回傳個人資訊給小編,並於上班時間(09:30am~05:30pm)親自到風傳媒辦公室領取票券

責任編輯/潘渝霈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